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唱唱歌大家凍蒜

16

文/曹郁美
去年的九合一選舉已過,大家的情緒應該都恢復了。今天我們來談談候選人的幾首歌,也就是造勢歌曲。為何要唱歌?不外乎藉著歌曲激勵團結意志、塑造戰鬥氣息、擊潰對手,兼以抒發情感。
不過別以為造勢歌曲都像軍歌一樣充滿昂揚鬥志,時光倒流二十餘年,當時的候選人喜採用葉啟田的〈愛拚才會贏〉、林強的〈向前走〉、潘越雲的〈天天天藍〉(綠營當然不會用),都非軍歌類型。直至韓國瑜領眾高唱〈夜襲〉,才又喚醒大家對軍歌的記憶。
〈夜襲〉大約創作於一九六三年,由黃瑩作詞、李健作曲。倆人是政工幹校音樂系第六期同學,默契良好,另外還共同創作了〈九條好漢在一班〉、〈我有一支槍〉,亦在從軍男兒腦海留下鮮明的印象。當時整個台灣彌漫反攻復國、退一步即無死所的氛圍,這幾首軍歌充分發揮了作用。
〈夜襲〉的歌詞這樣說:「夜色茫茫,星月無光,只有砲聲四野迴盪,只有火花到處飛揚……我們眼觀四面,我們耳聽八方,無聲無息,無聲無息,鑽向敵人的心臟,鑽向敵人的心臟。」
當韓營在旗山造勢大唱這首歌,卻被對手陳其邁批評「韓流夜襲,刺痛每一個高雄人溫暖的心」。尤其是這一句「鑽向敵人的心臟」,更引起人本基金會的抨擊「氣氛太肅殺,有製造社會對立之虞」、「軍國主義復辟」等,結果雙方選民你一言我一語地交相砲轟,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有趣。
當時,韓國瑜呼籲北漂的人回到高雄,承諾若當選市長必然工作機會大增,結果引起了旅居海外的劉家昌注意。劉欣賞韓,主動幫他寫了一首競選歌曲:〈韓風〉,並把自己五十年前的成名曲〈往事只能回味〉改了一句歌詞,成為「你這樣變心像時光難倒回,我只有在『高雄』相依偎」,此外,劉家昌還說,若韓國瑜當選市長他要搬到高雄住。
劉家昌對台灣選舉的投入實令人驚訝,別忘了他自己正是寫愛國歌曲、軍歌的高手,那首〈黃埔男兒最豪壯〉(孫儀作詞)甚為經典。此外,藝人鄭進一亦為韓國瑜寫了一首歌〈惦高雄這個好所在〉,在媒體上喧騰一時。
後來,韓國瑜改換歌曲,把文章的歌〈古月照今塵〉在造勢場合上大力播、用勁唱。只是它的副歌這樣說:「長江長千里,黃河水不停;江山依舊人事已非,只剩古月照今塵。……」咦?怎麼扯到了長江黃河?高雄不是有愛河嗎?難怪韓國瑜被人抹紅。這首〈古月照今塵〉由旅居新加坡的譚健常、小軒夫婦創作,他倆還有一首知名的作品亦充滿大中華意識:〈變色的長城〉,二十餘年前由費玉清錄唱。
再後來,韓營宣布要唱台語歌〈黃昏的故鄉〉又引起抨擊,這首歌原是日本曲,由文夏填上台語歌詞唱出,描述異鄉遊子思念家鄉的心情,曲調優美而哀傷。據說在一九六○至八○這廿年間,台灣因政治肅殺,流亡海外者無數,他們在聚會場合常唱這首歌一抒胸中鬱悶,而廿九歲入獄的陳菊也常在牢裡唱著。歌詞這樣說:「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地叫我。叫我這個苦命的身軀,流浪的人無厝的渡鳥。」啊,聽得都要心碎了!
在禁錮之下這首歌成了象徵符號:一種傾訴堅持理想、有家歸不得、被白色恐怖壓制、不知是否有明天的悲痛心情,這恐怕是原唱者文夏所始料不及的吧。現在由藍營的韓國瑜唱出,豈不是諷刺?
在岡山造勢會上,韓營的壓軸歌變成〈國旗歌〉:「山川壯麗,物產豐隆,炎黃世冑,東亞稱雄。」一日一曲,似乎成了韓國瑜陣營鎮日絞盡腦汁之事,為緊張的選舉氣氛平添了樂趣。
至於陳其邁陣營,除了請詹雅雯唱歌造勢引起一些風波之外,主要是請名人站台、舉辦「Wecare汽球大遊行」等,「唱歌」倒不是他的主軸。
高雄被視為民主聖地,一九七九年的美麗島事件是台灣人難以磨滅的記憶;此次高雄選舉牽動全台神經,終於塵埃落定了。大家唱唱歌,統統凍蒜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