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驛想食】南國旅行 味蕾記憶 芭蕉煎餅

4

文/inn
今年夏季,太平洋上颱風蓬勃發展,索性一個個遇到台灣就急轉向,讓整個暑假異常平靜順遂。而菜園裡長了兩米高的芭蕉樹,也因為颱風未來造訪,順利在歲末結了一弓飽滿多實的芭蕉。
我盯著那弓青綠色的果實好一陣子,想頭一根變黃了以後,就準備採收,想不到前一周還是澀綠,不消幾天,熱心的農友便傳訊告知:「你的芭蕉轉黃了!我用自己烘焙的戚風蛋糕跟你換一些如何?」這弓芭蕉在生長時,我保留了約莫八串蕉,倘若每串有十根,起碼也有八十根芭蕉可吃,然而芭蕉的保存期限短,又無法冷藏儲存,有農友願意以物易物自然是美事一樁,於是我們約好採收,用鋸子攔腰砍半,高大的芭蕉樹應聲倒地,我拿了幾串蕉,並用剩下的芭蕉交換了蛋糕與農友近期收成的玉米筍,心滿意足地回到家。
在欉黃的芭蕉比提早採收、等待後熟的口感更為飽滿香甜,肥嘟嘟、白胖胖的身軀,是長達一年多累積而來的風貌。只是無論香蕉抑或芭蕉,都極富飽足感,有時早餐吃碗麥片,再搭配一根芭蕉即能飽食,眼看著一天一根蕉的緩慢進度,心中不禁擔憂這些逐漸發黑的芭蕉難道都得進到家禽的肚子嗎?著手分送了一些給鄰人後,我決定要在鮮食之外嘗試新食譜,於是想起幾年前難忘的曼谷行,整趟旅程我的味蕾完全被泰國的街邊小吃「香蕉煎餅」深深擄獲,我沒這麼愛吃蕉類,但煉奶香濃的滋味,竟與這項熱帶果物如此對味!我把香蕉替換為手邊的芭蕉,將低筋麵粉摻些水、揉糰、擀平,在平底鍋內倒入橄欖油,將餅皮煎至微焦,再倒入切片芭蕉,待果物煎熱後散發些微果香,以餅皮包覆,起鍋,蘸淋滿滿的煉奶即大功告成。酥脆的薄餅對應煎至軟糊的芭蕉,佐以甜蜜濃郁的煉乳,曼谷的回憶再次湧上心頭。
而芭蕉除了果實可食,前端的花蕾若層層剝開,裡頭的花序還能泡茶來喝。將芭蕉花曬乾儲存,飲用時取幾朵花搭配黑糖一同沖泡,黑糖的厚實與蕉花的清香兩相得宜,若再加些牛奶,則成為蕉花奶茶。
這樣一株野性旺盛、幾乎不需農人費心照料的作物,果實可食、花序可飲、蕉葉還能充當料理擺盤之墊料,就連直立的假莖在葛瑪蘭族的巧手之下,還能抽取製作成天然纖維,幾乎堪稱完美的作物。

曬乾泡茶的芭蕉花圖/inn
曬乾泡茶的芭蕉花圖/inn
在欉黃芭蕉圖/inn
在欉黃芭蕉圖/inn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