國際觀察台 歐洲篇 烏俄爭端惡化 歐美隔岸觀火

0

俄羅斯二十五日在黑海海域克赤海峽,以烏克蘭海軍擅闖領海為由,向船艇開火。由於俄軍行動過於粗魯,隨即引發烏克蘭政府及北約組織的抗議,該區域的對峙,短期間不會立即結束。
烏克蘭與俄羅斯早在二○一四年爆發克里米亞半島戰爭後,兩國心結至今未解,對俄羅斯而言,由於烏國近幾年親西方的態度顯而易見,烏克蘭更直接要求加入北約組織來對抗俄國,俄羅斯在地緣戰略與國家利益的驅使下,不顧聯合國的反對,派兵占領克里米亞,為兩國埋下恩怨,同時因後續領海爭議尚未解決,克赤海峽對烏俄兩國而言,又是通往黑海直達地中海的唯一航道,早已成為兵家必爭之地,其戰略地位自然不在話下。
從二○○四年至今,美國主導的北約組織,在面對中東地區戰事後,便有東擴的計畫,一方面鑑於冷戰早已結束,東歐早年為前蘇聯附庸國,但在蘇聯解體後,一一成為民主國家,自然是美國積極布局的對象。
但唯一不同的是,烏克蘭雖也為前蘇聯附庸國,但素為俄羅斯的糧食之倉,又是前蘇聯軍備發展的重點基地,現在卻不時與美國及北約組織眉來眼去,自然成為普亭政府亟欲進攻的目標,加上克里米亞半島含有半數的俄羅斯人,在語言與文化上較親近俄國,此次具有爭議的海域克赤海峽,也成為烏俄雙方爭取的地區,俄羅斯不但在附近部署重兵,對於克赤海峽的領海航行權,亦以軍事手段進行威脅。
對於北約與美國政府而言,若能成功拉攏烏克蘭成為北約成員國,便能更順利的監視俄羅斯黑海艦隊與導彈部隊的基地。在戰略空間上,美國掌控烏克蘭後,莫斯科便失去戰略緩衝地,俄羅斯得之不易的先天戰略優勢自然瓦解,因此普亭政府對於克里米亞半島附近的主權及航行權,自然強硬以對,這也是至今為何俄羅斯願意冒與美國甚至北約開戰的風險,強行介入烏克蘭的爭端。即便俄羅斯於國際法上毫無任何合法性可言,但基於地緣戰略與大國形象,甚至甘冒引發冷戰結束後最大規模的軍事衝突,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議題上,自然不願妥協。
究竟未來烏俄兩國關係會如何演變,雖然美國與北約視俄羅斯為頭號假想敵,但歐陸地區普遍需要俄國在冬季供應天然氣的現實下,最終仍會屈就於俄國的要求;美國雖已在戰略報告書中視為其競爭對手,但眼前的美中貿易問題已讓川普政府頭疼,已無力同時處理東西兩大強權的爭端,因此最終獨自面對的問題,還是只有烏克蘭自己。
宋磊(嘉義市/研究人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