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政治語言和它背後的故事

6

執筆人:劉必榮/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作為一個政治觀察者,我們每一陣子都會發現一些政治語言出現。這些政治語言都很有趣,反映了說話者的個性,也註解了說話的時代。
最近最流行的政治語言是「勉予同意」。教育部長葉俊榮在「卡管案」歹戲拖棚一年多後,在耶誕節前夕舉行記者會,宣布對管中閔出任台大校長一事「勉予同意」。他曉得這和上頭的意思背道而馳,所以在簽了同意管出任台大校長的公文之後,也備妥了自己辭呈,行政院長賴清德果然也在次日葉俊榮提出辭呈後,立刻在上面批了4個大字:勉予同意。
一時之間,「勉予同意」變成坊間茶餘飯後最流行的一句話。勉予同意其實就是同意,只是講的人不太甘願,或想讓圍觀的人認為他不太甘願,或者想暗示自己有難言之隱,或者想保住面子,所以創造出來這樣一句不乾不脆的話。對葉俊榮而言,也許上述情境兼而有之。因為卡管案已經折損了兩位教育部長(加上葉俊榮自己,就是三位),現要找台階下台,總不能說「欣然同意」,否則前面卡管就沒正當性了,所以才搬出了這句耐人尋味的「勉予同意」。
九合一選舉時,姚文智在獲得民進黨提名競選台北市長時,也端出了一句政治語言:「丞相,起風了。」這是三國演義孔明借東風的故事,也是網路語言。可是此話一出,網路上就有人笑問:你說的丞相是哪一個丞相?是曹丞相還是諸葛丞相?一輸一贏差別很大。可惜姚文智選得不好,人們後來發現,原來起風了,起的不是東風,而是韓國瑜在高雄掀起的南風。
李登輝時代也曾用過兩個有名的政治語言。當他對自己的權力很有自信的時候,他用的是「著毋庸議」。意思是「這是我已經決定了,不用說了」。當年連戰曾請辭行政院長,李登輝就回了這四個大字「著毋庸議」。這是有點威權的語言。可是當他覺得自己不能主宰一切,或不想牽扯太深的時候,他也會批一個讓大家搞不清楚的裁示。最典型的就是拉法葉案。
對於是不是跟法國購買拉法葉艦,李登輝只在公文上批了一個字:「悉」。這是批公文的藝術,和許多主管只批一個「閱」是一樣的。在古代,這就是「朕知道了」。那「悉」到底代不代表同意呢?誰也不清楚。所以拉法葉案才會牽出後面一大串軍售醜聞的故事。
川普和他的團隊也創造了不少政治語言。最有名的是關於川普就職典禮的觀禮人數。白宮發言人史派瑟所公布的觀禮人數,遠遠多於媒體報導與電視畫面所出現的人數。當媒體對此提出質疑時,川普的顧問康威回答說,史派瑟所講的是「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這句硬拗的話讓多少人都摔倒在地上。媒體立刻批評,另類事實就是虛偽。
川普一直覺得媒體對他不友善,所以後來乾脆不提出自己的另類事實了,直接批評媒體是「假新聞」(fake news)。一下子假新聞變成了全世界流行的詞彙。假新聞有兩種,一是真的有心人在散布假新聞,一是政府把所有對他不利的報導都斥之為假新聞。這種「真的假新聞」,與「假的假新聞」並存的現象,反映了社群媒體的蓬勃,也折射了今天的政治環境。這些政治語言,也都成為後世研究我們這個時代最好的線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