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2月主題徵文──當風吹過的時候】歐洲七葉樹

17

文/許柔
行走,前方總有什麼等著我去探索。
從德國南部的帕紹(Passau)一路向北,來到柏林已是九月底,下著小雨的秋之黃昏,風冷冽刺骨。次日雨停,我與外子來到柏林近郊的小城鎮──波茨坦(Potsdam),環顧這個歷史上召開過「波茨坦會議」的城巿,人潮不多,乾淨素雅。
而我與一棵樹的相識竟是始於該城的著名景點──忘憂宮。
離開旅遊服務中心,進入忘憂宮的側門,眼睛先是被兩列長長的行道樹吸引,繼而看見樹下散落許多褐色的果實,更是一陣驚喜,原來這是板栗樹啊,心裡卻有問號,滿地新鮮的栗子為何無人撿拾呢?
然而,當我有心,注視過它,茫茫人海,我一眼便能識得它的存在。
之後輾轉來到奧格斯堡,發現民宿窗口也有一棵相同的大樹,我向民宿房東請教,才知道它名為「歐洲七葉樹」,別名「馬栗」,更因栗果有如鹿的瞳孔顏色,而有一個美麗的名字「鹿瞳」。從網路得知,此樹種子含有毒素,味道苦澀,大都萃取凝膠,製成活血去瘀、消腫、治療靜脈曲張等外用藥物。
謎題解開,我也學會從種子或蒴果表皮的刺毛多寡來分辨兩樹;奇怪的是,再見樹下的栗果,竟少了初見時想要撿拾的驚喜,想至此,不禁傻笑,馬栗隨季節開花結果,不因他人想法而改變初衷,而我,只因它非印象中可食用的板栗樹,就改變什麼了嗎?不!沒有任何事能減低我對植物與大自然的愛。
秋風吹過歐洲七葉樹,並將我與它的緣分吹在一塊,豐富了我的德國之旅。

行走,前方總有什麼等著我去探索。 從德國南部的帕紹(Passau)一路向北,來到柏林已是九月底,下著小雨的秋之黃昏,風冷冽刺骨。次日雨停,我與外子來到柏林近郊的小城鎮──波茲坦(Potsdam),環顧這個歷史上召開過「波茲坦會議」的城巿,人潮不多,乾淨素雅。 圖/許柔
歐洲七葉樹,別名「馬栗」。圖/許柔
行走,前方總有什麼等著我去探索。 從德國南部的帕紹(Passau)一路向北,來到柏林已是九月底,下著小雨的秋之黃昏,風冷冽刺骨。次日雨停,我與外子來到柏林近郊的小城鎮──波茲坦(Potsdam),環顧這個歷史上召開過「波茲坦會議」的城巿,人潮不多,乾淨素雅。 圖/許柔
歐洲七葉樹,別名「馬栗」。圖/許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