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愛自然 才能永遠擁有自然

0

文/顏孝真
在台北長大的我,從小身邊圍繞著高樓大廈,公園的樹不多不少不高不矮;溪河上是橋梁,溪河底是泥沙;橋梁上是車水馬龍,橋梁下是人山人海;周末假期爬山戲水,黑壓壓的人群壓過了綠油油的森林草地,嘈雜的談天聲蓋過了輕悄悄的蟲鳴鳥叫。
以前認為動物園才有動物,海洋公園才有魚;森林的綠是電視螢幕中才看得到的顏色;海水的藍是海報上才有的美,天空不是一望無際,是夾雜在高樓大廈裡的小縫隙;要親近大自然得舟車勞頓到清境農場,銀河是個遙不可及的無意義名詞,畢竟我從沒感受過什麼是真正的自然。
第一次真正擁抱自然
一直到我第一次踏上澳洲,這片牛多過人、草地多過水泥地的土地後,才開始覺得原來我可以跟大自然這麼親近,雙手一張它就在我懷裡,常一個下午就躺在草地上或坐在沙灘上,看看自然的色彩,這些悠閒自在的感覺深深抓住了我的心。
因為愛上這樣的生活方式,而後一步步的踏上世界各地。從澳洲大堡礁的藍、紐西蘭高山的綠、日本雪地的白、南美洲的繽紛色彩……更到了印度洋上的珍珠島國馬爾地夫。
不管有沒有去過,光聽到馬爾地夫這個名字就知道它很漂亮,有人稱它是印度洋上的珍珠,我覺得它的光彩比珍珠還要耀眼,美麗勝過鑽石。飛機還沒降落,透過觀景窗機內乘客就已經讚歎連連,陽光照耀著海上大大小小的島嶼,反射出各種不同的光彩,夢幻美景俯拾即是,連港口邊都是清澈見底。
生為島國人卻不善泳
台灣四面環海是個島國,但令人驚訝的是,會游泳的人口比例卻低得嚇人,我身邊的會游泳的朋友,人數一隻手算得出。大家聽說我是潛水教練,多半以為我從小就很會游泳,其實基隆人的我一直到大學畢業時都沒有在海裡游泳過,腳踩不到底的游泳池絕對不會去,去海邊是戲水,腳踩踩水就開心滿足了。
當第一次看到馬爾地夫人從小就能享受這些海洋美景,真的是羨慕到不行。
當地人說:要當馬爾地夫人必須符合三個條件,第一會游泳,第二會捕魚、第三有黑到發亮的巧克力色。我到當地教觀光客潛水之餘,沒事就跟著馬爾地夫人一起潛水、用手吃飯,還曬得黑亮。
這裡的生活跟過去在台灣完全不一樣,不用搭車通勤趕上班,最常看的不是電視而是海,準時上下班。一天24小時,下班後有8小時是自己的,很幸運自己能夠在這裡工作,每一天看著日出日落潮起潮落,看著星空變換它的容顏,有空就往海邊跑去玩水,坐在沙灘上吹著海風手上還拿杯飲料……
在暗夜中聽星空呢喃
是不是覺得我天天在度假?事實上,在馬爾地夫,工作跟度假的界線的確挺模糊的,對於我這種重度海洋愛好者,這樣的生活型態簡直就是夢寐以求,任誰都無法不愛上的生活模式。
至於扎扎實實到感受到大自然的魔力,則是在某天我享受著星空下看著銀河的感動時,彷彿聽到星空在跟我訴說它一天的點點滴滴,與我作伴。在外生活旅行多年,時常躺在綠色草地、看著浩瀚銀河、以草為床以星為被,內心的滿足幾乎到了頂點,我每天笑顏燦爛,因為這樣被美景圍繞著,我找不到任何不開心的理由。
但是你知道嗎?過去的我努力去擁抱著大自然,彷彿追趕著它,似乎在身邊很靠近,實際上有個微妙的距離。直到踏上馬爾地夫,第一次覺得被大自然擁抱,第一次覺得我是自然的一部分,好奇妙的感覺,我從來沒有想過或感受過,這分感動與震撼是我深愛這裡的理由。
擁有海才是保有家園
馬爾地夫沒有太多天然資源,物資幾乎都是仰賴進口,生活不夠便利但是當地人毫不在意,漁業是過去主要經濟來源,或許因為這個原因,直到目前並沒有任何的工業污染,海還是那麼的藍,海底生態蓬勃生長。長久過著跟海共處的島人生活,下海捕魚獲得足夠的食物,不貪心不多取,世世代代永續生存。
對他們而言,賺錢得到更好的生活是重要的,然而在金錢跟海洋生態他們有著巧妙的平衡,不過度發展,因為他們比任何人都清楚,這片美麗的海洋是他們最重要的資產及生活,是他們的家,馬爾地夫人沒有錢一樣可以生活,但沒了海,他們將失去一切失去家園。
世界上所有的生態、動物,高山、海洋、草原……包含人類,都與自然緊緊相連,可惜人類為了發展經濟,無止境的耗盡自然資源,森林面積消失、動物減少絕種,然後現在得花大把錢去找純淨自然度假。曾經台灣也有傲人美景,只是現在換成滿滿的開發,海裡珊瑚被撈到紀念品店,珍貴魚類被賣到海產店。如果我們是自然的一部分,這樣做豈不是在自取滅亡?當大自然消失,人類又能如何存活呢?
所謂「再晚都不嫌遲」,只要做更多保護而非毀滅地球的事,我們的下一代、下下代……都還能看到我們現在所珍愛的自然美景。

馬爾地夫透澈的海水,魟魚自在潛游。圖/顏孝真
馬爾地夫透澈的海水,魟魚自在潛游。圖/顏孝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