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64】頑石點頭獅子座(下)

7

文/陳復
待在龍場的日子,陽明深刻反問自己,覺得榮辱得失都能超脫,唯獨還不能放開「生死」這個念頭,他面對一塊很厚重有點像是棺材樣的石頭基座(原文稱「石墎」,因為中空凹槽,由外往內看是城牆的樣子,由上往下看則是棺材的樣子),對著石頭發誓說:「現在我只有等待天命了。」石頭沒有任何回應,但陽明不死心,他日日夜夜坐在石棺內端居澄默,希望在寂靜中獲得冥契合一的頓悟,在不知不覺間,胸中灑出無限的光明磊落。
看著童僕都在生病,他自己去森林蒐集柴薪,到河畔上舀取清水,煮糜粥來餵大家吃,完全洗淨往日出身名門公子哥兒要人服侍的生活慣習,看著周遭如此惡質的生活環境,他在意念裡不斷問自己:「即使聖人置身在這裡,還有什麼樣的道能追求呢?」
在正德四年(1509)的秋天某月初三的夜晚,有名吏目(文官的職名,位階有時從八品、從九品或不入流,其職能是總務各種雜役)從北京路過龍場驛,不知道他姓什麼名什麼,他帶著兒子與僕人要去某個更偏僻的地點上任,路過龍場驛,發現根本沒有像樣的驛站可休息,就投宿在某個苗族人家裡。當時天色昏沈且下著大雨,陽明從自己住的草廬籬笆中間望見這三人,本想過去打聽攀談,瞭解一下北京現在的情況,但因為雨下得實在太大,陽明就想說等隔日天亮後再說。
第二天早晨,陽明派個童僕想去探視並打聲招呼,沒想到苗人告知這三人已經離開繼續前行了。正覺得悵惘,中午時刻,有人從蜈蚣坡那裡跑過來跟陽明說:「有個老人死在坡上,旁邊有兩人哭得很傷心。」陽明嘆息一聲說:「唉!這是那名吏目死掉了,真可悲。」傍晚,又有人從蜈蚣坡那裡跑過來跟陽明說:「坡上不知何故死掉兩個人,還有一人坐著嘆息。」詳細打探箇中細節,陽明得知那名吏目的兒子跟著死了。第二天,再有人蜈蚣坡那裡跑過來跟陽明說:「我看見蜈蚣坡堆著三具屍體。」顯然最後那名僕人又死了。
「蜈蚣坡」聽來立刻就明白,這是個很惡的地名,如果不是感染突發流行的傳染病,或是被蜈蚣咬或中瘴氣這類劇毒,相信很難解釋這三人怎麼會驟然死亡,各位看官就不難想見當日龍場驛的環境何等糟糕了。
想到這三具屍骨暴露於荒野無人認領,陽明就喚著兩個童僕,拿著畚箕和鐵鍬共同前往埋葬他們。兩名童僕臉上流露出為難的情緒,陽明說:「唉!你們可知道,我們此刻的處境,就像他們一樣啊?」兩名童僕都淌下眼淚,就答應共同幫忙收屍。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