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從老布希總統的喪禮追悼辭 看生死文化(三)

32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專任教授)
一九四五年九月十八日,布希從海軍光榮退役,在兩年的服役期間,他駕機的飛行時數共有一千二百二十八小時,完成了一百二十六次在航空母艦上起降,執行過五十八次的戰鬥任務。布希雖然沒有直接擊沉日本軍艦那樣的重大戰果,但在座機被日軍防空砲火擊中時並未放棄戰鬥任務,在跳傘前還冒死完成轟炸任務,算是拚命奮戰,勞苦功高。最重要的是,他九死一生,大難不死,成為最後一位參加過二次大戰,而且是在前線作戰的美國總統。
在天下承平的時候,跳傘是一種高檔的極限活動,但是布希人生中的第一次跳傘,一點都不好玩,那是他的戰機被敵軍砲火擊中,千鈞一髮,不得不跳。所幸在落海之後,死裡逃生;因為跳傘讓他重生,所以後來布希就不定期以跳傘來慶祝自己的生日。這真是一個非常奇特的生死觀與人生觀,就是將浴血奮戰中的「生死交關」經驗,轉換為歡樂的「慶生活動」,特別是在七十五歲、八十歲、八十五歲和九十歲的生日時,老布希都以跳傘來慶祝。然而,到了後期他的健康每況愈下,必須以輪椅和電動椅代步,年歲愈高,「跳傘慶生」的傳奇色彩就愈濃厚。
老布希最後一次跳傘是九十歲那一年,二○一四年六月十二日,他從直升機上一躍而下,高度二千米。不過,那時候他的體能已經無法獨自完成跳傘活動,全程需要由陸軍「黃金騎士」跳傘隊的一名隊員貼身協助,兩人綁在一起,共用一個降落傘。落地時,老布希無力抬高已經癱瘓的雙腿,重重地摔在教堂前的草坪上,不過安然無恙。提心弔膽地等候著的親友們一擁而上,把老太爺攙扶到輪椅上,接回家中。
談了以上的歷史回顧之後,我們再回到喪禮追悼辭的內容。小布希總統在追悼辭中,特別提到了老布希總統參與二次大戰的生死經驗,對於同袍戰友為國犧牲的終生悼念,以及遭逢幼女夭折的悲傷經驗,但是完全沒有提到父親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的任何事蹟或豐功偉業。悼辭的內容主要是以兒子回憶父親豐富的生命智慧、豁達的生死態度與深刻生死哲理為核心,再談到老布希的愛國情操與服務熱忱,虔敬的宗教信仰,不居功、有擔當、平易近人、與人為善的品格特質,待人處世的高尚風範,樂觀慷慨,熱愛戶外活動,留給子女的言教與身教,以及幽默感人的生活小品。
小布希說道:「一直到他最後的時光,爸爸的生命很有教育意義。隨著年歲的增長,他教導我們如何老得有尊嚴、幽默和善良,而且當上帝最後召喚時,如何帶著勇氣和喜悅在應許的國度面見祂。」由此可以看出老布希的豁達的生死觀與生死智慧,以及他對子女的言教與身教。
談到老布希的幽默性格,小布希也不惶多讓,可以說父子都有幽默的基因。在追悼辭中,小布希特別談到老爸的幽默性格,他說道:「他很愛笑,尤其是自我解嘲,他會逗弄人,但從不出於惡意。他能藉著一個好的玩笑來展現良善價值,這就是為何他挑選辛普森(前聯邦參議員Alan Simpson)來致詞。(來賓笑聲)。在電子郵箱裡,他有一個朋友圈,專門分享及收發最新的笑話。他還為笑話的優劣分等級,稱為「經典布希制」,罕見的七級和八級就是大贏家,不過大部分是限制級笑話。(來賓笑聲)」
小布希還談到老布希廣結善緣的性格,不但慷慨包容,是大家的良師益友,而且還不計前嫌,他說道:「他總是能夠慷慨付出。許多人會跟你說,老爸成為他們生命中的導師或慈父的角色,他會傾聽,給予安慰,儼然是他們的好朋友。我想羅茲(Don Rhodes)、布蘭頓(Taylor Blanton)、南茲(Jim Nantz)、阿諾史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都是,其中最讓大家想不到的,是曾經(在一九九二年總統大選)擊敗他的柯林頓(Bill Clinton)。我跟兄弟姊妹提到這群人的時候,都說他們是『異母兄弟』。(來賓笑聲)」(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