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遺產專題8 藏醫藥浴法 申遺成功

0

文/記者白少波、多吉佔堆、薛文獻、文浩
「索瓦日巴申遺成功了!」
日前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非物質文化遺產政府間委員會第十三屆常會通過審議,批准中國申報的「藏醫藥浴法」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
中國文化和旅遊部副部長張旭在致辭中表示,「藏醫藥浴法」是中國藏族民眾有關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傳統知識和實踐,與他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該遺產項目既體現了相關社區民眾透過沐浴防病、療疾的民間經驗,也是以《四部醫典》為代表的傳統藏醫理論在當代健康實踐中的繼承和發展。
「藏醫藥浴法」,藏語稱「瀧沐」,是藏族人民以土、水、火、風、空「五源」生命觀和隆、赤巴、培根「三因」健康觀及疾病觀為指導,通過沐浴天然溫泉或藥物煮熬的水汁或蒸汽,調節身心平衡,實現生命健康和疾病防治的傳統知識和實踐。
「藏醫藥浴法」以青藏高原的雅礱河谷和宗喀山脈的藏族農牧區為集中傳承區域,廣泛流布於西藏、青海、四川、甘肅、雲南等地的藏區,保障藏族民眾的生命健康和防治疾病。該遺產項目承載著藏族天文歷算、自然博物、儀式信仰、行為規範、起居飲饌等傳統知識,透過藏族神話、傳說、史詩、戲劇、繪畫、雕刻等文化表現形式得以廣泛傳播,既為藏族提供持續的認同感,又豐富著人類的健康知識與實踐,是世界文化多樣性和人類創造力的見證。
隨著「藏醫藥浴法」的列入,中國共有四十個項目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非物質文化遺產相關名錄,其中三十二個項目列入代表作名錄,七個項目列入急需保護名錄,一個項目入選優秀實踐名冊,體現中國大陸日益提高的履約能力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水平。
當「藏醫藥浴法」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的喜訊第一時間傳到「藏醫藥的故鄉」——西藏。西藏自治區藏醫院院長白瑪央珍說:「申遺成功讓世界上更多人關注藏醫藥,接受藏醫藥,全人類將共享『索瓦日巴』文明成果。」
藏醫藥是世界四大傳統醫學之一,藏語稱「索瓦日巴」,「索瓦」意為調養,「日巴」為知識體系。平均海拔達四千公尺的青藏高原地域遼闊、氣候惡劣,數千年來,藏族人民隨著對宇宙、生命、人體、疾病認識的不斷發展,積累了豐富的治療經驗,創造了獨特的醫學文明。
道法自然祛病強身
藏醫藥浴法,是藏醫藥傳統外治療法之一,採用小葉杜鵑、刺柏等藥材,製成「五味甘露散」,病人浸泡於溫熱藥液中,透過熱能作用,內病外治、祛病強身,療效經數千年實踐驗證,深受各族民眾認同。
五十三歲的藏藥浴國家級非遺傳承人明珠出身藏醫世家,父親旺久多吉師從藏醫泰斗欽繞諾布,學成後在西藏山南懸壺濟世。明珠說,小時候他經常在父親的診室裡玩耍,從懂事時起,他就在心中立下救死扶傷的理想。
一九八三年,明珠進入山南衛生學校藏醫班學習,五年後畢業分配到山南藏醫院工作。從醫三十年間,他為病人提供藏醫藥浴治療的時間長達二十多年。
青藏高原蘊藏著豐富的溫泉地熱資源,數千年前,藏族先民就知道用溫泉沐浴能治療疾病。正在西藏自治區藏醫院風溼病防治研究羊八井基地工作的專家次朗說,沐浴祛病的風俗,在西藏演變為「沐浴節」。
據了解,「沐浴節」一般在每年的藏曆七月、八月間到來,為期一周。彼時夜幕降臨、「嘎瑪日吉」星(澄水星)升起,西藏的城市、鄉村,大大小小的河流、溪水邊人影綽綽,人們用清冽的河水沐浴,強身健體、祛除病患,並寄託美好的願望。
「藏族群眾用溫泉、河水沐浴祛病,是藏藥浴的自然方法。」西藏藏醫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央嘎說,《四部醫典》中把藏藥浴分為天然礦泉浴和人工藥水浴兩類。如今,各地藏醫院開展的藏藥浴有水浴、蒸浴、敷浴三種人工操作方法。
央嘎認為,人工藥浴方法和藥物均取自自然,是天然礦泉浴和沐浴文化的延續,體現了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族先民道法自然、天人合一的理念。
普濟眾生
望觸問三法診斷

