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結伴下南洋 解讀多元越南

1

文/楊堤曉
幾天的遊覽,越南在我心目中不一樣了,不只因為喜歡春捲、米線、香茅、茴香;不只因為它土地接壤共飲江水;不只因為身材相貌與我們相似,而是因為它的歷史文化與我們淵源深遠……
外子的國中同學近幾年在越南經商、購屋置產,儼然新僑民,他熱心地帶領我們十幾個鄉親到越南旅遊,分享他的海外新天地。
我們搭機結伴下南洋,飛越這條商船載運絲綢、瓷器、茶、香料、寶石南來北往航行了千年的海上絲路,拜訪中南半島上溫暖美麗的芳鄰,欣賞它豐富多元的文化風情。
揮去40年前戰爭陰影
上世紀的越南,政局動盪,擺脫法國殖民後又陷入內戰,百姓紛紛出走,船難頻傳,好不容易國家統一戰火平息;當我們踏上這塊休養生息了四十多年的土地時,滿眼安定繁榮,沒有一絲戰爭的氣氛。
市中心散落幾座法國殖民百年留下的歐式建築,鮮黃色的中央郵政局有寬敞的拱頂和人像浮雕;旁邊是粉紅色「聖母院」哥德式建築,彩色玻璃花窗,雙塔高聳,塔尖裝飾十字架,花園中矗立端莊潔白的聖母塑像;不遠處白色的歌劇院,入口是兩尊女神立柱,拱門上有天使展翅像……讓人恍如置身巴黎某個古雅精緻的街區。
不過令我們驚艷的是,這個與台灣隔著南海相望的鄰國,竟然處處都看得到中華文化熟悉的影子。
中華文化海外傳承中
前總統府──統一宮,建在一個風水寶地「龍頭」上,大廳以巨幅的工筆山水壁畫裝飾,腳下鋪著紅色的龍鳳呈祥地毯;民間廟宇翹著飛簷,香煙繚繞,神佛肅穆,門兩側貼著漢字楷書對聯;餐廳裡穿著越南傳統長袍的年輕音樂家,用中式竹製長笛吹奏鄧麗君《月亮代表我的心》,引得我們忍不住就著笛聲合唱,唱畢還獲得餐廳裡外國客人熱烈的掌聲,引來粉絲跟我們用英語交誼、拍照。
導遊說,西元前一世紀起,越南曾被中國統治千年,喚起了我們的記憶,大家開始紛紛討論,憶起歷史課本上曾讀過秦始皇平定百越設立的象郡,漢朝時的交趾、九真、日南郡,都是在今日的越南境內。
胡志明市的前世今生
我們五天都住在越南第一大城胡志明市。三百年前,這裡是個沼澤遍布的小漁村,而現在是繁華的都會。這些年越南政府積極招商,改善投資環境加上低廉的勞動力,吸引各國企業投資設廠,台灣在紡織、成衣、製鞋、鋼鐵、機車方面也多有投資。我們參觀熱鬧的市場、商場,買了許多物美價廉的伴手禮:吸濕排汗運動衣、名牌運動鞋、咖啡豆、腰果、芒果乾……
當遊覽車開過市郊,我們遠遠看到綠野平疇上十幾棟大廈頂端架著起重機,同時興建著,最高的八十一層大樓幾近完工。我目睹的是一座正在蓬勃興起的城市與欣欣向榮的國家。
中南半島上的母親河
終於,看到半島第一河──湄公河。「湄公」土語是母親的意思,滋潤著兩岸肥沃的沖積平原;它發源自海拔五千公尺的青藏高原,在中國境內的名字叫瀾滄江,從「白雲間、萬仞山」上夾帶著融冰雪水而下,流經寮國、緬甸、泰國、柬埔寨、越南,浩浩蕩蕩奔波四千八百公里,流到我們身邊時,已呈現十足的熱帶風光,水色黃濁漂著綠葉紫花的布袋蓮,還不時有水鳥停在上面歇腳。沿河叢生紅樹植物水椰子。我們搭渡船到河中小島,參觀鱷魚養殖場、果園,買幾罐龍眼蜜和現做的椰子糖。
在果園當中一個簡易的棚子裡,鐵鍋上熬煮乳黃色濃稠的椰漿糖汁,鍋下燃著椰殼,令人聯想起曹植〈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這異曲同工的情景「煮椰燃椰殼」讓人毫無相煎熬的惆悵不平,反而眼睛一亮滿懷喜悅,衷心讚歎越南人化垃圾為能源的智慧。
小馬遊街喚醒青春夢
我們分乘幾輛馬車,在果園小徑上兜風,小馬力氣大,載著我們六個人,跑得鬃毛飄揚。大夥興致高昂,彷彿又回到天真爛漫的十三歲時光,在顛簸的車廂裡,達達的馬蹄聲中齊聲歡唱〈小毛驢〉:「我有一隻小毛驢,我從來也不騎,有一天我心血來潮騎著去趕集……」
中午在島上用餐,餐廳的建築就地取材,把水椰子的羽狀複葉劈去,利用中間粗大的葉梗搭建而成。清秀苗條的越南姑娘端來幾盤菜,其中有一顆「恐龍蛋」,炸得金黃酥脆,圓滾滾的像顆保齡球,用剪刀剪開來分食,外脆內軟是放大版的地瓜球。
越南姑娘再用潔白透明的糯米紙將生菜、九層塔、芫荽、魚肉捲成春捲給我們沾酸甜辣醬吃,嘗起來清涼爽脆又香又鮮美。她給我們一人一碗熟米線,再端來一鍋沸騰的香茅魚湯,我們動手將一大把切好的茴香菜放入鍋中,然後趁熱將湯舀入米線碗中,入口酸香Q彈,海鮮米線真是名不虛傳,這麼可口的美食不會輸給米其林餐廳。
導遊小董自我介紹,他的父親是山東人,母親廣東潮州人,他讀過越南華語學校。有著北方人高大的身材,說話、舉止卻充滿南方人溫柔浪漫的氣質,一路上為我們唱了許多首台灣小曲,國語帶著廣東腔,越南話說得流暢如當地人。
幾天的遊覽越南在我心目中不一樣了,不只因為喜歡它的春捲、米線、香茅、茴香;不只因為中西雜揉美麗多樣的文物;不只因為它是我們千古以來的鄰居,土地接壤共飲江水;不只因為身材相貌與我們相似也同樣純樸勤勉的人們,尤其獨立能幹的婦女,也因為它的歷史文化與我們淵源深遠。

法國殖民百年留下的聖母院。圖/楊堤曉
法國殖民百年留下的聖母院。圖/楊堤曉
鮮黃色的中央郵局有寬敞的拱頂。圖/楊堤曉
鮮黃色的中央郵局有寬敞的拱頂。圖/楊堤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