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行旅】沙漠之夜

0

文/李燕瓊
那個閃爍在沙丘起伏如金色海浪的沙漠之夜,每當風起,便就再度翩翩起舞……
回台灣時曾在杜拜轉機,杜拜於我,除了好奇,多了些神祕的色彩,直到踏上那片土地,從好奇轉而敬佩。
杜拜從一片沙漠到多項世界第一(最大百貨、機場、最高塔等),從沒有任何天然資源到人工填海造鎮,靠著視野、創意和大格局,更還有敢於夢想的野心,最終築夢踏實,創造出真真實實的奇蹟。
短暫停留三天,除了驚嘆紙醉金迷的所見(連蛋糕都鑲金),最難忘懷的是「沙漠晚餐」,是的,就是在沙沙相連到天邊的沙漠裡享用晚餐。
我們和同車來的非洲年輕人同桌而坐,他有禮而健談,邊吃邊聊他的工作,非常羨慕德國的安穩和富裕經濟,當然也聊到了美麗的台灣。
入夜後的沙漠吹起了涼風,一席美酒、異國美食、中東熱舞過後,燈光隨著音樂結束而熄,只留營口兩束火把;現場慢慢靜下來,我敏銳地感知到應該會有更精采的後續,我們努力四處張望,然後,我們看到了。
星空下,沙丘上方泛出了整片奇異的藍綠光,就像北極光那樣,原來,熄燈是為了彰顯藍光的美和它柔美的線條,也讓我們能更清楚地看到它。
回程車上,和司機談起了那光,才知道之前很多人根本沒看到,大家都不知道熄燈的用意在哪,現場也沒有廣播說明。我懂了,用心,才會看到它。
我們並沒有互留任何聯絡方式,我卻牢牢記得他,記得他體貼的讓位前座讓我拍照;記得他說要帶太太去台灣玩,記得他說要想辦法到德國工作甚至定居;幾年過去,他如願來到德國工作了嗎?他和太太去過台灣玩了嗎?
傳說,看到了極光會幸運一輩子,我深深祝福也相信他都如願了,在幸運看到過沙漠極光之後。

夕陽下的沙漠闊遠浩瀚,韻致蒼蒼。
圖/李燕瓊
夕陽下的沙漠闊遠浩瀚,韻致蒼蒼。
圖/李燕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