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票詩畫】 唐吉訶德 的中式下午茶

7

文/吳德亮
戶外茶席上,頭等獎的東方美人茶散發迷人的花香蜜韻,在微溼的空氣中層層疊疊,纏繞迴轉,吸引許多茶人帶著杯具前往品賞。
就在大家讚不絕口的當下,一隻披著斑斕舞衣的蝴蝶循著蜜香飛來,紅琥珀色的背翅有數枚同心圓的擬眼紋,其中一對更如貓眼般大而亮麗,讓人一眼就可以辨識出,那是一隻孔雀蛺蝶,或另一個俗名「貓眼蛺蝶」。
但見牠忙不迭地在空中虛晃了兩三圈,隨即停在柴燒的鐵色茶倉伸出觸角,口器不斷撞擊花形的蓋鈕,這樣反覆失敗了好幾次。失望之餘,看牠無奈轉了個身,圍繞一旁的提梁壺嘴繼續飛翔,似乎還弄不清楚究竟怎麼一回事。
場景放大到十七世紀西班牙的文學經典《唐吉訶德》,在已經沒有騎士的年代,沉溺幻想的騎士將風車當成巨人、把旅店看做城堡而不斷衝撞,重複上演荒謬的鬧劇。作家塞萬提斯塑造了一位集矛盾於一身、既可喜又可悲的主角,直到故事結尾才從脫離現實的夢幻中甦醒過來。作品徹底摧毀了當時氾濫的騎士文學,也為他贏得了歐洲大文豪的封號。
茶席主人胡定如手捏成形的柴燒茶器,看似毫無章法,卻「拙」得自成一格,瀰漫飽滿厚實的超現實主義趣味,顯然隨性創作的才氣功力不容小覷。在蛺蝶小小的眼裡,提梁壺上「塞入」的斗大壺蓋應如頭盔,鐵色的壺身彷彿甲冑,而茶倉則宛如城堡吧?所幸化身唐吉訶德的短暫夢幻很快結束,牠揮一揮漂亮的羽衣,悻悻然飛走了,留下若無其事繼續品茶的男男女女,以及空氣中持續瀰漫的醉人蜜香。
亦師亦友的大詩人管管曾有詩云:「聞說有了戰事,那麼下一站,下一站是蛺蝶」。我也有詩如下:
為一朵倉鈕形塑的花
一抹東方美人的蜜香
瘋狂衝撞
的孔雀蛺蝶
觸角為矛,展翅為盾
刺向柴燒沸騰的鐵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