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生

0

然然/台北市台灣大學
最近觀察一些周遭的現象,有了一些想法。這種概念以前就有了,也有不少人提過類似的,不過我發現很多事情其實都有這個共通點。
先舉個例子,當你走進一家餐廳,每位客人都向服務生說謝謝,平常沒有說謝謝習慣的人很有可能也跟著說謝謝。即便他不是發自內心,或者不清楚原因,但環境的氛圍會迫使人作出一些決定或行為。幾年前臉書的彩虹頭貼風潮,究竟有多少人是真正了解背後意義,或是只為了迎合朋友圈之間的同質性。
更明顯的例子,走到圖書館裡面,人們會自動降低音量,但同樣的情況,就不會在車站發生。換個主角,如果今天是三歲的小朋友,他或許就不會被周遭客觀條件影響,對於內心情緒是相對無掩飾的。簡單來說,這是一種社會化。
有些行為,不一定是源於形式條文,也很有可能是無形的規範。所謂的潛規則、不成文法、習俗等,在生活上其實都扮演重要的角色,某種程度維持了社會運作,其價值常被某些社會科學領域所忽略。
種種有形無形的規範,勢必要與時俱進,更要合乎時宜,所以每個時間點都會檢討過去,試圖建立更適合當下體系的規則。相較之下,無形的規範更容易隨時代變遷,文化內涵、歷史背景等,相對容易被忽視。
然而,無形的社會規範,因為沒有外在強制力,不容易達到絕大多數人都符合特定的行為準則。舉例來說,讓座這件事情因為沒有強制力,不讓座不違法,而且很容易找理由。久而久之,當讓座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少數不讓座情形日漸增加。當我們開始檢討讓座這個行為時,整體社會氛圍已經開始改變。
無形的規範,對於少數並沒有強制力,當一群人基於墮落的人性、或是取巧方便的心態,抑或是出於理性的反抗,然後透過其影響力讓這群人不斷擴大,基本上這種無形規範就瓦解了。
但相對的,要形成某種社會氛圍,其實條件也很簡單。某次我在公園散步,心血來潮想做個實驗。於是,我開始隨手撿起地上看到的垃圾,(平常很想養成的習慣,但力有未逮,只能要求自己不要製造垃圾)有些人注意到我這樣的舉動,也有少數人開始幫忙撿垃圾。
我不是一個安於現況的人,我喜歡觀察,我享受思考。我喜歡羊的單純和可愛,但從眾的天性讓牠們偏離理性。天性固然,但牧羊人就有本事可以帶領牠們回家。社會上有很多知識分子,在社會上就是扮演牧羊人的角色。其實所謂的文化、傳統、社會規範,必然是少數人所建立和初始推動,由多數人接受後去遵守、營造。當羊群效應是一個無可避免的現象時,牧羊人的角色就舉足輕重,由他決定羊群的命運。
牧羊人很多時候,必須要讓羊群知道路在哪裡。誰的聲音比較大,誰的手段比較有效,誰能比較讓羊信服。這是現實的情況。我希望知識份子都能有這樣的意識,並負起社會責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