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人間】泰國清邁雙龍寺

0

文/崇輝
泰國清邁雙龍寺,其主建築金色的寶塔是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的供奉處,也是泰國北部最著名、充滿了故事的廟宇。
從清邁城望去,白天金色閃閃、夜晚燈火輝煌的雙龍寺更是泰北第一城清邁最重要的地理標誌。對初來乍到,人地兩生、語言不通的人們來說,如果迷了路,找到一處空曠的地方,抬頭就會發現高高佇立在山巔的雙龍寺,由此便可確定自己的方位,找到回家之路。
從城市布局著眼,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寶塔的塔尖與清邁城中心廣場三個國王雕塑,和清邁城面對太陽升起方向的東門塔佩門被設計在一條直線上;塔佩門、三個國王雕塑、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寶塔構成了清邁城的中軸線和方位。
按泰國的風俗,作為泰國人一生至少一次要到這座金色的寶塔朝拜佛陀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轉塔三圈祈求安康幸福。此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塔,從舍利來源到塔基的選址,都充滿了神奇。
靜靜地躲在雙龍寺一隅的柚木浮雕壁畫,詳細地記錄這裡發生的故事:十四世紀強悍崛起的蒙古人,兵鋒所指使整個歐亞大陸的都成了血雨腥風的戰場。而地處中南半島腹地,山高林密河流湍急的泰北地區成了少有世外桃源。
在那個時期,逃避戰亂的出家人將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帶到了清邁,當時,治理這個地方的蘭納國第六任國王是虔誠的佛教徒,他把釋迦牟尼佛的真身舍利供奉在皇家花園的寺廟裡。有一天,看護發現舍利一分為二,這意想不到的獲得,讓小小的王國欣喜若狂,為新舍利找尋供奉地,成了王國重要的議題。
然而,眾說紛紜,誰也說服不了誰,就在大家相持不下的時候,有人向國王敬獻了祥瑞之物,一頭白象,既然大家莫衷一是,那就把找尋新舍利供奉地的任務交給白象,國王如此當機立斷。白象也不負眾望,馱著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出了清邁城的北門,向荊棘密布的素帖山走去。經過三天的不眠不休,白象來到現在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靈塔處,沉吟徘徊往復了三次,然後就跪地不起。
國王和信眾一致認為,這就是上蒼昭示的供奉佛祖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的地方,於是決定,在這裡開山建塔。為了紀念白象,清邁的北城門也更名為白象門(Chang Pauk Gate)。
不久之後,一座五公尺高的寶塔便聳立於此。一五三八年蘭納國的十二任國王孟凱酪,將寶塔擴建到高六公尺,寬十一英尺的規模,並將一個金色的蓮花鑲於塔頂;隨後,他的兒子又將寶塔塔身貼滿了黃金。一五五七年,彩虹橋落成。據稱,雙龍寺釋迦牟尼佛真身舍利塔耗用的黃金多達兩百四十二點二公斤。而今,置於塔頂端的水晶蓮花,是泰國拉瑪九世所賜,水晶蓮花四周鑲綴的各色寶石則是泰國各界人士捐贈出的禮佛之物。
雙龍寺的泰語名字,是因建在素帖山上,以山得名叫素帖寺(Wat Phra That Doi Suthep),而雙龍寺則是生活在泰國的華裔某種誤會的結果。守護在雙龍寺寺門的彩虹橋兩側,由於一百九十八級台階逶迆而上建築的巨型神獸造型,與華夏民族圖騰龍的形象十分相像。初來乍到,使用華語的人們,不明究竟以為就是兩條龍槃踞於此。久而久之,人們也接受了這個誤會。
但要說明一下的是,這看似雙龍的神獸,其實,每條都由兩只口尾相連形象各異的神獸組成,前面金色的昂首挺胸目空一切的獨角獸叫那伽(Naga),而後面體色深灰匍匐蜿蜒,口吐那伽的叫瑪卡拉(Makara),他們也都不是泰國本土的神明,而是印度神話中司雨的神獸。
說是誤會,這裡應該有有心為之的成分。了解清邁歷史的人就會發現,來這裡討生活的華人先民,與其他華裔聚居地不同之處在於:他們一支從雲南出發,走陸路南下,披荊斬棘穿越瘴氣彌漫的原始森林;另一支則是由廣東而來,先在大海上劈波斬浪跨越茫茫的南海到達泰國中南部後,再輾轉北上。當兩支來源和方式完全不同的「龍的傳人」,相遇在清邁,並選擇在這片河谷地帶定居的時候,他們不約而同地注意到高高在上的素帖寺前的神獸,恰巧的是,這對神獸類似於他們從小耳聞目染,曾經十分熟悉的具有駕馭自然、呼風喚雨能力的神獸「龍」的形象非常相近,所以,他們很自然地叫出,並認同了「雙龍寺」,這很華語的寺名。
從中也透露出,生活在這裡的華裔族群的集體潛意識中,對自己文化基因的緬懷,還隱含著「兩支龍的傳人相遇的地方」的意思。

白天金碧輝煌。圖/崇輝
白天金碧輝煌。圖/崇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