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人間】與我曇心

18

文/林念慈
盼了幾夜,終於。
聽說是極其驕傲的花,開花的徵兆就是把頭仰起來,曇花一現,示現的不是清麗風姿,而是生命的態度;不管開心與否,安穩與否,別人看見與否,都讓自己飽滿起來,在月光下昂首。
猶記那年論文口考,以及畢業的夜晚,曇花都開了,於是她在我心底,變成一朵帶來幸運的花;這幾天恰巧是口考四周年的日子,口考當下有過不去的事情,畢業以後,還是有過不去的事情,但總會走過去。口考那天勞師動眾,永遠感激,感激是因為四年來雖然孤獨卻依舊被愛,於今,於未來都不能忘,而畢業後無比動盪,身心都是,有太多新的事物撞上來,有的能漂亮接招,有時鼻青臉腫。太多峰迴路轉,所以知道命運難懂,一直要學的就是坦然,哪怕不樂,也盡量雲淡風輕。
口考結束的那晚,又開了一朵曇花,月光的顏色和氣味,如夢,也確定不是夢。
覺得是上天的祝福,美好而溫柔,所以好高興,打從心底決定,一定要記得這朵花的樣子,因為那便是我在論文裡數度提及的,抒情的姿態。
用手電筒探照著千絲萬縷的花心,才知道自己原來如此想要知心,可是心這回事啊,凡夫都有,卻不容易知道,或者得到;所幸,我始終知道自己的心,知道自己的樣子,那也足夠,至少我還有餘裕,去看待所有美麗的事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