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向總辭的台大行政團隊致意

35

「Luisa(筆者西文名字),去年我見到的你們那位學術副校長在哪兒?我來問候他一下。」
「咦!就在你面前,剛剛致詞歡迎大家的郭大維代理校長啊!」
十一月十五日台大九十校慶,國際處舉辦全球校長論壇,計有二十位校長,四十位副校長,總計一百七十六位國際貴賓蒞臨祝賀。前港科大副校長、現為泰國亞洲理工大學校長的E.W聽完我的話,驚訝的表情、鏗鏘的語調、直覺的反應貼近我耳邊大聲說出來:「哈?他怎麼老那麼多!」
台大從一月五日校長遴選結果出來,迄今三百多個日子,我們無暇發現自己的老態,反倒是別人一眼看穿。如今,老了就是老了,回不去的青春,可喜的是校園的一切終將平順接續啟航,接力交棒向前跑。這一年「堅持」的,還有大家看不見的「沒有聲音的代理行政團隊」,像在公路上行駛,要隨時防範突然從馬路兩旁衝出來的臭鼬,要閃躲牠,不想聞牠奇臭的氣味,又不忍心撞牠,但不能讓自己翻車,方向盤迅速轉個角度又得立刻轉正向前行。
這一年,是台大的九十周年校慶;為了九十校慶,允諾承擔了許多國際活動。孰料內有各種紛擾,外有各種阻擾,平添許多困擾。但是行政團隊不能跟著起舞,不能跟著情緒,必須振作精神,只做不言,就像西班牙文的俚語說:「壞天氣還是要有好臉色。」我們不是只有自己人,我們還有很多可敬的好朋友,全球各地的國際高校夥伴。
我們要展現台大該有的風範,該有的容顏,該有的節奏,該有的高度;球賽中受傷的球員要自己調適,對手不會拱手讓金杯。因此,我們不讓台大顯醜態,不是為了要繼續代理,我們全力以赴但求覆巢仍有完卵,如此方有新生。
十二月十四日台大管理學院「EMBA七星級樂團公演」,前排的貴賓席老師在後台準備表演,只有曾任副院長的胡星陽教授和我常坐在前欣賞,從頭到尾近四個小時,兩人邊欣賞邊聊天,有老師唱著《堅持》,祝福台大早日有校長。音樂響徹雲霄,胡教授得貼近我耳邊說:「學校在如此艱難的時刻,還有老師願意在行政團隊服務,實在十分難得,一定很辛苦。」聽完當下,頓時讓我覺得比音樂更感人。
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看到「台大有校長了,教育部發校長聘書」的新聞標題後,輕鬆的剎那所有的疲憊都冒出來了。原來,疲憊是意志的隱形,在事情終獲解決之後,疲憊終於可以釋放了。葉教授(部長)說教育部是被驚嚇的部會,台大的行政團隊何嘗不是「被驚嚇的單位」!
從楊泮池校長卸任、校長遴選迄今這一段時間,台大行政團隊也歷經兩位代理校長、兩位財務副校長、兩位主祕、兩位教務長、兩位學務長、兩位總務長,但是台大行政團隊沒有荒腔走板,沒有忽冷忽熱,沒有停滯懈怠,堅持等待的就是躲過臭鼬,順利交棒駛向前方。
走過二○一八年最後這一天,明天將是嶄新的開始。一年前就蓄勢待發,要為大家服務的台大新行政團隊將可以大步邁前。我是舊行政團隊的一員,厚顏書此不覺慚:應向校務評鑑訪評時,國內外委員口中「兩百分的代理校長」郭大維教授和總辭的台大行政團隊說聲「謝謝」。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