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做生命書 傳承人生智慧

13

「惠珠,上天惠賜的明珠。」從小覺得名字俗氣的高惠珠,年歲漸長才明瞭,在重男輕女的年代,這個名字意味長輩多麼疼愛她,「何其幸福啊!」
高惠珠是郵務人員,退休後朋友介紹她到屏東畢嘉士基金會服務,協助弱勢長輩用餐及製作生命故事繪本。在一次次生命交流後,她也著手挖掘自己的故事,但在準備的過程中,只要提起媽媽就哭,才驚覺母親驟逝的打擊並沒有隨著歲月消散。
「那一天,母親要我把棕葉洗一洗就出門去喝喜酒,沒想到從此天人永隔。」高惠珠難過的說:「我再也沒有機會對媽媽說我愛妳。」父親從此意志消沉,一夕之間,就讀高三的她代理母職,一天得打2份工,賺弟妹上學的錢,後來考進郵局、結婚直到眼睛病變才退休。
回溯生命 學習不斷放下
以前高惠珠沒有在意自己有多勞累,回溯成長歷程才發現「內心小孩」在哭泣,從失學到逼自己堅強、姐代母職照顧弟妹的不甘與壓力,不會因為不在乎而自動消除!但是當她不再壓抑悲傷,內心就充滿愛,想去撫慰更可憐的人,「原來坦然接受自己的情緒才能真正釋放,人生就是一連串學習不斷放下的過程。」
對親人的思念轉化為力量,存在她記憶中的言行都變成了與人分享的素材,如媽媽沒受過教育卻侍奉公婆至孝,管教子女嚴厲又不失慈愛,「有次我和鄰居哥哥、姐姐一起偷摘農家的土芭樂,咬一口好酸好澀,隨即扔掉,媽媽拿著菜刀,刀背架我手上說:未經主人允許,不可以偷摘,更不能糟蹋食物!嚇得我哇哇大哭。」她把媽媽說過的生活諺語記下,如頭過身就過、錢無兩個圓不響、做人要認分和懶惰就吞涎(不勤勞只有羨慕的分),這些正直、勤奮、守本分的小智慧都能為人塑造良好品格。
回溯生命歷程,高惠珠還體會到「遺憾也許是上天給的最好安排」。國中的時候她成績非常好,卻無法報名高中聯考,因為爸爸住院,經濟窘迫,連100塊報名費都繳不起,媽媽不忍心她一直哭,詢問要不要和鄰居女兒一起報考高職,儘管不喜歡商科,仍點頭答應;後來媽媽腦溢血,爸爸中年失業又喪偶,全家重擔都靠她,剛好運用了小叔叔送的算盤,當會計掙錢。
關懷弱勢 有愛不怕萬苦
命運迫使高惠珠教師夢碎,但是在郵局一樣可以圓夢。當她在窗口處理業務時,常常觀察需要幫助的小朋友,有次發現一個沒有上學的國中女孩,帶著小妹妹,表情驚惶來辦事,聊了一會兒得知爸爸過世、媽媽有精神疾病,孤兒寡母又常被人欺負。於是,高惠珠有空就到女孩家探望,女孩媽媽誤以為她是學校老師,陰錯陽差地建立友善關係。後來媽媽被安置到精神病院、同母異父的小弟妹也送到孤兒院,已成年的女孩只得一人住眷村。高惠珠常帶勵志書、有聲書給她,即便調了單位也保持書信往返,可惜女孩20歲因為一段失敗婚姻及與弟妹相處惡劣後也精神異常,進了病院。20年來高惠珠待她像親生女兒,更希望大家在聽了這段描述後,能多關懷邊緣人而不只是金錢補助。
為了彌補更多失學遺憾,高惠珠也在國小當說故事媽媽,學做生命故事書,再教給長輩。在她的生命故事書裡,有一部分提到了了她重視的信仰,女兒是佛光青年,兒子是資深童軍,自己與先生也在佛光山、福智當義工,這些年她感悟:「當你心裡有愛,再苦都熬得過去。」而每個人未必都成為大人物,可是一點擁抱、一句溫暖言語就可以讓所有遇見你的人生命更美好。未來她與畢嘉士基金會的夥伴要把大家的生命故事繪本改成劇本,邀弱勢長輩上台表演、傳承智慧,她相信,當辛酸被看見、被接受,這些長輩會更正向的安度晚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