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現代詮釋-修行

1

文/星雲大師

在這個世間上,每個宗教都講究靈修,不論是出家人、在家人,也應該要有一點靈修的功課,透過修行得到一些宗教體驗,才能建立起自己的信心。

佛教修行的法門很多,有禪坐、念佛、持咒、禮拜、止觀等等,甚至一些發心為人祝福的行為,都可以稱為修行。

圖/游智光(Jack Yu)繪

但是就「修行」這件事來說,長久以來,大家只有把「修行」掛在口頭,甚至只在事相上、數量上計較,如:我念佛多少聲、我禪坐多少天;或是把修行當作健身運動,好比我禮佛多少拜、我經行多少步等等。很多人會強調要在事相上修行,卻沒有用心去改變自己的習性,沒有直指本心、改變氣質,即使經過修行時間長久,心性仍是蒙塵,現實生活還是被煩惱所壓制、束縛。因此修行的人多,悟道的人少。

一個人若缺少悟道的體驗,如何能享有禪悅法喜的妙樂?

對於悟道的體驗,例如:初學道的人,由於他根機不夠深厚,基礎也沒有打穩,可能堅持不久又回到世俗世界,沉迷於五欲六塵之中。假使他安住在佛門裡,長時間深入經藏,在修持上有所體驗,你要他回頭、捨道,他怎麼樣也不肯,因為他已經嘗到靈修的味道,心裡面已經感受到修行的妙意。當學道者獲得了修行的自在、輕安、舒適,住在禪悅法喜中,他對世間的五欲六塵就不再感興趣了。

圖/新華社

真正的修行,就是要我們「時時勤拂拭」,把心中明鏡上的灰塵去除。雖說每個人心性本淨,但是你不把心上的塵垢除盡,清淨的本體自性就不能發光。我們常看到一些念佛的人,口中一邊念佛,一邊罵人,即「口念彌陀心散亂,喊破喉嚨也徒然」。念佛就是要念到「即心即佛,即佛即心」,轉「凡心為聖心」,如此才能真正的認識實相的真我。

說到參禪,就要參透機密,找到悟道的玄關,而不是一面打坐,一面妄想紛飛;所謂「坐破蒲團不用功,何時及第悟心空?」一個人光在形式上修行,即使做足了表面功夫,也是沒有用。就如衣服破了要補,桌子壞了也要修理,我們內心有諸多煩惱、妄想的毛病,不花時間去修補,只在衣服的表面粉飾,終究是徒勞無功。

圖/新華社

生活即修行

一般人的修行,往往著重在形象上、功德上,著重在所求,終究是難以入道。而人間佛教的修行,強調生活即是修行。例如:在生活中,你對於衣、食、住、行,還是那麼的貪著嗎?在人我是非裡,你還是那麼計較嗎?你在事相上是不是常常患得患失呢?六祖惠能大師說:「心平何勞持戒?行直何用參禪?」在人間佛教的修行裡,要我們在日用生活裡,舉心動念都不要起貪著,不要傲慢,不要瞋亂,不要對立,要把慈、悲、喜、捨四無量心、諸佛菩薩的心要,用在自己的修行功夫裡面。

我們的一顆心,具足自我的清淨本性,也充滿了無始以來的無明煩惱,如何「轉識成智」?如何「去妄歸真」?就需要有各種的法門來對治。傳統佛教有所謂的「五停心觀」,即以「不淨觀」對治貪欲,以「慈悲觀」對治瞋恚,以「緣起觀」對治愚痴,以「念佛觀」對治多障,以「數息觀」對治散亂。

圖/新華社

人間佛教建立在深刻的內在修行,以積極入世的法門來淨化身口意的汙濁。例如,佛光會推行的「三好運動」,即:身做好事、口說好話、心存好念,要我們在生活中,無時無刻都是散播慈悲、散播喜悅、服務人群,不斷的發心發願:「但願眾生得離苦,也為自己求安樂」,以佛法的力量克制自己的貪、瞋、愚痴,這才算是真修行!

傳統之說

含有實習、修養、實踐之意。

宗教本身即有信仰與修行雙重要求,以佛教而言,行者自身欲實現佛陀體驗之境界,而專心精研修養,故特別重視修行,因而發展成各種詳細之戒律條文、生活規範與精神之修養方法。如戒、定、慧等三學,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等八正道,苦、集、滅、道等四諦。

大乘佛教雖強調信仰,亦以禪定、觀法等作為教義與組織之基礎。

(摘自《佛光電子大辭典》第四版)

圖/新華社

修行提問

問:修行的內容有那些?

答:雖然各宗各派的修行有其差別,主要還是以慈悲為本,方便為門。修行的內容也因各人的根機因緣而有所不同,但仍以福慧圓滿為目標。

一般的禪坐、止觀、念佛、持戒、課誦、抄經、持咒、朝山等,當然是修行的內容,但推行慈善福利工作,參與社會教化活動,只要是淑世利人的事業,也都屬於修行的內容。此外,大乘菩薩的助道資糧─六度,皆可做為現代人修行的眼目,如不慳吝而行的無相布施,護念有情生命的持戒,心甘情願的忍辱,遍學無厭的精進,淨穢一如的禪定,生佛平等的智慧。

問:共修與自修的差別?

答:「自修」是自我潛藏,從縮小自己開始,來長養恭敬心,乞求佛法。「共修」則為大乘佛教所提倡,是團體集會的活動,靠大眾的力量相互砥礪,福慧增上。

例如佛陀說的每一部經,都必須有「眾成就」,有聲聞大弟子、菩薩僧眾及無量天人等眾的參與、發問,令大眾心開意解,悟入聖諦。又如諸佛淨土,皆是諸上善人聚會一處,共修共成,而得不退轉。

自修容易流於自我封閉,退失精進向上的力量;共修容易發掘自我短處,以維護菩提的種苗。自修缺少境界的考驗,難免會貢高我慢;共修則具足慚愧的美德,自然能成聖成賢。

古云:「寧在大廟睡覺,不在小廟辦道。」好逸怠惰是人性的本然,在大眾中共修,可以時時警惕自己,不退失菩提。

圖/新華社

問:修行是要求別人,還是要求自己?

答:修行主要在於要求自己,協助他人。現代人修行的毛病,只會要求別人,卻不懂得要求自己。例如有人去住山修行,別人就批評他不發心建寺、弘法度眾;辦文教事業,接引青年,別人又議論他不發心從事社會福利的工作。老是拿著一把尺去丈量別人,無理要求別人要懺悔業障,要持守淨戒,要發心度眾,要護持道場,自己卻不知慚愧,不肯發心,不知改過,不明事理。

修行乃各人吃飯各人飽,各人生死各人了,無人可以替代!真正的修行者,懂得要求自己,改心換性,對他人本著悲愍之心,給予方便協助,才能契入無上心要。

(摘自星雲大師《佛光教科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