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都因族媳婦】撒哈拉 追尋三毛的足跡

0

文/袁世珮
「鄉土版三毛」蔡適任的體驗,變成一套三毛的撒哈拉複製旅程。
西螺女孩  為愛走天涯
蔡適任原本在法國讀人類學,2010年底參加了在摩洛哥的人權組織,見證「茉莉花革命」的歷史,在撒哈拉的一年多時間,邂逅了老公,2015年結婚,自此,西螺女孩成為定居在撒哈拉沙漠的貝都因族媳婦,「撒哈拉是一場巨大的禮物,只給準備好的人。我很喜歡撒哈拉,那個地方讓我想做一些事情。」
「撒哈拉很美,這個美會留在人的生命裡。」蔡適任和先生原先經營只有五間房的「天堂島嶼」民宿,主推生態與深度文化之旅,「現在台灣旅行社推摩洛哥旅程,一定有撒哈拉,操作上就是騎駱駝到沙丘,拍個照就走了,但是撒哈拉這麼大,他們錯過了很多很美好的景致。」
因為環境變遷,貝都因人幾乎不再遊牧,蔡適任的先生原本就是導覽,現在更結合她的生態與人文觀點。旅人偶爾會遇到沙雞、蜥蜴、老鷹等野生動物,偶爾看到狐狸腳印,會去看遊牧民族,會介紹農業系統、灌溉系統,看氣候變遷對當地產生的衝擊,一座湖如何消失,甚至幫忙汲水給野驢喝。
蔡適任說:「這些都讓我的工作有價值。所以每位旅人都說,撒哈拉跟原本想像的不一樣。」
除了旅客端的收穫外,蔡適任也照顧到當地人。在現行旅遊業操作之下,大飯店蓋在沙丘旁,帶客人去旁邊繞一圈,賺的都是飯店,而很多需要工作的貧困遊牧民族,明明牽駱駝的路線更好、導覽做得更好,但苦無機會接觸到客人。她想打破這個困境,把牽駱駝的工作交給比較窮的人做。
「我做的工作是我真正想做的。」蔡適任說:「我帶去看的撒哈拉是別人看不到的。」先生的在地優勢,加上她念人類學的田野調查,變成一場不一樣的導覽。
鄉土版三毛  尋找真正的三毛
「我不喜歡人家看到我就想到三毛,差很多誒,人家演偶像劇,我們是鄉土劇。但後來我就釋懷了。」蔡適任笑說:「小時候讀三毛的書,也不算粉絲。設計『三毛行程』,是我內在很大的突破。」
婚姻,到哪裡都一樣有柴米油鹽吵吵鬧鬧的煩惱,所以蔡適任一聽人說她是「為愛走天涯」就翻了個白眼。但這樣的人,會去追尋三毛的足跡,還是緣於「看不下去」,例如台灣旅行社連埃及都可以賣三毛,明明三毛當年住的地方是在西撒哈拉,兩地十萬八千里。
「我不是因為做旅遊才走這條路,是看到旅遊業的一些操作,我覺得很荒謬、很反感。」蔡適任說:「後來覺得,好吧,我承認三毛真的是一個賣點,當我知道連埃及行程都可以扯到三毛時,我就告訴自己,放下心結,我要去找三毛、真實的三毛。」
今年年初,蔡適任向星球旅行社提出這個構想。首先要看很多三毛的書,但三毛當年的文章又不是旅遊指南,並沒有講出明確的地點,蔡適任再拿出做博士研究的精神:書裡提到荷西的礦場,那一帶的確有一個地方是挖礦的;荷西後來去當潛水夫,她便找到一個海港;提到一個墳場,三毛家附近真的有一個。
甚至三毛在書裡頭提到一個魅賽也綠洲,蔡適任找了很久、問了很多老人家,想盡辦法找出來;還有一處有黑白沙漠,也讓她找到了。
幾番折騰,蔡適任在阿尤恩(「眼睛」之意,因為有泉水),找到了三毛的家、郵局(已經廢棄了)、結婚的教堂、市集、用餐的餐廳、去看荷西工作的海港;而當年三毛從阿尤恩開車接送荷西上下班,這條路,今人可以再走一次。
「我的震驚在於,她寫的是她當時的生活與場景,現在是可以串起來的。」蔡適任說:「我不是她的書迷,但看到她書裡描述的地方,她當年寫的都是真的,當下還是感動到眼眶泛淚。」
被40多年前自由靈魂牽引
蔡適任是和先生一起去找的,不意外,「我們沿路一直吵架,他不理解我在幹嘛、不理解三毛對華文圈的意義,他不懂我為什麼要找一間破房子。」
但蔡適任清楚三毛的影響力,「三毛熱」從未退燒。蔡適任和先生的家在距阿尤恩兩三天車程之外的Muzuka,因為有美麗沙丘,也是旅遊勝地,但明明兩地相隔很遠,還是遇到不少華人旅客,都是因為三毛而來撒哈拉。
當蔡適任真的去理解40多年前住在當地的那個自由靈魂,就明白為什麼那兩年的生活對三毛影響那麼大,「我相信她自己都沒想到,她的文章會影響華文世界這麼深,包括旅遊文學、還有那麼多人想去浪跡天涯。」
「我在那裡,覺得撒哈拉這塊土地和台灣有很玄妙的牽連。」這個明明因為「愛」,愛先生、愛沙漠而來到這方黃色沙漠的台灣女孩,也與三毛連結上了。
三毛3個足跡
西班牙殖民西撒哈拉時的駐軍所在:在三毛書裡是「沙漠軍團」,她常走大老遠去那裡的福利社買菜買牛奶。也曾把醉倒的軍曹送回去,被守衛拿槍指著受到驚嚇。
沙伊達曾試圖偷渡離開的海港:在三毛的書裡,沙伊達是個美麗的護士,也是游擊隊領袖隱密的妻子,在西撒哈拉、西班牙與摩洛哥三方混亂時,她來不及離開。
魅賽也綠洲:書裡,這個綠洲是計程車司機阿里的老家,有椰子樹、泉水,是個小而美的綠洲,但只有幾個帳篷的居民,原來16年前曾有當地居民為了水源殺戮西班牙軍團的慘案,導致綠洲人煙荒蕪。

