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文集】巧遇余光中

16

我在詩人余光中(1928-2017)生命最後半年有一段巧遇。在政治層面,余光中引起不少爭議,他說:「大陸是母親,台灣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歐洲是外遇。」其實他忘了,不管我們喜不喜歡,我們還有美國這個「繼父」,而日本才是外遇。
撇開政治,余光中是相當有趣的人物。他就讀台大時高我父親三屆。我父親大一參加台大詩社,余光中擔任社長。父親的印象,余光中是帶著眼鏡,讀詩時搖頭晃腦的瘦小個兒。
2017年3月,余光中和余師母要我幫他的新書畫封面,重畫了好幾位英美詩人肖像,都不滿意。我乾脆畫了他的肖像當封面(圖一),沒被採納。這張畫我還留著。我幫他畫的插畫,應該是他老人家的最後一本書。
我和余老的相遇相當特別。2017年4月,九歌出版社編輯鍾欣純小姐來信,希望我為余光中老師的翻譯新作《英美現代詩選》繪製幾張詩人的畫像。鍾欣純小姐說,余光中老師和余師母看到我在《人間福報》發表的文章和插畫作品,因此邀請我來擔任畫人像工作。對我而言,這不是單純新鮮的經驗,而是一個挑戰,而終於不辱使命,獲得余老的感謝題字(圖二)。
我說余老的託付是一個挑戰,原因是我於1979年讀了一本顏元叔和余光中合著的書《文學漫談》。書中第二篇文章,是余光中對一本書《英美詩選》的評論。余光中認為這是在學術上一本不及格的書,給予很低的評價。有趣的是,這本書有詩人的插畫肖像,余光中也頗不滿意。他說:「(這本書)每位詩人在篇首各附畫像一幅,可是畫得很不藝術,幾乎可做漫畫觀。有些畫像與本人相去甚遠……」事隔近四十年,余光中也捲起衣袖,寫了《英美現代詩選》,也要在書中放詩人的肖像。而製作插畫肖像的責任,則交給我。由於我讀過他1979年的文章,知道他對插畫的水準要求甚高,因此卯足勁,認真畫,務求寫真,以免被余老評為「畫像與本人相去甚遠」。
我畫了英國詩人哈代、葉慈、湯默斯,和美國詩人狄瑾蓀、瑞格夫、R.S.湯默、斯賽克絲敦夫人等人。當中艾略特(Thomas Stearns?Eliot;1888-1965)畫像的初稿如圖三。沒想到余老想要的是線條簡單的素描,最後我重畫,是線條簡單的漫畫版本,真是始料未及。♣

圖二:余光中的感謝題字
圖/林一平
圖二:余光中的感謝題字
圖/林一平
圖三:作者繪艾略特
圖/林一平
圖三:作者繪艾略特
圖/林一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