藏醫藥以望、觸、問三法診斷疾病,通過飲食、行為、藥物、外治四大療法實現生理平衡,達到身心健康,在藏藥浴治療病患中得到充分體現。
牧民塔吉的家在高寒缺氧的藏北,放牧的草原海拔超過四千八百公尺,夏天溫度最高時也不到攝氏二十度。她說:「一年四季裹著厚厚的藏袍還覺得冷。」
久而久之,塔吉在三十四歲那年得上了一種「怪病」:一遇到雨雪天氣,就會從雙腿疼到全身。「疼得最厲害的時候,比生孩子還難忍,躺在床上直打滾,家務、牧活都幹不了。」
因病致貧的塔吉一家,二○一七年搬遷到羊八井溫泉旁邊的彩渠塘村,那裡集中了一百九十多位家庭貧困的風溼病患者,來自西藏阿里、那曲、昌都等高寒地區。西藏自治區藏醫院文化教育處處長才多說,自治區決定派專家團隊駐村為患者提供免費藏藥浴治療,以醫療健康扶貧助困。
「剛搬遷過來時,走路都要拄著枴杖,第一次藥浴治療完,雙腿就不疼了。」塔吉說,她已經丟掉枴杖半年了,正準備參加村裡的產業合作社,相信很快就能過上好日子。
西藏大部分地方海拔高、天寒地凍,農牧民群眾長期在這樣的氣候裡生活,稍不注意保暖就會得風溼性疾病。西藏自治區藏醫院藥浴中心主任卓瑪說,藏藥浴在西藏產生並傳承至今,與這一獨特環境密不可分。
「藏藥浴對風溼類疾病、神經性疾病、痛風、皮膚病、婦科疾病等數十種病症有顯著療效。」卓瑪說,目前《四部醫典》中記載的藥浴驗方,都在各地藏醫醫療服務機構得到應用,惠及廣大患者。
再迎新春
與綠色療法契合

藏醫藥作為藏民族優秀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在數千年發展歷程中,不斷吸收青藏高原周邊醫學精粹,日益煥發出蓬勃生機。
西藏自治區藏醫院藥浴中心兩棟三層樓房已經完工,正在進行內部設備調試,投入使用後將成為藏區現代化程度最高、床位最多的藥浴診療服務科室。
「藏藥浴副作用小,內病外治,與當今流行的『綠色療法』契合。」卓瑪說,藏藥浴逐漸成為一種都市保健風尚,現在甚至有外國人也選擇藏藥浴治療。
山南市藏醫院長期致力於藏藥浴的應用、研究、傳承、保護和推廣工作。明珠把自己從醫多年的經驗傳授給六名徒弟。山南藏醫院院長扎西次仁說:「我們將一如既往地保護好、傳承好藏藥浴。」
青海省藏醫院作為藏藥浴保護傳承單位之一,長期以來按照傳統傳承方式,開展「師帶徒」教學,使藏藥浴更加貼近患者,並正在逐步實現數字化保護和信息共享。
相關數據顯示,自二○○六年起,十五項藏醫藥相關項目入選中國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十四位專家被確定為國家級非遺項目代表性傳承人。
二○一八年五月,《四部醫典》入選世界記憶亞太地區名錄。白瑪央珍介紹,三位德高望重且醫術精湛的藏醫名家已被評選為「國醫大師」。
目前,中國培養藏醫藥人才的各類院校有二十家。西藏藏醫學院附屬醫院院長多傑仁青說,西藏藏醫學院是唯一由國家單獨設置的藏醫藥高等學府,現有在校生一千六百多人。
據介紹,藏醫藥這一古老傳統醫學文化已經被英國、瑞士等國家認可,還有很多國家也正在研究將藏醫藥列入傳統和補充醫學範疇,作為醫學藥品系統的組成部分。西藏藏醫學院副教授、博士後明吉措姆說,國際社會對藏醫藥的認可度愈來愈高,藏醫藥正在走向世界。
「藏醫藥已經扎根於藏文化和藏族群眾的生活中,成為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寶庫中的璀璨明珠。」白瑪央珍說,自治區藏醫院作為重要傳承單位,將更好履行聯合國公約,推動藏醫藥保護、傳承和發展工作邁向新紀元。

藏醫藥是世界四大傳統醫學之一,藏語稱「索瓦日巴」,「索瓦」意為調養,「日巴」為知識體系。平均海拔達4000公尺的青藏高原地域遼闊、氣候惡劣,數千年來,藏族人民隨著對宇宙、生命、人體、疾病認識的不斷發展,積累了豐富的治療經驗,創造了獨特的醫學文明。
圖/新華社
藏醫藥是世界四大傳統醫學之一,藏語稱「索瓦日巴」,「索瓦」意為調養,「日巴」為知識體系。平均海拔達4000公尺的青藏高原地域遼闊、氣候惡劣,數千年來,藏族人民隨著對宇宙、生命、人體、疾病認識的不斷發展,積累了豐富的治療經驗,創造了獨特的醫學文明。
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