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給警察專業、中立執法空間

2

文╱葉毓蘭(亞洲警察學會祕書長)
在告別二○一八、迎接二○一九的跨年夜,台灣絕大多數的民眾都度過一個歡樂的跨年夜,從南到北,有多場的跨年晚會和煙火秀,也因為方才結束的九合一大選,翻轉了台灣,「韓流」持續發威,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重現江湖,總統府與各縣市都舉辦了隆重的元旦升旗典禮。
這是台灣人民的幸福跨年,但是每一年的跨年夜、元旦連假,總有一群人非但不能下班回家,與家人一起去欣賞巨星的勁歌熱舞,反而要擔負比平日更長時間的勤務,他們就是警察。而連續的元旦假期,警察的家庭也無法規畫旅遊活動,因為,就算所有的公家機關都停擺休息了,所有的警察派出所、分局、消防隊也仍然二十四小時不打烊,要確保國人的歡樂假期都能平安度過;易言之,國人的小確幸是許多警消以過度勞累的超時服勤換來的。
過去的一年,因為是選舉年,也因為中央的許多政策背離民意,不滿的民眾走上街頭對總統嗆聲成為常態,警察弟兄除了日常已經很繁重的交通、治安勤業務之外,也要為了不斷加碼加入延長的總統維安特勤及示威抗議的維安勤務,犧牲正常的家庭生活,甚至身體健康。這一年,各地都傳來員警過勞猝逝的消息。
除此之外,從去年七月一日開始,許多退休警消的退休金都被大幅刪減,幾乎難以維持生計;對於許多因為日夜顛倒的勤務讓健康崩壞,而提前退休的基層員警,除了打折的退休俸、子女教育補助費停發,退休後兼職的加強箝制控管,政府一刀接著一刀飛來,幾乎刀刀奪命。退休警消們的委屈憤怒,也成為現職警察的提醒。過去的生涯規畫,希望早年犧牲的青春健康、家庭親情,可以在中年提前退休後彌補的計畫必須改弦更張。
因為退休後無以維生的現實,讓許多警察不得不硬撐到屆退,也造成警察員額編制補足,甚至可能超編,造成警大警專必須減招、停招,未來的現實是「老警察退不了,年輕人進不來」,也有資深員警自嘲,被逼到「一不做(事),二不(退)休」。
玩笑歸玩笑,警察天天要面對一觸即發的危機,要立刻作決斷解決因應,因為退休新制勉強留任的警察,能否應付二十四小時輪班制的繁重勤務?是否具備保護自身安全的體能?都是問題,而不能新陳代謝的警察組織,勢將百病叢生,更是令人憂心忡忡。
但是,最黑暗的時刻,通常也是迎接光明的時刻。面對所有的內憂外患,警政署開始思考從警察勤業務改革做起。署長陳家欽最近勤走基層,到派出所聆聽第一線的心聲,警察終於有改變的契機了!
目前警察的高壓過勞,是歷史共業,也是過去警政署不能以專業幕僚適時提出建言,讓警察淪為政府各機關共同霸凌的對象,造成警察成為各部會的雜役,不務正業事小,有責無權事大。
在警政署長與基層的對話中,「防空避難業務檢查還有必要嗎?」、「抗調的行政處分能否重新討論?」、「被越區查獲案件是不是需要處分?」「廢除制式的超勤加給,改以實報實支的加班費?」,許多過時的制度、長期困擾的問題被提起。
二○一九年新年新願望都是能夠睡個好覺,補充長期不足的睡眠。而更希望一覺醒來時,警察的業務已經簡化,警察回歸到交通與治安的本業,媒體與社會大眾都能給警察專業中立的執法空間,這樣,每個警察也都能期待明天會更好,來年更是一個好年冬!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