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愛與同理心 德國漂移民故事

7

文╱林詩萍(資深媒體人)
台灣最近流行「北漂族」、「美國漂」、「歐洲漂」用語,形容離鄉背井、在外工作生活的遊子。在歐洲,最常見的就是「德國漂」,很多歐洲人會選擇在德國定居,為的是較多的工作機會及穩定的生活環境。
德國聯邦統計局公布,去年德國有移民背景的人口總數為一千九百三十萬人,占德國總人口比例約百分之二十三點六。雖然德國不似美國是個人盡皆知的移民國家,但說德國是一個「移民國家」,其實也不為過。
我對這些同樣在德國生活的外國人特別有感和好奇,他們不像亞洲移民,黑頭髮黃皮膚、從外表就能辨識,通常得跟他們交談,聽到他們跟自己一樣說著有外國口音的德文或英文,或者更深入聊天之後,才能確定他們並非土生土長的德國人。
說個有趣的小故事,我和一位鄰居經常不經意在樓梯間、超市、路上碰到面,起初兩人都只是有禮貌地打招呼,後來次數多了,鄰居忍不住開玩笑跟我說:「我碰到妳的次數比見到我父母還多耶!」我好奇反問他:「你的父母住德國嗎?」「不是,他們住波蘭。」當下我才知道,原來這位鄰居是波蘭移民德國生活的人。
我有朋友來自俄羅斯,在德國十四年擔任半導體工程師職務,他的太太也是俄羅斯人,在俄羅斯是位醫生,但德國的醫療系統無法直接承認俄羅斯的醫師證照,他太太花了一段時間學德文,之後再接受三年的德國職業訓練,終於可以在德國重拾醫生職業。
後來夫妻倆在德國奮鬥多年穩定後,終於有了孩子,但他們的孩子意外早產、目前母嬰仍在醫院觀察,這對離鄉背井的夫妻在德國並無家人支援,面對這等人生大事,仍是什麼都得「自己來」。
德文課有位土耳其媽媽非常認真學德文,希望能找到自己的職業生涯,她說在土耳其,女性在社會上的選擇不多,但在德國,她想要更多的平等,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還有一位德國鄰居的先生來自印尼峇里島,有一天跟鄰居碰面打招呼,鄰居突然淚眼汪汪的說:「我先生回峇里島,他不會再回來了。」德國鄰居說,她的先生喜歡陽光、海洋、峇里島的食物和熱情,德國的生活型態不適合他,最後他把在德國工作的退休金都提前領了,結束德國十年生活,一個人回到家鄉。
身邊的這些移民故事有酸甜苦辣不同滋味,有人堅持「德國漂」,有人卻選擇回家不想再漂,但從他們的身上讓我體認到,人與人之間「國籍」的差異,其實可以被縮得很小,無論你從那裡來、之後會往那裡去,其實大家都是每天為生活奮鬥的平凡人,面對不同種族、宗教、族群、膚色的人,或者面對與自己不同背景不同文化的人,愛與同理心,永遠比敵意和排斥更能互惠,也更能創造價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