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票詩畫】絲綢之路的茶香

8

文/吳德亮
汽笛悠悠
取代駝鈴叮咚
金花且如繁星
閃爍滿天燦亮
喚醒絲綢之路
六百年的茶香
幻化金磚赫赫
綢繆淡淨的壺
極簡的釉色
還有那是非
極其分明的
涇渭之水
「涇渭分明」是大家熟知的成語,源自《詩經》:「涇以渭濁,湜湜其沚」,是說黃河最大支流「渭河」水渾,渭河最大支流「涇河」卻水清,當兩河在西安北郊的涇陽交會,由於含沙量不同,呈現一清一濁、互不相融的奇特景觀,用以比喻界限清楚或是非分明。
遠從漢代開始,涇陽就是「官引茶」到中原的集散地,沿絲綢之路銷往西北各地乃至中亞各國。涇渭茯茶則始於明代,陝西商人「以漢茶為主、湖茶佐之」,匯於涇陽製磚發酵,又稱「陝西官茶」,目前原料多取自陝南漢中茶區,加工則集中在咸陽。
茯茶與所有黑茶最大的不同,就在經過選料、篩制、渥堆、壓制、發花、烘乾等二十多道工序中,被認為「吸天地靈氣,納宇宙精華」的「發花」工序:磚體必須鬆緊適度,便於微生物的繁殖活動,且為了促使「發花」,緊壓後往往先行包裝,再送進烘房烘乾。
所謂發花,即磚內金黃色的黴苗,學名「冠突散囊菌」,俗稱「金花」,是茯茶特有的益生菌種,帶有黃花清香。而長久以來口耳相傳的降血脂、降血糖、抗氧化、抗衰老等功效,據說今天在中國已得到醫學界理論與臨床試驗的驗證。
茯磚茶由於方便攜帶、運輸與儲藏,又可消食解膩,對於居住沙漠或高原以肉食為主的邊疆牧民而言,當然是最重要的生活必需品,也是明、清兩代絲綢之路上最重要的「神祕之茶」與「生命之飲」。近年隨著「再現古代絲路繁華」、大舉開拓全球經濟戰略布局的「一帶一路」快速發展,加上今年二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陝西茯茶招待到訪的英國首相梅伊,更使得涇渭茯茶的名氣水漲船高;顯然從「金花」昇華至「金磚」的境界也為期不遠了。
趕緊拆開外包紙仔細端詳,但見長方形的磚面色澤黑褐油潤,金花如繁星點點在粗壯的條索之間閃爍。以茶刀剝開少許,置入陶藝名家陳正川的陶壺以沸水沖泡,但見「湯紅不濁、香清不粗」,入口後渾厚的茶氣與回吐的餘韻,也明顯有別於其他黑茶。對比陳正川近年摒棄絢麗與繁複而追求極簡的風貌,果然涇渭分明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