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台 俄羅斯篇 俄烏衝突升溫 引發連環效應

4

胡逢瑛(桃園市/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克里米亞副總理穆拉多夫日前表示,由於刻赤大橋完成之後,克里米亞將與敘利亞共組聯合航運公司。這項決策顯示俄羅斯會加強亞速海域的安全防衛,而這會迫使烏克蘭作抉擇,是否要背水一戰奪回亞速海域。
上個月底,烏克蘭三艘軍艦進入亞速海,遭到俄羅斯邊防軍扣留。不僅如此,俄方認為烏克蘭正集結軍隊,企圖在月底發動武裝行動奪回新亞佐夫斯克港口,以期在靠近俄羅斯邊境處,封鎖亞速海域。
烏克蘭的舉動被俄羅斯總統普亭定義是戰爭分子。那麼,美國是否增兵烏克蘭,並且提供攻擊性武器,將成為戰爭是否一觸即發的關鍵。
由於普亭在亞速海峽危機的敲山震虎動作,讓美國總統川普不得不在G20峰會前取消「雙普會」,美俄領導人延宕會晤,使得美俄之間無法就削減新階段的戰略性武器進程,以及削減中短程核武條約兩方面問題進行討論。其結果將導致俄羅斯強化在克里米亞部署飛彈的可能性,這使得德、法特別關注俄羅斯的後續軍事動作。
俄羅斯當前要擴大黑海與地中海之間的航運商務,這樣俄羅斯的海上軍事力量將會增加,未來海運關乎著俄羅斯的新航運路線,普亭必然提高軍事部署。
而敘利亞的重建工作,將使得俄羅斯軍事和經濟擴張變得合理,西方的干涉能力,已經顯得蒼白無力。海權的爭奪大戰,是中俄崛起的共同特點,而烏克蘭是否成為西方對抗俄羅斯的死士,這是俄羅斯最大的挑戰。然而,川普與美國聯邦調查局以及兩會兩黨之間的角力抗衡,已經重挫了美國決策速度,軍事馳援將顯得雷聲大而雨點小。
這樣一來,中美貿易戰,更加催促中國大陸減少美元儲匯,俄羅斯與中國大陸進一步聯手弱化美元地位,積極推動本國貨幣交易,美國的經濟恐會持續萎縮。
川普與中國大陸的貿易戰是損人不利己,導致中俄加速海外地緣勢力的擴張。倘若美國不能更弦易轍,戰略自私還會持續失去盟友的支持。那麼,美國權力江河日下,將不是詛咒,而是趨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