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耳曼慢活後花園】與自己和好

34

文/皮爾斯夫人
十一月的德國秋假,我看見了那個想要積極改變兒子的自己。因為那個動機,我帶著兒子去內觀學習四天的觀息法課程,連同六個半小時的車程,遇見了許多友善溫暖的人。
因為誤點沒趕上其中一班火車,意外遇見了一位在巴黎定居、工作的德國女士。我們不約而同誤了點,卻因此多了兩個小時,一同坐在火車站內喝著咖啡,聊了好多關於彼此的點滴故事。
這位女士的兒子十九歲了,她一聽到我要帶恩典去參加兒童內觀,直呼好巧!她前一陣子才聽朋友提起內觀,也想讓兒子去參加。她看著恩典坐不住的鬼靈精怪樣,跟我說,她的兒子在恩典這個年紀也是這樣。但她說,你不用擔心,很多孩子無法適應這個世界的教育體系,尤其男孩子,體能過於旺盛,大部分要到十三歲後才能穩定下來。她的兒子因為小時候過於頑皮,也讓她大傷腦筋,但到了青春期,成績卻愈來愈好。
聽著她的分享,我當下真的有一種感覺,是上天派了這個人來解我心中的難題。
因為,恩典上了小學後,是老師眼中不好搞定的那種小孩。雖然我跟先生從一次次跟老師的會談裡,逐漸調整我們對孩子的教養方式,但我仍然感到很挫折。這個生活中「好友」與「正義」的比例多過於課業學習、跟我一樣有注意力不集中症的小孩,會在上課時神遊,當他覺得不合理時會跟老師頂嘴;這個擁有兩種極端特質的雙子小孩,溫柔可愛時會融化掉大人的心,但當魔鬼占領了他的心,又會變成暴怒使壞的小孩,讓爸媽頭疼不已。
在內觀中心,我又遇見了另一位媽媽,跟我聊到單親的她如何帶大兩個孩子。她的大女兒不在學校的體制內學習,目前已經十八歲了,身心都發展得很好,也準備要念大學。她說,孩子在學校的成績只是一個學習的面向,她更在乎的是,孩子在學校學習時過得開心嗎?當我聽到那句話, 淚水突然在眼眶裡打轉。因為,自從恩典上小學後,面對這樣聰明的一個孩子,我是真的很在意他的學習成果,同時也很在乎他的品格發展。
與不同女性的對話,讓我反省、沉澱著自己。當初帶兒子去內觀,是想要改掉他在我這個媽媽眼中的小缺點與小毛病;但內觀中心五天回來,我卻看見了,是身為爸媽的我們需要鬆動與改變。還有,內觀期間流產四次的內傷再次浮現,也想起每回恩典跟我提起他想要弟弟、妹妹時,我都是用一種強硬的態度與迴避的方式回應他;但內觀之後,我學會了溫柔以待,跟自己的內在和好、和解。
搭火車回家的途中,恩典跟坐在一旁的四歲小妹妹一起畫畫,看到他那麼喜歡當大哥哥的溫柔模樣,那一刻,我第一次真正了解了他的心情。看著看著,我的眼淚就掉了下來,心中一直跟他說:對不起,媽媽以前沒有聽見你的心聲。同時,我也在這趟與兒子單獨相處的時間裡,發現了他的叛逆不是故意的,而是因為生活裡出現了一些情況或衝突,而我並沒有真正做到傾聽與同理。
此行的收穫,感覺是上天透過內觀,讓我跟自己的生活與內在中,更多未和好與和解的部分,進行了一回完美的療程。這內觀強而有力,沒教課、沒上師,但上天送來的人、事、因緣,全都那麼剛剛好地加持著我,要我繼續往更好的方向趨近。此刻,對於這一切奇妙的發生,真的只有深深的感謝與臣服。

沒教課、沒上師,但上天送來的人、事、因緣,
全都那麼剛剛好地加持著我,要我繼續往更好的方向趨近。
圖/皮爾斯夫人
沒教課、沒上師,但上天送來的人、事、因緣,
全都那麼剛剛好地加持著我,要我繼續往更好的方向趨近。
圖/皮爾斯夫人
恩典在內觀中心開心地練習敲鑼。
圖/皮爾斯夫人
恩典在內觀中心開心地練習敲鑼。
圖/皮爾斯夫人
義工媽媽們每日也有三個小時的靜坐。圖/皮爾斯夫人
義工媽媽們每日也有三個小時的靜坐。圖/皮爾斯夫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