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個夢

0

吳旭棟
台南市建興國中三年九班
我用四隻腳小心地走在半透明的冰上,每走一步都能聽見細緻但刺耳的破裂聲,我不感到心驚膽跳,一心只想在這被豔陽肆虐的地方痛飲海豹的血。冰層和我的身體一樣脆弱,那陣陣的破裂聲像是在幸災樂禍。
漫無目的,胃像被大氣壓力壓扁的空鋁罐那樣糾結難受,一片白茫茫的冰原上,找不到明確目標,也許可以吃同類?但現在的情況被吃的機率反而更大。
半透明的冰層逐漸變得湛藍,就快要變成塊狀的融冰,四肢已經快要沒力氣,儘管意識上我還在逐步向前,甚至妄想著吃下令人垂涎三尺的海豹,然而能踏出的步伐愈來愈小,不管行至何處,都充斥著令人厭惡的破裂聲與絕望的湛藍,都充斥著鄙視生靈的豔陽與……該死人類在大氣製造的產物。
終於,冰層無法負荷我的重量而化為碎片,已經沒有餘力向划水的我,任憑鹹水灌進我的五臟六腑,在黑與藍交織的畫面上,碎冰間透下的光就像我的期望一樣遙不可及;到了海底,是數以萬計北極熊的屍骨與黑暗並存,頭骨上深邃的眼窩直瞪著我,那獠牙像是在苦笑一般。
從床上驚醒,望著床頭另一側的牆壁上,顯示二十三度的冷氣仍舊運行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