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情.相遇】爆米香

0

文/珍琇
難得在百味雜陳的市集裡,有股熟悉的香風撫面而來,久逢知己的懷舊情愫激發出心靈的悸動,忍不住逡巡四顧。
終於買到手的古早味米香,令我不顧形象即刻地大口咬下,「卡滋卡滋」的聲響如放映機流轉般,童年往事歷歷如繪:
行蹤莫測,讓人殷殷企盼的爆米香老闆,拿著湯匙鏗鏘有力地敲擊鐵罐,引來原本安居在家的小孩按捺不住,奔相走告,人手一碗的白米蜂擁而上。
老闆會先仔細檢查粒粒白米,去蕪存菁之後,放入黑色炮管似的壓力鐵筒裡,鐵筒下有個爐具燒著火紅的炭,老闆必須不停地轉動鐵筒,除此,還得忍受高熱,汗水掛腮的熬煮砂糖。這時,我總是瞪大眼睛看著那飄揚淡淡焦味的金光糖蜜,還會不禁口水流淌,像貓咪舔吮著雙唇。
當鎮定自若的老闆將細密的鐵網銜接熱燙的黑筒時,那可是爆米香神奇刺激過程的最高潮,我常摀住耳朵,躲閃遠遠的,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老闆會在壓力爐打開前,洪亮高昂的招呼嚷嚷:「要爆了」,隨即聽到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碰」,像是綻放壓抑許久的心,豁然開朗!
白胖飽滿的米粒瞬間塞滿大鐵網,熱騰騰的霧氣冉冉上升,此時香氣最是濃烈,我則目不轉睛地盯著老闆專注自在的動作。為了避免糖漿遇冷變硬,老闆以強大的手勁快速將熱糖及米香拌攪均勻,碾平壓實,再裁切成適當大小。
因為每個家庭準備的的配料不同,所做出來的米香都是獨一無二的。純粹的白米香,像閃亮的白玉礦石;還有茵綠的豌豆、紫紅的葡萄乾、棕黃的花生、黝黑的芝麻,令人眼花撩亂的配料,像鑲嵌不同的珍寶,別具風味。
現在的小孩很難想像,我們小時候物資匱乏的窘境,哪有唾手可得的零嘴隨時滿足口腹。
每次打開裝有米香的鐵筒,當香風吹過的時候,就已是一種滿足。我搓弄一塊難得的米香,一小粒或一小撮慢慢享用,也會當成寶貝分享給沒有爆米香的鄰居小孩。當時懵懂無知,尚不明白粒粒皆辛苦,但小小的心靈卻知道,這米香粒粒皆是寶。偶爾吃到來不及拌勻的糖漿塊,黏稠凝結成的糖塊,富含嚼勁,在嘴裡漸漸化開,那幸福感也會燦然的釋放出來。
現代的零食五花八門,我仍然喜歡這沒有香料色素化學添加物的米香。簡單自然的食材,積澱等待的寧靜,迴盪震撼巨響的驚喜,顯現純粹舒悅的生活本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