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子愷.護生畫集】牛也空兮人也閒

17

文/林少雯
騎牛已得到家山,牛也空兮人也閒,
紅日三竿猶作夢,鞭繩空頓草堂間。
──晉明禪師《牧牛圖頌》,虞愚書
從圖上看,日上三竿,牧童還在睡覺,極不符合農業社會的風俗民情。但也顯示出,在牧童的訓練下,由盲繩牽鼻開始拉扯、吆喝,甚而生氣、謾罵,牛仍執意抵抗並想逃走,牧童歷經千辛萬苦成功馴服牛性,如今繩子都用不著了,牧童能睡到太陽曬屁股也不必擔心牛跑了。人牛之間,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般的知心,牧童不再時時刻刻記掛著牛,甚至根本將牛給忘了。若從禪宗調伏心性的層面來看,這是修道者進入《牧牛圖頌》中「忘牛存人」的境界。
這首偈頌意思是說:牛放牧了一天,吃飽喝足,日頭已西斜暮色漸濃,牧童騎著牛回家。此時,這頭原來難以馴服的牛,如今已完全聽從牧童的指揮,牧童不必再用繩子牽著牛,也不怕牛會回復野性或走失。回到家,牧童安心入眠,一覺睡到日上三竿,猶自還在美夢中未醒,此時管教和指揮牛的鞭子,早已高掛在草堂上用不著了。比喻行者心已安住,六根收攝,不再放逸。
這個境界,只有人,而沒有牛,即所謂「忘牛存人」。此境界「法執」已無,但「是我執」尚在,所以還不是最高境界,修道者還有關卡要去磨練。
牧牛圖,是傳達禪心禪趣思想的圖畫,子愷先生取材自禪門中的「十牛圖」。「十牛圖」的內容為詩誦配合圖畫,以圖文並茂的方式闡述禪修的心路歷程,是文學、繪畫、佛學等多重元素組合而成的。
李蕭錕先生在《曉雲導師「牧牛圖」中「自在」「任運」之禪意》文中說:「牧牛即調心,調息吾人久積之習氣,是佛教北禪修行之法門,屬於漸修之實踐工夫,強調自我淨化、自我轉化、自利、自覺、及自我完成的歷程與目的……如牧童之牧牛,勤慎約束,不讓其放逸,犯別人田稼;馬祖禪師問石鞏:『汝在此何務?』答曰:『牧牛。』又問:『牛作麼牧?』答曰:『一回入草去,驀鼻拽將來。』牧牛之義,也首重修持,不使縱逸。」
牧牛比喻調心,是禪宗修心的自我淨化工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