西班牙殖民西撒哈拉時的駐軍所在:在三毛書裡是「沙漠軍團」,她常走大老遠去那裡的福利社買菜買牛奶。也曾把醉倒的軍曹送回去,被守衛拿槍指著受到驚嚇。 圖/蔡適任提供
西班牙殖民西撒哈拉時的駐軍所在:在三毛書裡是「沙漠軍團」,她常走大老遠去那裡的福利社買菜買牛奶。也曾把醉倒的軍曹送回去,被守衛拿槍指著受到驚嚇。
圖/蔡適任提供
沙伊達曾試圖偷渡離開的海港:在三毛的書裡,沙伊達是個美麗的護士,也是游擊隊領袖隱密的妻子,在西撒哈拉、西班牙與摩洛哥三方混亂時,她來不及離開。 圖/蔡適任提供
沙伊達曾試圖偷渡離開的海港:在三毛的書裡,沙伊達是個美麗的護士,也是游擊隊領袖隱密的妻子,在西撒哈拉、西班牙與摩洛哥三方混亂時,她來不及離開。
圖/蔡適任提供
魅賽也綠洲:書裡,這個綠洲是計程車司機阿里的老家,有椰子樹、泉水,是個小而美的綠洲,但只有幾個帳篷的居民,原來16年前曾有當地居民為了水源殺戮西班牙軍團的慘案, 導致綠洲人煙荒蕪。圖/蔡適任提供
魅賽也綠洲:書裡,這個綠洲是計程車司機阿里的老家,有椰子樹、泉水,是個小而美的綠洲,但只有幾個帳篷的居民,原來16年前曾有當地居民為了水源殺戮西班牙軍團的慘案,
導致綠洲人煙荒蕪。圖/蔡適任提供
除了三毛的浪漫故事,撒哈拉沙漠本身就很迷人。圖/蔡適任提供
除了三毛的浪漫故事,撒哈拉沙漠本身就很迷人。圖/蔡適任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