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之至】書道.禪悅 李秀華

8

文/黃長春
《故宮法書精粹導讀》「晉唐篇」、 「宋代篇」、「元明清近代篇」三書的作者、國立東華大學中文系教授李秀華,不僅研究、創作與教學書法,也曾邀請年邁公婆在還能握筆寫字時,一起練字,「希望藉由習字的專注之情與變化之妙,為兩老平淡的生活增添樂趣。」
李秀華之所以喜愛書法,則是受父親的啟蒙之恩,因幼時常看父親寫字,耳濡目染中引起她對書法的興趣。(註❶)
李秀華的妹妹李麗華,朝陽科技大學資訊學院院長,曾說:「在我家,書法與吃飯睡覺一樣平常,卻也一樣重要,不可或缺。自我懂事以來,父親與姐姐常常寫字的形象深烙我心。姐姐清晨起來寫書法,常為了一幅作品的展出,背後所付出的卻是數十百遍的用心準備。不論在研究、創作或禪修方面,她的努力令人感動。每當有人讚美她的字時,她總是謙虛地答:我寫得不夠好,或許要到九十歲以後,才能趨近於『通會之際,人書俱老』的境界吧!」
「通會之際,人書俱老」是出自唐.孫過庭的《書譜》。書法要能達於融會貫通與運筆自如,須奠基於紮實的基本功,同時要能不畏艱難的勤學苦練,經過一段時間的沉潛與錘鍊,才能有人書俱老的火候呈現。李秀華期許自己,隨著年齡增長,能寫出「從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自然流暢線條與渾厚樸雅的書風意韻。
書道志業
李秀華在政大中文系時,參與社團親炙王愷和老師、施孟宏老師,亦曾參加王北岳老師的篆刻基礎研習。就書寫技巧上,王愷和老師叮嚀「學書有三戒」,即結構的不均勻與欹側,筆墨的不靈活與呆滯,還有為求突破創新所陷入的狂怪與庸俗。(註❷)王北岳老師則提醒,為臻至「善出」之自家面貌,須先「善入」古人之筆墨精神,靜觀天地之美與浩然之氣。(註❸)
是的!「師古人、師造化、師心源」是每位書家的必經歷程,李秀華亦不例外。她在大學畢業後,入敢覽齋謝宗安老師門下,又請益於寇培深、杜忠誥兩位老師,在深研篆隸與魏碑筆勢時,漸領受到現代書藝古法新用之活潑面貌。在師大美術研究所時,碩士論文得張光賓老師指導,開拓治學之眼界,領悟到寫字功固然重要,但「字外功」更為重要。在歷代名家經典之作中,觀古今、聞聖道,提升自己生命的高度。她在不惑之年時,前往香港中文大學攻讀美術史博士,蒙漢學家饒宗頤、莫家良等老師指導,對於藝術文化之深度與治學態度之嚴謹,又有了更深的體悟。近年受教於蟄居後山的許郭璜老師,對於書畫之理趣亦有初步之認識。
從其師承來看,篆隸楷行草兼學的她,即使是遊藝於現代書藝的「求變」,亦不失傳統法度中所追求的高雅雋永與精神昂然。誠如謝宗安老師強調寫行草要有蘭花的不俗;寫楷書要有蓮花的不媚;寫小篆要有竹竿的不弱;寫金文隸書,要有歲寒松柏的古樸渾成。(註❹)
李秀華特別感恩學書歷程中,蒙受諸多老師的指導,而對這些前輩書家盡心於書道教育的宣揚推廣和對後進的提攜獎掖,尤為感動。是以未來期許能秉承師志,飲水思源,以弘揚書道教育為志業,春風化雨,以愛還愛,將書寫的樂趣播散開來。
教學至今三十年的她,曾深入民間,指導一群中小學教師,以活潑、有趣的互動方式,引起學生學習書法的興趣,不僅如此,她還為新北市小學生,範寫生字練習本。她認為:「雖然電腦打字帶來許多文書處理的方便,但歐洲人還是主張提筆寫字,因為這有助於統合身心的協調性。而且漢字的硬筆書法與毛筆書法都經歷了實用性的『寫字』,而進入到藝術性的『書法』發展歷程,所以由硬筆書法的方便與實用切入,而後再與書法教育連結,可作為台灣目前書法教育所努力的方向。」(註❺)
書道禪修
李秀華潛居後山靜思學佛,她說:「以翰墨因緣,融入生活與禪修。游藝其中,能體會到靜定專一的清淨法喜,原來生命是可以如此悠遊的。書道能沉潛心性,可以此作為精進修行的方便法門。」(註❻)
為了讓心還原到最純樸的真如本性,她常於晨起提筆寫字,如以《華嚴經集聯》撰寫的隸書聯云:「香氣普薰於一切;大悲廣濟諸群生。」線條沉厚,筆墨中流露出一種安定的法喜與禪悅。
在二○○八年花蓮文化局美術館的個展中,她有一幅以行書作品引用參酌證嚴法師「靜思語」,詮釋人間菩薩的智慧與慈悲;整幅字規律中有些許自在,靜雅之中亦顯大氣。真正的美就是反璞歸真、妄盡還源,而所謂的菩薩行儀,就是活出「美」,是智慧地向內自省、淨化,亦是慈悲地向外布施、行善。
在書寫的歷程中,李秀華奠基傳統,避免媚俗,追求時代精神,力踐於生活中。她曾寫了一幅「無」字,濃厚的墨韻與縱橫的線條,呈現出現代幾何造形之美。筆墨之中充滿氣韻,莊嚴不失親切;規矩不失靈動,傾訴了佛法之精髓要義──「無」。
的確!也唯有「無我」,才能於塵世中,心無罣礙,包容萬有,愛鄰如己,關懷一切眾生。
李秀華期待能以書藝結緣,將書寫時有如禪悅般地這分清靜法喜,與眾人分享。
註釋:
❶李秀華著,《澄懷觀道─李蓮希書法集》,花蓮縣文化局出版,二○○九年五月,頁十一、十四。
❷王愷和撰,〈學書有三戒〉,《書友》第九十七期,一九九五年三月,頁六十一。
❸王北岳撰,〈析書.學書.知書〉(中國畫學會高雄區分會講詞),《藝壇》五十七期,一九七二年十二月,頁三十八。
❹謝宗安撰,〈我寫字與我談寫字〉,《藝壇》第三十七期,一九七一年四月,頁十三至十四。
❺李秀華撰,〈現代與古代書法的超連結—試論台灣硬筆書法教育發展現況〉,《中華書道》第九十四期,二○一七年三月,頁二十三與三十三。
❻同註❶,頁十七。
【活動預告】
2019年2月17日(周日)下午兩點,李秀華將於世貿一館國際書展雄獅美術展位C413簽書、揮毫,以書藝與讀者結緣。

李秀華以行書作品引用參酌證嚴法師「靜思語」。圖/李秀華
李秀華以行書作品引用參酌證嚴法師「靜思語」。圖/李秀華
李秀華以行書作品引用參酌證嚴法師「靜思語」。圖/李秀華
李秀華以行書作品引用參酌證嚴法師「靜思語」。圖/李秀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