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著幽思】西遊記另類傳奇

8

文/陳得勝
學術界論及吳承恩章回小說《西遊記》的創作動機、旨趣,咸認是吳承恩對朱明立朝為箝制人民思想以鞏固權位,極力推崇束縛、違反人性的程朱理學的反制,因此才創造《西遊記》中聰穎絕頂又叛逆世俗規範的孫悟空,和集諸多人性欲望之大成的豬八戒……言之有理已成定論。
有一年我去絲路旅遊,雖已八月底,吐魯番火焰山仍燠熱達攝氏四十八度,依然無法阻止我到山下觀賞奇麗如烈焰般的紅砂岩火焰山,懷想《西遊記》第五十九回至六十一回「唐三藏路阻火焰山,孫行者三調芭蕉扇」神話故事的興致,一時鐵扇公主、牛魔王、紅孩兒、芭蕉扇等數百年來膾炙人口、精采魔幻故事如潮水般翻湧而來……
究竟火熱難熬,只得急速逃回有冷氣的旅館,在大廳遇見當地一位耆老,我好奇地向他採風擷俗,談及《西遊記》火焰山情節時,教我訝異不能自已的是,他告訴我吳承恩的創作動機,他說這是當地人都耳熟能詳的小典故,且地方志亦有記載。
據說,當時吳承恩父親患了現代所謂的重度憂鬱症,了無生氣,事親至孝的吳承恩為鼓舞父親的生機,發揮其豐富繽紛的想像力,以生花妙筆幻化篇篇魔法神話,類似現代連載小說的形式,寫出一個個精采絕倫的故事——《西遊記》給父親看。果然他父親興致盎然,每天都在熱切期待兒子的連載小說,沈疴不藥而癒,每看完一篇即將兒子的親筆手稿放置一旁,急著期待兒子的下一篇。
吳承恩有一識字書僮是個小文青,亦如飢如渴撿來閱讀並一一珍藏之,最後再由吳承恩親自編訂而成曠世名著《西遊記》。這不管是否為真相?還是穿鑿附會?可真是我前所未聞的珍貴傳奇。
《西遊記》成改編戲劇、電影不知凡幾,離譜荒誕者所在多有,如果能以此傳說素材作為吳承恩創作故事時的背景、動機,將心路歷程與故事情節雙線交錯進行敷演,這種手法多有創意、多富戲劇張力!也能給予孝心逐漸淡薄的現今敲響幾記暮鼓晨聲,寓教於樂,何樂而不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