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劇場】 現實的另外一面

5

熙攘的城市裡,人們來來往往、有目的沒目的,等待電車、盯著手機、三三兩兩對話,仔細聆聽,霎時耳朵裡就充斥了各種焦急、無可奈何、抱歉、憤怒等所有不安的話語……空氣裡的波動,在每日的例行道路上我們再也熟悉不過。《妄想代理人》劇集第一集的開頭,用觀察者的角度,瀏覽並收集了城市裡最日常的人間景色:聲音、影像,以及大多數人的情緒。
今敏於二○○四年創作的《妄想代理人》,是生平唯一的電視動畫劇集,一共十三話。不同於他的動畫電影,濃縮地大量使用虛實交替以及時空轉換的技巧,劇集裡更強調在這些技巧裡充分敘述故事,一話就是一個故事鋪陳,懸疑小說般地漸漸把故事推到更廣更深。
「球棒少年」是個核心議題,他神出鬼沒,一開始只是個攻擊玩偶設計師鷺月子的懸疑人物,後來開始對走投無路的人進行攻擊,最後形成城市裡的威脅,甚至毀掉城市。劇中進行調查的兩位刑警,是最後洞悉「球棒少年」背後真相的關鍵人物,因為這個調查,他們也各自捲入自己的心理與人生危機。但直到結局,這兩相對立的虛與實,並非我們意料中的邪惡與正義。今敏要告訴我們,他的推演不過是在提問,只是點出了現實社會裡人們在文明裡的通病:總有人可以正視黑暗,但大部分人習慣逃避。
「球棒少年」就是我們所逃避的一切負面情緒,那是我們以為可以逃避和壓抑的,有些部分進入睡夢中,成為我們的夢魘;有些變成我們人格的另一面,藏在某些上癮的事物活動中;有些就直接透過我們的情緒,散布在空氣中,成為城市結構的一環。
不管是哪一種壓抑或逃避,所有被球棒少年攻擊過的人們全都鬆了一口氣,球棒少年承擔了所有的壓力或自我逃避或自我責怪,大家就可以輕鬆而假裝天真的過每一天。
劇集裡另一個相對球棒少年暗黑不安面貌的對照組,是設計師鷺月子第一個設計而暢銷的玩偶小狗麻露美。在球棒少年幻化成城市黑暗風暴的當下,牠也成為城市裡人人瘋狂追逐的人氣玩偶。球棒少年和麻露美是城市裡人心狀態的一體兩面,一個是人們不願面對的負面情緒,一個是讓人以為世界就是天真平和的空虛寄託。
相對於今敏前後的其他作品,《妄想代理人》更企圖接近(日本)現實社會底層的人心狀態。我們所看到的城市風景,不僅是結構與表面流動,更多的是我們不願去看的、或是忽略的,但總是集結起來,變成我們共同呼吸的黑暗或表面慰藉,例如每個星期一的「Monday blue」,或者某種追逐的小確幸。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