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顧國際指責 日重啟商業捕鯨

8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日本政府二十六日正式宣布退出管理鯨類資源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明年六月底生效後,將從明年七月起重啟中斷三十年的商業捕鯨。二戰後,日本幾乎沒有退出國際組織的先例,此舉非常罕見。這項內政抉擇,將使日本在外交面臨國際社會指責。
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表示,過去三十年間,日本一直在尋求可持續從事商業捕鯨的解決方案,但是看不到主張保護鯨魚國家的妥協,而九月在IWC大會上提議重啟部分資源豐富鯨種的商業捕鯨提案遭到否決時,日本已明確知道,在捕鯨問題上,不同立場無法在IWC共存,而有此次決斷。
日本政府表示,為緩解國際壓力,未來捕鯨範圍限於日本近海、日本專屬經濟區(EEZ)內,不會深入南極海,且將依從國際法以及IWC採取的計算方式推算年捕撈量的限制,避免影響鯨類生存,且未來仍繼續向IWC提供數據,為國際資源管理做出貢獻。
然而,國際間圍繞捕鯨問題的對立預料仍將因而加劇。澳洲政府已立即發出聲明表示遺憾與失望,重申護鯨立場,將力促日本重返IWC。日本過去也曾有退出IWC之意,但在美國壓力下撤回,美國並威脅將在其專屬經濟區內限制日本漁船作業。未來日本在國際談判中,恐將面臨反捕鯨國的反撲。同為捕鯨國的挪威與冰島則支持日本,質疑IWC的機能與運作有缺失。
《每日新聞》等日媒指出,「政治主導」使日本過去重視國際協調的戰略產生重大轉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身的山口縣下關市、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選區和歌山縣太地町是古法捕鯨發源地,安倍十月底在眾院公開表示將尋求早日重啟商業捕鯨的機會。
選在東京奧運前
外交好感度打折
外務省內部擔憂此舉將使日本與「準同盟國」澳洲、英國關係惡化,衝擊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日本明後年國際外交活動不斷,包括日皇明仁讓位儀式、二十國集團(G20)峰會及後年的東京奧運,若抗議活動激化,可能影響日本在國際的好感度,「可說是選在最糟糕的時間點」。
配合IWC一九八二年通過禁止商業捕鯨公約,日本在一九八八年停止商業捕鯨至今三十年,但為收集科學數據以重啟商業捕鯨,期間仍持續在南極海域及西北太平洋進行科研捕鯨。
日本鯨食文化上溯至萬年前的繩文時代,江戶時期鯨魚成為飲食重要一環,戰後日本缺糧,鯨魚做為主要動物性蛋白質來源比例高達四成。鯨魚也成為日本藝術的一環,鯨鬚、鯨骨用在文樂人偶、弦樂器等。
日本媒體指出,現在食物不虞匱乏,日本鯨魚消費量已相當低迷,為此失去國際信賴,得失之間讓人打上問號。

日本未來捕鯨範圍限於日本近海及專屬經濟區內,不再深入南極海。圖為日本在北海道以科研目的捕起的小鬚鯨。圖/美聯社
日本未來捕鯨範圍限於日本近海及專屬經濟區內,不再深入南極海。圖為日本在北海道以科研目的捕起的小鬚鯨。圖/美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