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生活】初冬的後花園

20

文/琹川
「葉子的離開,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年輕的孩子曾經以探詢的口吻問我。
「葉子的離開,是為了完成另一段新的旅程。」我如是回答。
看著自九月開始飄落的櫻花樹葉,到了十一月幾乎已經光禿一片了,我想起了這一段對話。落葉意味著正預約一樹燦豔櫻紅的春天,因此心裡並無太多的傷感;何況屋前屋後的青楓才剛轉紅,一場蘸著滾熱的血賦離騷,將陽關三疊唱遍的壯烈之旅還在醞釀中。這樣的季節有時風大時,搖動滿山的林樹,喜歡看落葉紛然在風中如蝶飛舞的曼妙;而山中最勤奮的莫過於五節芒了,從秋到冬鎮日拿著大毫筆不斷地對著天空揮灑……
親愛的T,島嶼的冬天,低海拔山區無雪,除了偶爾幾聲烏鴉啼叫令人稍感蕭瑟外,我喜歡沿著屋後小徑散步,看已綻放多時的山芙蓉依舊笑盈盈地滿樹盛開,「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刻/為這/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不知為何總有著席慕蓉〈一棵開花的樹〉之錯覺。路旁台灣油點草,白裡透紫的花瓣上撒著斑點,像極長著可愛雀斑的小仙女;而成群結隊的東風草,發出串串笑聲,如一群從灌木叢探出頭的孩童,大大的毛帽幾乎蓋住小臉兒,繡著鵝黃紫紅的帽沿下傳出清亮稚嫩的歌聲,他們是冬天裡的春天;開過花的月桃,垂下一串串橘紅果實;而最受蝴蝶青睞的冇骨消,一片細雪白花之後,也結出密密的漿果形亮紅核果;至於路旁綻放了大半年的桂花,似無稍歇之意,瞧葉腋間一簇簇細小乳白花朵,香氣散於風中,馨郁沁入心間……
我輕盈地走在山中,卻猛地駐足於鋪滿紫色落花的小徑,抬頭往上尋找花蹤,只見隱在樹端一串串紫紅花朵,燦麗地伸向天空,當下頗為詫異,為何過去從未注意到它呢?
原來是葛藤,這平日長在山野不起眼的植物,據說全身是寶,葛根可消渴、解熱,做成葛根湯治療感冒,磨成葛粉也具有多種特殊療效;嫩葉能當野菜,老葉為飼料;花可煮茶且烹製鮮美菜餚,藤莖可編籃做繩。《詩經.葛覃》中「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維葉莫莫。是刈是濩,為絺為綌,服之無斁。」意為葛藤滿山遍谷地蔓長,藤葉如此青翠茂盛,將葛藤割下蒸煮之後,取其纖維織成細布與粗布,不管是細布或粗布做成的衣裳,穿著它都不覺厭倦。可知遠溯至周朝時代即已知取葛藤的莖皮纖維織布了。於是彷彿認識新朋友般,每次經過它時,總忍不住要仰首尋找那蝶形般美麗的花蹤!
初冬的山野,鵝掌柴、裡白蔥木的樹端擎著淡黃的繖形細花,羅氏鹽膚木也頂著一樹紅褐色的扁形核果,這可是原住民的替代鹽呢!有台灣紫珠之稱的杜虹花,已是一片深紫果實垂掛,紫果綠葉交織出一簾的秀逸明美。此時山野引人注目的除了含苞的茶花之外,便是全株散發特殊果香的芳香萬壽菊了,它不止可煮茶、烹調、驅蚊,秋冬季節更是綻放出陽光般燦爛的花朵,最初是居民帶上山栽種,因生命力強,剪枝隨意插種庭園、門口、山坡等,如今到處已是一片迷人的亮黃了……
親愛的T,雖已入冬,植物仍努力的散發光彩、完成任務,展現出其豐美的外在與內蘊。於是採一把陽光花朵瓶插生命的書案,人不知不覺就被照亮了,即使青春已遠,冬天來到眼前,內心卻是一片安恬的馨暖。♣

芳香萬壽菊  圖/琹川
芳香萬壽菊 圖/琹川
葛藤  圖/琹川
葛藤 圖/琹川
杜虹花 圖/琹川
杜虹花 圖/琹川
台灣油點草 圖/琹川
台灣油點草 圖/琹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