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經典】憂鬱小生雷震

23

在那個電影明星是真正「天上明星」的年代,華語影壇女星得令,一個一個百媚千嬌,搭配在這些鮮豔名花身邊的護花使者,也同樣有形有款。論氣派,有皇帝小生趙雷;論活潑靈動,有喜劇聖手陳厚,張揚的青春颯爽,喬宏的穩重成熟,在在讓人印象深刻。雷震在此間,以其獨特的出眾風度,吸引多少人的目光。他一出道,就被所屬的香港電懋公司安上一個「憂鬱小生」的頭銜,倒不是說他性格陰鬱、戲路悲苦,只是,出身上海世家的他,眉宇之間自然帶有一股難以形容的書卷情致,與胞妹樂蒂二人,幾乎是當年華語影壇氣質最佳的一對男女明星。
淡澈柔秀君子風範
幸好,「憂鬱」二字並非魔咒,倒是「小生」——自雷震一九五六年出道至一九七一、一九七二年息影,十五年的演員生涯裡,除了特別客串或偶爾過過戲癮的反派演出,他一直是小生形象,並未轉型成「中生」,直到晚年,我們才有機會在《古惑仔》片集和王家衛導演的《花樣年華》裡,看到他的「老生」扮相。尤其《花樣年華》,仍然是那份淡、澈、柔、秀的君子風範,遙遙呼應著電懋時期,和林黛、尤敏、葉楓、葛蘭、丁皓等多次搭檔的「憂鬱小生」風采。
既云「憂鬱小生」,可見文藝片是雷震的正本戲路。甫出道便挑大樑的《金蓮花》,雖以林黛為號召,只見她扮演歌姬金蓮在台上媚眼一拋,台下雷震飾演的大少爺輕輕一笑,瀟灑出塵,整個銀幕都被他點亮了。與他銀幕默契最佳的玉女尤敏,合作包括《珍珠淚》、《家有喜事》、《小兒女》,還有讓人難忘的《桃花淚》和《無語問蒼天》。後面兩部都是苦情戲,前者尤敏因病不良於行,後者演的還受惡霸玷汙懷孕的啞女,雷震則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弱書生,但文弱歸文弱,英挺的男子氣概分毫不少。這些作品之所以好看,正是由於這種無可奈何的幽怨,勾出多少觀眾感同身受的眼淚,進而生成憐愛之心,希望電影裡的那對戀人能有美善的結局,正如我們希望自己的真實生活也能一樣。
早期作品多已失傳
雷震在武俠片當紅的年代,也與胞妹樂蒂合組金鷹影業公司,創業作《風塵客》與繼之的《太極門》,都與他既有的銀幕形象迥異;《風》片裡他飾演浪跡天涯的劍客,破草笠,爛鬍渣,頹廢中又見剛狠,《太》片裡他飾演背叛師門的孽徒,皆有發揮餘地。
不過說起他的早期作品,有太多都已失傳,只能透過劇照、文字,自行想像。比如陶秦導演、好萊塢歌舞片《孤鳳奇緣》(Lili)翻拍的《小情人》,原版電影講的是在戰場上受傷跛腳的芭蕾男星,遁隱小馬戲團演偶戲為生,少女莉莉投親未遇,棲身團內,兩人由惡言相向到最後相濡以沫。雷震出飾這位偶戲演員,光看劇照就覺得十分吸引人。
王萊首度獲頒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的《人之初》,雷震演誤入歧途的逆子,偷盜殺人,壞事作盡,刻畫社會底層小人物血淚,加以電懋文藝片一貫涵泳的人情義理,可惜也失傳。
還有一部「看不到」的雋品——雷震和葉楓合演的喜劇片《睡美人》。雷震演為生活汲汲營營的小白領,葉楓演「睡美人」,據說幽默風趣,但畢竟只是「據說」,如今依然「看不到」。
但話說回來,「憂鬱小生」喜劇演得還真好!雷震在掌握戲劇的節奏上,自有一套韻律,不管是《四千金》裡的富二代,《溫柔鄉》裡詭計多端的表弟,還有更好笑《花好月圓》,「玉堂春」的故事,葉楓大唱北方小曲,雷震詮釋不識紅塵俗務的天然呆貴公子,淪落街坊打更為生還呼呼大睡錯過時辰,令人捧腹。
回首片廠明星的歲月,雷震在從影期間每年大概都有四、五部作品推出公映。二○一一年香港電影資料館舉辦電懋名作回顧展,雷震出席開幕晚宴,何其榮幸與他有過一面之緣。當時的印象記憶至今,原來從《金蓮花》到《花樣年華》,演過光緒帝,演過哮天犬,演過樂隊領班,演過飛行機師,銀幕上那麼人性的詮釋,那麼尊貴、潔淨的呈現,雷震始終沒有改變過。

《人之初》與王萊圖/陳煒智
《人之初》與王萊 圖/陳煒智
《光緒》圖/陳煒智
《光緒》圖/陳煒智
圖/陳煒智
《小情人》 圖/陳煒智
圖/陳煒智
《萍水奇緣》圖/陳煒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