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話 丈夫自有沖天志

0

文/覺軒(佛光山叢林學院副院長)
佛法真理的道途,始終不乏孜孜求證者絡繹於中。雖說「山色無非清淨身,溪身盡是廣常舌」,揭櫫真理存乎於一心萬象,生活裡俯拾皆是,但悟道契機畢竟不在偶然。
一次,百丈禪師說法圓滿後,大家都退出了法堂,堂下一位老者仍在原地不肯離去。百丈禪師見狀,就問說:「站在前面的是什麼人?」老者回答道:「其實我不是人,而是一隻野狐。過去在古佛時,我就在此百丈山修行,當時,有一位學僧問我:『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我因回道:「不落因果」,就為這一句,從此墮入五百世野狐身。今日想請禪師下一道轉語助我解脫。百丈禪師慈悲應允。老者恭敬合掌問:「大修行人,還落因果也無?」百丈禪師大喝說:「不昧因果!」老者當下大悟,說道:「今已脫野狐身。」之後便作禮告辭。隔天,百丈禪師帶領寺中大眾,來到後山石岩洞內,用手杖挑出野狐死屍,然後用亡僧的禮節予以火葬。
無門慧開禪師就野狐公案,有這麼一個偈頌云:「不落不昧,兩采一賽;不昧不落,千錯萬錯。」公案點出的是一字之差,能感生天壤之別的遭遇;沒說的卻是不經五百世狐身因緣,老者又豈有悟道的契機。
當多數人都視釋尊的出生帶來的是眾生得度的福祉之際,釋尊的母親摩耶夫人卻在產後七日撒手人寰,一生一死,對隨著歲月成長,漸漸懂事的孩子來說要完全無感豈有可能?世尊自出生就面對了生死課題。選擇離開摯親,為使一切眾生能得究竟安樂,決意踏上求證真理的道途,以全幅身心投入修行,歷經數年艱苦卓絕,最終成就無上菩提,他感悟的契機又哪裡只是在四出城門之後。
出生於富庶且成長於生活便利、快速又進步的世代,接受的主流教育是從重視倫理、強調合群轉變到以尊重個人意志為先,在這樣的前題之下,年輕的世代要能生起「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這樣的菩薩情懷,發心求道,實不容易,而那些發了心又能落實「欲為佛門龍象」心甘情願「先做眾生馬牛」的更屬難得。家師亦了知眾生根性,雖以「苦苦苦、做做做、忍忍忍、等等等」提勉徒眾,但對弟子們的關懷與愛語也不免一年勝過一年。「丈夫自有沖天志」,道人若是為求證真理、「選佛」來的,還需向什麼處取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