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不「呷教」

5

十二月中旬,高雄天朗氣清,在佛光山拜見了星雲大師,大師略微消瘦了,但氣色極好,心情也非常好,見了我還說:「素惠還是一樣漂亮。」讓大家都非常開心。
回來後,拜讀了大師的三篇〈我不是「呷教」的和尚〉大作。其實對大師的生平已略有所知,但看了這三篇大師自述的文章,對於大師由年輕到創立了佛光山所走過的路,他所堅持的原則,更加佩服。
大師堅持不要做呷教的和尚,而堅持要讓「佛教靠我」,不要有「我靠佛教」的想法。這句話,一直是大師心中的一盞明燈,經常這樣充電,甚至發光,增加了信心力量。大師從小養成的觀念就是如何報答佛教的恩惠,不能長期的靠佛教吃飯,應該對佛教有所貢獻。這應該就是後來佛光山成立了許多公益事業慈善機構,貫徹大師的「佛教靠我」的理念。
星雲大師推動人間佛教,宣揚佛教精神,將文化的、教育的、生活的、幸福和諧的佛教思想和信仰推行到人間。大師年輕時也曾經想過,既然出家,就要修行,但他又想到,假如閉關修行有成,到了西方極樂世界、東方琉璃世界,那許多供養他的人還在娑婆世界,他們怎麼辦呢?所以他就打消了這種只為自我成功的念頭。因此,大師年輕時就開始一步一腳印的講經說法,推動念佛會,推動鄉村教育,推動兒童教育、藝文寫作,為青年人辦補習班,為老年人組織念佛道場,這一生就不會做「吃教」的人了。
大師患有糖尿病幾十年了,深受糖尿病之苦。他自己認為是年輕時常常挨餓所留下的後患,當時年輕臉皮薄,大師的個性也不願打擾人家,幾餐沒吃也不好意思開口,只好自己餓著肚子離開。因此,大師發願要「給人方便」,在佛光山齋堂裡面,吃飯的時候,你進去坐下就吃,吃過了以後,你就離開,也沒有人問你,避免了尷尬。這樣就不會像大師年輕時的遭遇,餓了幾頓沒飯吃,也沒有人關心,大師以自己的經驗「給人方便」,這是佛光山周到體貼之處。
今天佛光山在全球有二、三百個道場,把佛教帶到五大洲,同時還有孤兒院和養老院,小學中學和大學,照顧孤兒和貧困子弟,讓他們可以受到良好的教育。佛光山有一個行事根本原則,那就是「非佛不作」。所有一切與佛教有關的,只要是弘揚佛法,就是蝕本,奉獻、犧牲、服務,星雲大師認為也都是應該的,但說佛光山經營商業,是萬萬不會的。因此大師澄清外界說他是比王永慶先生更會經營商業的「商業和尚」,甚至於還有人說,台灣經營事業中,大師是最有商業頭腦的人,但大師一生都沒有接觸過金錢,雖然辦有很多的佛教事業,都是別人經手管理,他只是其中的一員。他也像信徒布施護持佛教一樣,把這許多稿費、版稅和一筆字的收入,全都捐給佛光山建設,因此都是為了弘揚佛法和慈善事業,不能說他是「商業和尚」。
星雲大師認為能夠施恩惠於人,就表示我是一個富者;假如,每天只跟人家化緣,乞求人家的布施,那才是一個貧窮的人。所以大師在事實上、在形相上,儘管什麼都沒有,但是在意志上、精神上,全世界都是我的,也就成為了所謂「富有的貧僧」。
大師本著初心「不呷教」,弘揚佛法,成就了佛光山成為今日佛教界的光輝。
星雲大師的一生給了我們許多的啟示,他從小在極端的困境中奮鬥,有志向不屈服於現狀,務實做起,從不好高騖遠,做好了一個煮飯的和尚開始,做慈悲行善的和尚,貫徹佛教的精神,星雲大師平等對待眾生「是法平等,無有高下」,弘法建寺,安僧度眾的道路,他提倡人間佛教,關懷社會眾生的疾苦,他的佛教理論「以無為有,無窮無盡,無限無景」,開創了五大洲六大洋的佛教事業。
有幸、有機緣得以親近大師,我的感受是︰
一、星雲大師是宗教家,有包容之心,不像他教的排他性,他能融合各宗教,例如各宗派神明均到佛光山共賀春節,也曾為天主教主教單國璽辦追思會等,寬宏的胸懷,讓大師開創的佛光山更加恢宏。
二、星雲大師是慈善家,他本著布施喜捨做功德,以無為有,以空為樂,關懷他人,他在世界五大洲建立了醫院、學校、並且贊助了許多其他宗教寺廟,他更以感恩之心回饋社會,讓每個信眾,甚至到佛光山都可免費嘗到一碗美味的感恩粥,幫助許多孤兒求學就業(星雲大師的大愛澤被蒼生),讓許許多多需要幫助的人受惠。
三、星雲大師是思想家,大師有崇高的政治智慧,他的話語集結的著作如《佛光菜根譚》,以及數百本的著作,都展現了高度的人生智慧,以及政治智慧,舉凡兩岸三地政治上有波動,大師的幾句話就可起穩定人心及大局之效。
大師的風範令弟子們佩服、敬重,高山仰止,再次向大師表示崇高的敬意。
江素惠(香港/香江文化交流基金會主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