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現代詮釋-持戒

1

文/星雲大師

社會人士一聽到佛教的戒律就心有顧忌,總以為持戒就是這個不能做,那個不能做,不論做什麼都會受到種種戒條的限制,非常不自由;甚至本來有心想要學佛的人,一聽到持戒,就退縮了,「我還是不信比較好,免得學佛以後,生活受到更多的限制,增加許多不便和麻煩。」其實,持戒不是束縛我們,持戒是讓我們身心獲得究竟的自由。

例如:就算你不受五戒,但是你殺人、偷盜、妄語等等,這是基本上違反了佛教的五戒,就必然得受到國家的法律制裁,造下惡因,得到惡果。

圖/游智光(Jack Yu)繪

人間的因果報應,是公平的,就算你不受戒,如果觸犯了人倫道德的規範,你還是會受到法律的制裁,失去人身的自由。

戒的意義,在於不侵犯別人。所以五戒中的不殺生就是不侵犯他人的性命,不偷盜就是不侵犯他人的財產,不邪淫就是不侵犯他人的身體和名節,不妄語就是不侵犯他人的名譽和信用,不吸毒就是不侵犯自他的智慧與安全。

不持戒如同不守法,犯了國家的法律,就要被關到牢獄裡,失去自由。大家如果都持戒、守法,就能「平常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心不驚。」生平不做不好的事情,身心就不會有所畏懼,生活就擁有真正的自由了。

圖/新華社

雖然也有人擔心受戒後,難免會犯戒,但不受戒就不必擔心犯戒的問題嗎?這是錯誤的想法。你想想,不受戒,就可以殺人?不受戒,就可以偷東西、非禮、造謠、胡作非為、放任自己的身心迷亂了嗎?不要等到違犯過失,讓世間法律來制裁時,才知道犯了戒,為時已晚。不如先受持五戒,讓自己有防非止惡的觀念,自然不容易犯過失;即使犯戒,因為有慚愧心,懂得懺悔,會比不受戒的人擁有改過向上,重新做人的因緣。

不過受戒後,要想犯戒也不容易。因為戒有輕重之分,一種是極重戒,稱「波羅夷」,即「不可救」的意思,以殺生來說,殺人才會犯「波羅夷」罪,這是不通懺悔的,一般人並不容易違犯。

還有一種輕垢戒,稱「突吉羅」,日常生活中不小心殺死蚊蟲、蟑螂、老鼠,就是犯「突吉羅」,屬於「惡作」,雖然一樣有罪,只要心生慚愧,還是可以透過懺悔、認錯得到補救,罪過會減輕。

圖/新華社

持戒是修行一切善法的基礎,也是一切修行的根本。戒不是用來「讀誦」的,而是要去實踐「奉行」。比方說,日常生活中,時時「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就是淨化三業,就是在實踐「七佛通戒」的「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自淨其意」了。甚至「待人好」,處處為人設想,凡事都能了解「因緣果報」的真理,這就是持戒。

戒可以說是我們的老師,指導我們什麼是能做,什麼不能做。戒是我們的圍牆,保護我們的安全;戒是一本善書,讓我們增加道德內涵,讓人家樂於接近我們。戒是建造宮殿的基礎,一個人若沒有戒法的保護,難以抵擋人生的風雨、強震,希望大家不要怕受戒,守護戒法,如護眼中珠,從不侵犯別人做起,再擴大,能愛護一切眾生。

圖/新華社

傳統之說

持戒,即護持戒法之意,與「破戒」相對稱。即受持佛所制之戒而不觸犯。

(摘自《佛光電子大辭典》第四版)

圖/新華社

持戒提問

:請談談持戒應有的心態?

:佛教的戒律講究修身做人,所謂「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把人做好,修身完成,才能進一步開發內心的光明智慧,悟證最高的真理。

律藏中有些戒條是佛陀因應印度的社會風俗習慣而定,並不完全適用於中國。佛法的戒律具有寬容、自由的精神,在守持戒律時,應當把握戒的基本精神,以饒益有情為本,不拘泥於形式化的戒條,才能因應時代,與時俱進,發揮安頓身心、淨化社會的功能。

:戒律與法律有何異同?

:世間的校規、法律是來自外在的約束,屬於他律;佛教的戒律則是發自內心的自我要求,屬於自律,受持者皆為自願求授。持戒是設身處地,將心比心,為他人著想,而自願受持的「自通之法」。

圖/新華社

:受戒後如果不小心犯了戒,該怎麼辦?

:有人認為受戒難免會犯戒,不受戒就不會有犯戒的擔憂。事實上,受了戒縱使犯戒,因為有慚愧心,懂得懺悔,罪過反而比不知懺悔者輕。就如衣服上沾染髒的東西,用懺悔的法水,就可以把它洗乾淨;有罪業,經過懺悔,還是能恢復清淨。

因此受戒不怕犯戒,只怕不懺悔。一個人受了戒,要他不犯戒是不容易的,但是犯了戒不能不懺悔。

不受戒並不表示做錯事就沒有罪過,犯了過失,一樣逃不過因果報應;好比一個人不懂得國家的法律,觸犯了國法,仍然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圖/新華社

:談到「破戒」與「破見」,兩者相較之下,哪一個比較嚴重呢?

:佛教講究自治修身,尊重他人。自己的行為舉止合乎善惡因果,就是持戒,即使破戒,還可以藉由發露懺悔、積善結緣來化解,將功贖罪。一旦沒有因果觀念、思想上產生錯誤的見解、邪見,就是「破見」,破見則無可救藥,萬劫不復。因此「破戒」與「破見」,當然是「破見」嚴重。

所謂「破戒」,例如吃肉、喝酒,心裡還會感到慚愧,自己還很歡喜吃肉、飲酒,一時之間無法戒除,即使犯戒了,罪過也會輕一點。破見的人會認為「吃肉有什麼了不起?」、「吃肉有什麼罪過?」「吃酒有什麼要緊?」「喝酒有什麼罪過?」這是見解上的愚痴、破壞佛法正見,這就很嚴重了。

(摘自星雲大師《僧事百講》、《佛光教科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