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化雨】送溫暖,讓孩子不再緘默

0

文/和闐玉
我喜歡自己去觀察孩子、了解他們,而不喜歡從他人的筆下或口中認識孩子。
「那個XXX,現在是你們班的嗎?她現在會講話了嗎?」一群老師圍著我問。
「會啊!她會講話,下課時還會追著男生跑呢!」我平穩地陳述著。
「怎麼可能?她從一年級到四年級都不說話,從來沒有老師或同學聽過她的聲音。發生了什麼事?你是怎麼辦到的?」大家無不睜大眼睛,驚呼連連。
有別於大部分老師在新接班級(或新學生)時,會先翻閱學生的輔導紀錄簿,我既不看輔導紀錄,也不會事先向孩子以前的老師打聽情況。原因無他,我喜歡自己去觀察孩子、了解他們,而不喜歡從他人的筆下或口中認識孩子。
開學沒多久,我發現有個孩子無論任何時候,總是靜靜地坐在位置上,上課問她問題總不回答,也不跟師長或同學有眼神的交流。後來進行電訪時,她媽媽嘆了一口氣,告訴我:「您不是第一個發現這個情況的老師。其實她在家裡很活潑,跟其他的孩子沒有兩樣。可是,在學校她就是不敢說話,從幼稚園到國小四年級,沒有一個老師聽過她開口講話。老師們懷疑她可能有選擇性緘默症,叫我帶她去看醫生。醫生也看了,也試著鼓勵她開口,但還是沒有改變。」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母親的焦慮與無助。我答應家長,在學校不會強迫孩子發言,但我不想要放棄這個孩子。
請教過輔導老師並閱讀相關書籍後,才知道,原來選擇性緘默症的孩子不是「不會」講話,而是「不敢」講話,如果被要求講話,心理就會處於警戒狀態,並因此感到焦慮。只是,因為不用講話可以舒緩焦慮,也就變得更不想說話,結果陷入惡性循環。
結果,我決定先放慢步調,上課不點她起來說話,也不要求她一定要發言,甚至不發出聲音也沒關係。批閱聯絡簿時,我發現她的書套是「佩佩豬」的圖案,猜想這孩子應該很喜歡佩佩豬,所以上課時,分享了我與女兒一起看卡通的趣事,竟意外地讓她與我的眼神有了第一次的對焦。
接著,我發現有另一個女孩下課時會去找她玩。雖然兩人沒有太多言語交流,但看見孩子臉上露出的淡淡微笑,我想,時機來了。
「誰要當我的私人小祕書?」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老師為何會需要小祕書?沒人舉手,我只好抽籤決定。雖然表面上是抽籤,其實我早已決定好人選,於是,這兩個女孩子就成了幫我收發簿本、整理桌面的小幫手。
小祕書當然會有一些特別的待遇,就是當我有限量小點心時,會與她們分享,還可以借閱我最近買的新書。此外,我會主動和她們聊天,希望營造放鬆、舒適的談話情境,讓這個孩子不再害怕與我接觸。
一學期後,她居然自己舉起手爭取發言的機會。雖然聲音很小,但對她而言是一個很大的進步,全班同學也給予熱烈的掌聲,讚賞她的勇氣。升上六年級後,這孩子已經會主動和我聊天,也跟同學打成了一片。看到她快樂的笑顏,我衷心感謝孩子能為自己勇敢地踏出第一步。
原來,只要給予溫暖,終究會等到孩子脫胎換骨的那一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