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我望己】八個自

25

文/田運良
八個「自」,八個與自己的約定,這分體悟/覺悟可以是向過往懺悔和解,可以是和未來訂約議定,即便或有種種橫逆影響左右,也要無悔承擔而持恆以繼……
新年伊始,新的願望、新的壯志、新的夢想之人生清單長長滿滿展列,雄心勃勃、磨刀霍霍,就將在新一年中逐序奮達勉成。真該先為自己準備一份禮物,作為達成目標的獎賞,以積極策勵即將開始的新挑戰。
說到「禮物」,曾在職場出版工作上成功行銷過的《老師的十二樣見面禮──一個小男孩的美國遊學誌》,就有「禮物」的深層意義蘊其中。定位為教育親子、也兼有文學深涵的這本書,是散文家簡媜的力作,她的書寫筆鋒婉約柔情、文字嫵媚機靈、意象新穎貼切、句法流動鮮活,細膩典雅又悠遠綿長,常能映照心界的感悟,點染瑰美恢奇的力量,穿透紙面直抵人心,是風格獨顯且卓爾不群的寫手大家。
此書起始的故事劇情重點繫於「禮物:一個牛皮紙袋」。十歲的姚頭丸(簡媜之子)隨爸媽至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學術交流之行而遠旅異地,並入學當地社區學校。第一天上學下課後返家,書包裡塞著「一個牛皮紙袋」,裡面裝了牙籤、橡皮筋、OK蹦、鉛筆、橡皮擦、口香糖、棉花球、巧克力、面紙、金線、銅板以及救生圈形狀的糖果。簡媜也甚為好奇,開學之始,老師沒有交代考試作業測驗卷、沒有提醒安靜準時守秩序、沒有告誡禮貌乖巧要聽話,卻收到老師送的一份蘊義深遠的見面禮……
見面禮的這十二種東西,都不是多昂貴的珍品奇貨,全是習以為常的日常小物,每一種東西看似平凡簡單,卻都被賦予了不平凡、不簡單的生命意義。紙袋內裝的是小小的象徵與啟示,卻是老師對學生大大的教育熱忱,更蘊藏著許許多多企盼快樂成長的深深期望。

歷過近三十年的職場浮沉,順勢逆境中火裡來水裡去的,自我確已身心憊倦殘傷,這些疤瘡多源自於人情義理的轇輵、志向理想的猶疑、親恩情愛的糾纏之諸多傾軋迫磨。我渴望遠離江湖、渴望休歇養晦、甚至是逃避所有狀似無解的瓶頸難關之刻,「癌」適時闖進了、毀壞了、阻斷了生命的常規,逼得自己不得不停下腳步。療治之同時也重新檢視自我的對錯進退行止,且在肉體意志的雙重被摧殘下,甩離世間紛擾,重尋心靈澄靜,重新琢磨下一程歷練、重新投奔另一段遠路。
就在拖著羸弱病體勉力完成博論口考後,自我潛修清心寡欲、歡喜隨緣而欲收山退隱之際,有幸獲聘杏壇而重啟人生下半場,肩上又重再擔起另種責任而道遠路遙。而進入佛光大學服務的第一年,就承接了大一新生的導師之職、之責,我、學生都是新兵菜鳥,都在新的環境裡一同探尋自己的願景壯志、實踐自己的夢想清單。
我在第一堂課上,與大家成立一個群組,強調日後若任何事務都可在此傳達、轉知、溝通、交流。站在講台巡覽全場,望向每個臉上還掛著青澀清純、甚至還帶些反骨叛逆的青春學子,他們都共有某種殷殷企盼、蠢蠢欲動的草莽衝勁,也都迸發出某種蓄勢待發、揚帆啟航的破繭意志,之於這群我將之視如己出的學子們,我想送份「禮物」給在大學生活將要啟程的他們,參與他們即將起跑的青春演進。
課後,回到研究室,左思右想著「禮物」的啟示,幾經思慮考量,擬定了、寫好了,就在群組裡傳上第一則訊息:
各位同學,大學生活就要開始囉,謹傳上這幾個「自」,與之共勉:
「自決VS.自覺」
「自制VS.自治」
「自勵VS.自力」
「自私VS.自思」
歡迎大家加入佛光中文家族,我們一起加油。田
八個「自」,是我要送給同學的入學禮物。在青春的起始、大學生活的開頭,請在背包行囊裡帶上這些禮物,勇敢迎曦頂風上路。
拆開禮物:八個「自」,回想著課堂上慷慨而剴切對此詞義的解剖說明與賦予期許:
「自決VS.自覺」──人生未來前程無人能代替「決」定,都由自己全權掌握,故此必須要讓自我盡快「覺」醒/悟而成長成熟。
「自制VS.自治」──剛脫離制約規範的高中生活而進入大學階段,將是自我管理的開始,無論生活起居、學習探索等等細節,都該強化自我管「制」、「治」理的慎獨能力。
「自勵VS.自力」──生命中容或遭逢贏輸勝負,無論如何順逆成敗都該自我惕「勵」,不離不棄、不驕不餒地自「力」勇挺奮強站起。
「自私VS.自思」──對於每種學習都要自「私」地極力爭取,並存妥所獲得的技能知識之成果,以備機會來臨時便可攔住掌握並適切展現,而這趟人生的方向,此時此刻正是自我慎重而好好「思」考之良機,一旦決定了就義無反顧去闖、去衝、去完成。
八個「自」,八個與自己的約定,這分體悟/覺悟可以是向過往懺悔和解,可以是和未來訂約議定,即便或有種種橫逆影響左右,也要無悔承擔而持恆以繼,我們一起開始認真學做個有肩膀、有風骨的「大人樣」。

滿懷期望地給出了「禮物」,之後在教室的每堂教學上、走廊的每次錯身間、宿舍的每趟促膝中、研究室的每回訪談裡,乃至某處不期而遇的撞見巧逢,我都在觀察他們漸次轉變的些微挪移,我好企盼看見他們一天一釐米、一月一尺丈的長大長高長實呀。正如及早也盡快要把青春練出強壯體格的迫切,我始終叮嚀著他們時間不等人的,要趕緊出發了,否則就遲了、就晚了、就來不及了呀。
教學生涯第一年,屢在師生、我他之間探尋著青春的早熟與幻逝、初勘著年歲的明明滅滅和走走停停,愈見他們的徬徨猶疑,愈想協助他們在朦朧的未來找可能的方向,而我也在學生本真澀赧的面前,追索自我錯過的年輕母土,看見自己以曾經青春的靈魂,對照與反省愧對這宇宙間的大問。
我必須說謝謝,給出了「禮物」,我竟也真收到了「禮物」:獲學校頒發「一○六學年度特優導師」榮譽。去年臘月,在層層疊疊的繁事雜務間,榮幸領受到這份彌足珍貴而價值連城的「禮物」,實實感恩於衷。我將這塊無形匾額,高高掛在心室之上、明鏡之旁,不為張揚炫耀,而是再再警惕、時時提醒著自己莫忘初衷原心,春風化雨的風雨還在,就頂風擋雨走人生遠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