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影詩光】人生自是有情痴

0

文/黃華安
金庸小說的膾炙人口、引人入勝之處,在於對人性的細膩觀察與描寫,使其筆下的眾多人物,不分主從,個個個性鮮活、有血有淚,一言一行均深深打動讀者的心,獲得廣大的認同與回響!《天龍八部》正是箇中翹楚,藉由故事中三大主人翁喬峰的「俠」、虛竹的「迂」、與段譽的「痴」,交織揮灑出高潮迭起、懾人心魄的武林交響曲!
細品《天龍八部》,感受最深的應該是劇中人物的「情痴」!大俠喬峰固不待言,聚賢莊杯酒斷義、獨戰群雄的豪氣干雲,是如此驚天地、泣鬼神!誤殺阿朱時的肝腸寸斷、痛不欲生,又讓人看到大俠內心的俠骨柔情、細膩纏綿的一面。剛正不阿、「以天下為己任」的個性,面對宋、遼歷史的共業時,註定讓這位空有一身絕藝、鐵錚錚的好漢成為時代巨輪下的悲劇英雄!
命運的無情捉弄,使他既無法如郭靖揮舞著降龍十八掌、浴血沙場,為死守襄陽城戰至最後一刻!也無法如令狐沖般出入無礙於黑與白之間!更無法如楊過、張無忌,瀟灑地攜美退隱山林、終老一生。「乾坤世界無名姓,疏懶人間大丈夫!」無語問蒼天的孤寂背影道盡一切無奈!
常在想,如果喬峰是韋小寶,那鐵定是游刃有餘地穿梭於兩國、左右得意逢源,那需落得跳崖自終?當然,那樣喬峰就不是喬峰,不會成為金庸筆下的第一英雄。如項羽般,令人不禁為英雄氣短,掬千古同悲之淚!
虛竹的「迂」,何嘗不是一種對禮教倫常的「痴傻」?卻赤裸裸地反襯出世道人心的貪婪奸險。
正因無心,反而獲得出世高人逍遙子一生的絕技、西夏公主的青睞、靈鷲山山主的武林至尊地位,在在顯示著道家「無用之用是為大用」,及佛家《金剛經》「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真諦。對照著慕容復的機關算盡,到頭來還是一場空,這應該也是金庸小說中最常被強調的人生哲學;即使今日,我們周遭政治人物的類似案例都數見不鮮。
然而,細觀慕容復,既然被武林並稱「北喬峰、南慕容」,自然也是一時俊彥、風流人物。只為了謹遵父命,一生以匡復北燕為志,雖然為求復國不擇手段,甚至無視王語嫣的深情相隨,但,其何嘗不是為國族大愛所痴、一輩子恪遵忠孝大義的悲劇英雄?
至於段譽,正如銜著金湯匙出生的富二代,集萬般寵愛及幸運於一生。多情王孫卻獨鍾於情懷別寄的王語嫣,更為佳人跋山涉水,甚至淪落至曼陀山莊為王夫人蒔花弄草。痴傻專一的情聖形象,有趣地對比了其父段正淳的風流倜儻、處處留情。然而,金庸筆下的段王爺,風流卻不下流,花心卻又不負心,最後為護眾美不力而捨身相殉,又為天下有情人下了另一種專情的新註解。
這就是金庸小說迷人之處,是非與善惡絕非二元對立,往往是說不清、理還亂。世俗所稱的惡人或魔教中人,卻常常更具人性中的真誠與率性,不若名門正派老打著禮教道德之名,卻總是表裡不一,甚至一肚子爭權奪利、欺世盜名。
《笑傲江湖》中的君子劍岳不群、五嶽盟主左冷禪正是箇中最好範例!《倚天屠龍記》中滅絕師太的毒辣無情,與魔何異?反觀《天龍八部》中至情至性的邪派人士所在多有。如四大惡人中的葉二娘,只因為虛竹自幼被人抱走,傷心之餘,一輩子如鬼子母般擄人小孩、殺人如麻,成為江湖人聞風喪膽的女羅剎。然而卻至死不願說出當時害她珠胎暗結、毀她一生名節的男人,竟是武林泰斗、人人崇敬的少林方丈!
何者為善?何者為惡?只能說「情」之一字,外人實難論斷是非!四惡之首段延慶更是一輩子為失位之恨所羈,苦心積慮地想向大理段氏討回公道。最終當發現段譽實為親子,毅然絕然恩仇俱泯、飄然遠逝,又何嘗不是「提得起、放得下」,至情至性的人間大丈夫?
綜觀全劇,即使如鐵面人游坦之、阿紫、天山童姥、李秋水、王夫人等人,哪個不是為情所苦、痴傻一生?只能說,每個人因為個性、際遇與立場的不同,各自選擇了不同的人生道路,成王敗寇罷了!
「今天,用劍的眼神,挑起被遺忘的江湖,酒正溫、燈爍亮、歌聲飛揚,整個江湖就是我們的夢土!華人世界的夢土!」如果好萊塢的動作片可以代表美國影劇的世界,那中國人應該用甚麼來代表我們的戲劇世界?個人認為非武俠片莫屬!正因為武俠片融合傳承了中國人的情感、文化底蘊,與創造了屬於中國人的想像空間。
何謂武俠?俠之大者,為國為民;俠之小者,俠骨柔情,無論大小體現的都是一種至情至性,而這種情性正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至若超凡卓絕的各家武功,如郭靖的「降龍十八掌」、張無忌的「乾坤大挪移」、乃至東方不敗的「葵花寶典」、段譽的「凌波微步」,再配合上黃藥師的奇門遁甲、唐門的毒與暗器、賽扁鵲的妙手神醫等等,正是將中國悠久的傳統文化及人類的超能力、想像空間發揮到極致!而氣蓋山河、義薄雲天的大俠們,斬奸除惡、快意恩仇,更為每日汲汲營營為五斗米折腰的我們,比「半澤直樹」更能投射一種角色扮演、心情抒發的功能。
中華民族有豐富的文化底蘊,金庸的武俠大英雄絕對可以征服世界,為中華民族文化寫下新的里程碑!讓我們拭目以待!

戲劇《天龍八部》中的大場景。圖/黃華安
戲劇《天龍八部》中的大場景。圖/黃華安
新修版的木婉清被冊封為貴妃。圖/黃華安
新修版的木婉清被冊封為貴妃。圖/黃華安
虛竹一角象徵對倫常的痴傻。圖/黃華安
虛竹一角象徵對倫常的痴傻。圖/黃華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