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是症, 不是病!

0

文/黃鼎殷醫師
癌症究竟是什麼?大部分人對於癌症的認知,大多是專家權威所提供的,但是專家們所說的都是對的嗎?五年前的專家說喝咖啡會致癌,但是三年後專家又說喝咖啡能抗癌;喝咖啡究竟會致癌還是能抗癌?很多人聽了反而一頭霧水。
大部分人其實都一直活在別人的答案裡,換句話說,我們怎麼想、怎麼看,它自然就會是什麼。因此,我們到底應該如何看待「癌症」呢?它是細胞的病變?是導致死亡的主因?還是因為身心靈三方面同時出現問題而產生的症狀(身體毒素過量累積、內在情緒無法排解、潛意識死亡意願的設定)?我們有太多關於癌症的研究,這些研究的結果並非錯誤,但是這些研究對於癌症的認識基礎可能是不足的。
為什麼我說目前醫學研究對於癌症的認識基礎可能是不足的?它的關鍵點就在於動機。大多數醫學研究的出發點是先將癌腫瘤視作十惡不赦的對象,一心只想要如何解決、對付它;就像車子某個零件故障,只想直接拿掉、換掉,乾脆俐落,省得作怪惱人,這就是所謂「機械論的醫學」。簡單來說,就是脾胃壞掉割脾胃、大腸壞掉割大腸,這與修車沒什麼兩樣,哪裡壞掉就拆掉哪裡。
拔除腫瘤仍不夠
癌症,它究竟是病還是症?對自然醫學而言只有症,沒有病,只有Symptom,沒有Disease。在我們西醫的診斷裡,醫生可能看見了你的症狀,然後告訴你是什麼病,例如:糖尿病第一型,醫生就會打胰島素之類的藥劑,這是理性邏輯的治療;但是對自然醫學而言,如果我們能夠從六經辨證、六期論,到毒出能入的醫理來理解,你就知道這些都是毒素累積的過程,它們是疾病進展的過程所展現的現象,叫作「症狀」。
換句話說,如果我們把癌腫瘤看作是一種病,就必須去做化療、放療、開刀,這是西醫的療法,它的對或錯,見仁見智;但是如果我們從自然醫學的角度來看待,就會將它視作是身體毒素累積的一種症狀,針對這種症狀,在六經辨證、六期論或自然醫學裡如何能達到退病現象。也就是說,我們不把癌症當作是這個腫瘤的問題,而把癌腫瘤當作是我們身體臟腑在抗病過程中衍生而來的一個症狀。這個觀念很重要!如果你認為把它除掉就沒事的話,便會掉以輕心,但其實你的身體還有很多問題並沒有真正解決。
你可能會想:「我化療、放療、開刀都做了,我的腫瘤也都不見了,我應該已經好了!」實際上並非如此,罹癌後兩年內復發而過世的例子非常多。所以癌症不是病,而是症,它是身體系統性的一個症狀,而不是身體某個部位發生故障。
另外,癌症還代表有性格上的問題,有一些設定上的情緒需要處理,還有死亡意願也必須一併解除。所以當一個人罹患癌症時,你必須積極的重新面對你的身(體質)、心(情緒)、靈(設定)各面向,找到正確的方法對症下藥,它才能夠被完全治癒。
與癌症和平共處
如果你起了一個壓制、對付的心念,將癌症視作十惡不赦的大壞蛋,用盡辦法想要對付它,它就是可怕的敵人。癌,這是醫學診斷的結果,它的英文名字是Cancer;你對待它的方式緊接而來的就是開刀、化療及不停追蹤,而且日子的消逝會直接告訴你,幾年內可能的存活率是多少?復發率又是多少?這一套流程與心情的變化,我們其實都明白。這些處理措施不是不對,而是不夠!它還有很多的缺陷與不足。
我打個譬喻你就明白了。當一對夫妻面臨婚姻問題時,如果先生告訴太太:「專家說我們離婚的機率大約是百分之三十,而離婚再復合的機會大約是百分之三。」你會不會覺得這段談話少了點什麼?如果妳跟妳先生談你們的婚姻問題,他卻只跟妳說專家推測的種種機率,並告訴妳需要經過多久的心理諮商、需要花多少錢,妳會不會覺得其中缺少了些什麼?沒錯,它缺少了一種關愛,一種一體感,缺少了彼此扶持的關懷;他並沒有站在共同的立場來看待這件事,好像只是一個從事研究的機械,冰冷的告訴妳這事該如何如何,而你的醫生是否也是如此?
社會上有很多專家,他們重視的可能只是科學,雖然科學的確可以掌握現象,但即使癌症病患活了下來,生活的品質會有所改善嗎?人生的意義還存在嗎?如果你不將癌症視為無可救藥的學生,而是將它當作一位你願意坐下來好好懇談的伴侶,你們是一體的,這時候你就達到了與它可能和平共處的第一個要件。
對於癌症而言,「病」跟「症」的差異就像是西方對抗醫學與自然醫學的不同。西方對抗醫學將它視作問題的存在,用對抗、壓制的多樣療程與處方,所以稱它為「病」;而自然醫學(順勢醫學)卻是把它視為我們自身的一部分,以合為一體來看待它、面對它,因為知道它其實反映的是我們身體、情緒以及各種人生課題的困頓與苦惱,所以稱它為「症」。
疏導順勢法待之
治療癌症,我們可以從方法上來做譬喻。大家都熟悉中國的傳說「大禹治水」。大禹的爸爸鯀是著名的治水專家,但最後卻以失敗收場,而他的兒子大禹卻成功了,這其中的差異就在於方法。大禹用了疏導法,而鯀則是使用圍堵法,這就如同「對抗醫學」的壓制方法,不斷的圍堵,所以也就會不斷地產生抗爭與衝突。像是有流鼻涕症狀時,就把鼻涕壓下來;某個器官有問題,就把那個器官切除,這就是圍堵法的「對抗醫學」;反觀「順勢醫學」的自然醫療,它則採用了疏導法,把排不出去的毒素和黏液疏導排出,癌症自然痊癒。因此,總結來說,西方對抗醫學的「癌」,強調的是對付、壓制及圍堵的方式來抵抗;而自然醫學的「症」,則是採取疏導、順勢與流動的方式來對待。
其實我真的想要告訴各位,癌症是你所徵召來的,它是一種「症」,而不是一種「病」、一個壞蛋或是你所要對付的東西。「症」代表的是你的身體、生理、情緒、壓力,以及如實呈現你人生意義的課題所造成的一種症狀,只是這個症狀用了「癌症」這個字眼來表示。
(摘自《破解癌症:癌症是「症」不是「病」》,新自然主義出版)

癌症病人除了生理上的醫治,還需要心靈上的舒解和扶持。圖/資料照片
癌症病人除了生理上的醫治,還需要心靈上的舒解和扶持。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