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高雄選戰樹立民主典範

0

執筆人:邱立本 香港亞洲週刊總編輯
我的朋友小周從台北回到香港,約我在蘭桂坊喝啤酒聊天,我們都不約而同地點了台灣啤酒,喜歡它濃稠的質地。小周笑著說,這啤酒就像高雄的選戰,濃稠中又有讓人細味的空間。
我說,高雄選戰最讓人驚奇的是韓國瑜現象,你有什麼獨特的觀察?
小周說,倒是想從一個相反的方向來觀察,發現韓國瑜對手陳其邁的敗選演說,以及他在敗選後的表現,都讓人刮目相看。
我說,這有什麼特別的?
小周說,在開票的中段,票數的差距愈來愈大之際,陳其邁就知道大勢已去,在中選會的正式聲明還沒開始時,他就打電話給韓國瑜,恭喜他當選,展示他的風度,其後他發表的敗選演說,情真意切,他說「大家一起幫韓國瑜市長加油」,並用了韓國瑜有關「高雄價值」的提法,說要「愛與包容」,讓人動容。
我說,這不是民主應有的真諦嗎?參與者都尊重民意的抉擇,勝者與敗者儘管都曾經激烈競逐,但最後都握手言和,為國家的未來而努力。
小周說,這是民主的典範,也是我們長期以來對英美民主的嚮往。但如今美國在川普時代,早已將這些典範拋諸腦後,競逐雙方往往在選後還是惡言相向,敗者常常是不服輸,糾纏不休,反而台灣是在民主發展上後來居上,實現了美國今天大都荒廢了的民主風度。
我說,這是另外一種的「禮失而求諸野」?
小周說,的確如此,如今台灣在這方面還勝過美國。
我說,其實投票前,社會上不是有很多民進黨會搞「奧步」的傳聞嗎?
小周說,對,藍營群眾都有強烈的焦慮感,他們都對綠營有很強的不信任感,覺得從民調來說,韓國瑜應該會贏,甚至會大贏,但就怕票開出來後,民進黨政府會用一些莫名的理由來褫奪韓國瑜的當選資格,譬如說是有中共資金介入,中共網軍影響選情等理由,或是說「有證據」顯示他是有某種舞弊,加以各種莫須有的罪名。
我說,這肯定會觸發社會上的反彈?
小周說,這甚至可能會引爆暴亂。因為綠營以前都有這樣的前科,包括三一九槍擊案,高雄的走路工案等,事後都顯示是汙蔑罪名,但卻是全面翻盤,改變了歷史。
我說,還好這次綠營當局沒有用上奧步,而陳其邁的表現,也極有風度,雖然輸了選舉,但贏得了民心。
小周說,這次雙方的表現,都讓人印象深刻,可說無論輸贏,都贏得了民主。
我說,韓國瑜除了大勝外,他對民主有啥貢獻?
小周說,韓國瑜這次選戰強調不去抹黑對手,本身就是一大成就,打破過去台灣選舉的人身攻擊的陋習,就像一場泥漿摔跤,彼此都弄得灰頭土臉,或是要互提訴訟,不知伊於胡底。
我說,韓國瑜本來要按鈴告訴綠營的名嘴鄭弘儀誹謗,因為鄭說韓當選後會把高雄賣給中共,高雄會遍地插上五星紅旗,明顯是要把韓國瑜「抹紅」。但韓國瑜在法院按鈴前的最後關頭,天人交戰,最後還是不要提告,反而獲得民眾的好感?
小周說,這也是這次高雄選戰的特色,沒有留下亂七八糟的後遺症,反而是建立一種民主選舉的新風範,讓大家耳目一新。
小周和我最後把那瓶台灣啤酒乾掉,也感受高雄選戰各方都是贏家的滋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