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經濟不景氣 稅改要務實

37

財政部長蘇建榮日前拋出他的「健全財政願景」,希望提高全民的平均租稅負擔率,從目前的百分之十二點九,提到百分之十四、十五的目標。
「租稅負擔率」是政府稅收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率。這個指標是用來衡量一國國民的租稅負擔程度,比率愈高,代表國民支付給政府的稅收愈高;比率愈低,國民繳的稅收相對較低。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國家的平均租稅負擔率都在百分之十五以上;經濟發達國家的國民,稅負都不輕。台灣若單純就數字來看,租稅負擔率跟國際相比確實偏低,多年來都在百分之十三上下,今年更只占百分之十二點九。不過台灣攸關主要財富來源的資本利得都不課稅,如證券交易所得、土地交易所得都是免稅;七成以上的租稅負擔集中在薪資所得階級,對一般上班族而言,稅負不輕鬆。
近兩年台灣租稅負擔率進一步下降,原因是蔡總統上任後大減富人的稅負。如大幅降低股利所得可抵減或分開計稅(稅率由最高百分之四十五降到二十八)、綜合所得稅率最高稅率從百分之四十五降為百分之四十、企業未分配盈餘加徵營所稅從百分之十降到百分之五。財政部配合大法官釋憲,提出被稱為「名模條款」的綜所稅薪資實質扣除的所得稅法修正草案,讓高收入的名模、藝人、保險業務員的治裝、交通、訓練等費用可以增額扣除。這項政策是高所得者才能享有減稅利益。
而如綜所稅裡的一些扣除額提高,包括薪資所得特別扣除額、標準扣除額等,只能算是「略微平衡」股利所得及綜所稅最高率調降向富人傾斜的降稅利益分配。
這兩年降稅利益大幅向富人傾斜,國家財政總管到最近方才赫然驚覺國庫即將空虛。據財政部長蘇建榮提出的擴大稅基三大方向,主要以所得稅、營業稅為主,包括:扣除額合理化(可能會調降儲蓄投資特別扣除額)、研議數位經濟稅制、用大數據尋找合理稅源等。值得注意的是,所得稅和營業稅都是跟經濟活動息息相關的稅負,課稅制度和稽徵方式直接會左右國家經濟的熱絡與否;在美中貿易大戰方興未艾,對當前全球經濟前景埋下極大變數之際,台灣此時不是擴大稅基的時機。
租稅負擔率指標組成的兩大要素,一是政府稅收,二是全國國民生產毛額;如財長的施政願景是要國家稅收增加,卻犧牲了經濟成長,相信也非全民之福。何況政府稅收減的多是富人稅,弱勢族群一再要求的長照特別扣除額多年來仍爭取不到;而上回為了彌補大減公司大股東個人的股利所得稅的稅收損失,大漲企業的營利事業所得稅率三個百分點,也與美國等國降低企業稅負以提振經濟的國際趨勢背道而馳。
政府口口聲聲表示要拚經濟,但從振興經濟角度看,在經濟不景氣時,適度降稅更能活絡經濟;在經濟沒起色,小老百姓仍深陷低薪、被年金改革、財富分配惡化的泥淖之中,政府此時若想反向的擴大稅基,不但將增添景氣復甦的變數,還會加深高漲的民怨。財長將在總統與立委選舉年提出的擴大稅基政策,可能只是徒增社會紛擾而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