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利空來襲 2019全球經濟不平靜

22

文/蔡祐宜(專業經理)
即使美國總統川普在美國聯準會(FED)去年十二月會議前夕,仍大聲疾呼別再升息,但聯準會又如市場預期般,進行了二○一八年度的第四次升息,將聯邦基金利率上調到百分之二點二五到二點五○的水準,從去年初以來,聯邦基金利率已經上調整整一個百分點。
但美國公債的殖利率並未如前幾次升息一樣往上走,反而呈現急遽下跌的態勢。到去年耶誕夜時,十年期公債殖利率已經從百分之三點二三下跌五十個基本點到百分之二點七三;兩年期公債殖利率也下跌了四十個基本點。
為什麼同樣是FED升息,但市場卻出現截然不同的反應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筆者先簡單介紹一下美國的利率制度。
聯邦準備理事會(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簡稱聯準會(FED),也就是美國的央行。聯準會由位於華盛頓特區的中央管理委員會,以及全美十二個主要城巿的地區性聯邦儲備銀行所組成,現任的委員會主席是鮑爾(Jerome Powell)。
自從美國在一九八六年廢除Q項條例(對於存款利率進行管制的相關規定)後,正式進入利率市場化的時代。而在所有與美元有關的利率中,只有聯邦基金利率(FED FUNDS TARGET RATE)是由政府所決定,其他利率包括存款利率、放款利率、公債、公司債券等利率,都是由市場的供需所決定。
因此,雖然FED去年仍如預期般升息,也在去年十二月會議後,在記者會中表示,二○一九年將可能視經濟情況,至多會有兩次的升息機會。但市場的各項利率指標,已經在反映二○一九年全球經濟所面臨的挑戰、美中貿易戰的後續影響以及油價大跌,使得通膨看起來離美國愈來愈遠的事實。
對川普總統而言,他最關心的應該是股市(擔憂股市崩盤影響下屆總統大選),因此他去年曾數次在公開場合中表明,不希望FED升息過快。但事實上,股市比利率市場更加的市場化,股價百分之百是由市場決定的。
股價的高低,雖然某種程度上,還是會受到像聯邦基金利率這種短期利率的影響,但實際上,影響股市的主要因素,是經濟前景以及市場資金的寬鬆程度,當然還有投資人的情緒。
資金面方面,由於後量化寬鬆(QE)時代到來,不僅美國早就開始縮減資產負債表(收資金),歐洲也即將開始縮表,甚至中國大陸從去年初也開始進行去槓桿、減債等一連串動作,單是這幾個大經濟體收縮資金的舉動,對於股市本身就是一個相當大的利空。
而對於二○一九年經濟前景的展望,國際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及國際貨幣基金(IMF),在去年下半年陸續調降二○一九年美國、大陸、歐元區、日本及台灣等經濟體的經濟展望。再加上美中貿易戰,看起來短期內並無達成共識的希望,以及油價大跌等負面消息,也讓投資人對二○一九年經濟情勢更加擔憂,恐慌指數飆高。
以上這些利空因素的總和,去年底全球股市大跌,也就一點都不令人意外了,筆者預期,二○一九年必定是個不平靜的一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