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平價勞動力 大陸爭霸籌碼

6

編譯/潘楠慕
圖/取自網路
中國大陸原本被視為「世界工廠」,但隨著經濟起飛,科技進步,當局已制定晉身全球科技領先者的目標,包括人工智慧(AI)領域的發展。
相較於歐美各國,中國大陸許多地區的勞動力成本較低,這也成為絕佳優勢。在規模較小、成本較低的城市,出現許多科技新創公司,主要業務是為大量的圖像和監控錄影加註標籤。員工的工作內容是瀏覽各種照片和影音,標記每樣東西。
這些「數據標記工廠」,在AI的發展中扮演關鍵角色,因為AI的學習有賴大量資訊,但要予以標記是相當繁複且需投入大量成本的作業。
AI的學習速度極快,也能夠進行複雜運算,但必須先透過人類的「教導」,才能不斷累積認知能力。如果把發展AI比喻為修築摩天大樓,數據標記工廠的角色就如同建築工人,負責最基礎,但不可或卻的奠基任務。
北京AInnovation公司是AI系統公司,他們表示,低成本的數據標記工廠,讓他們的工作更容易完成。該公司舉例,某次他們準備為一家企業設置AI系統,但必須在短時間內拍攝大量影像並加以標註;他們把工作外包給數據標記工廠後,僅花數千美元就順利完工,「有多少人工,就有多少智慧」。
這種能力,正是中國大陸和美國爭奪AI霸主的本錢。近年來,許多媒體和分析機構已把中國大陸評為除了美國之外最適合發展AI的地區;《紐約時報》甚至直言,在AI領域,中國大陸將和美國齊頭並進。
依據《二○一八中國人工智能AI發展報告》,中國大陸在AI領域的論文數量已超越美國,北京當局也設定目標,希望在二○三○年成為AI的全球領導者。此外,當局的支持,也吸引全球AI精英效力;許多專家選擇前往中國,原因在於能夠獲得高額研究經費。
另外一項有利中國大陸AI發展的狀況,則是隱私權規定和執行不如歐美嚴格,讓政府和企業獲得大量資訊。以社群網路巨擘臉書、搜尋引擎龍頭Google和電商一哥亞馬遜為例,儘管他們握有大量客戶的相關資訊,卻受限於嚴格的法規,不得任意使用。
但在中國大陸,公民隱私權受保障的程度不如西方國家,反而成為AI發展過程中蒐集大量數據的有利之處。如果不把道德疑慮列入考量,人口眾多、法規較寬鬆的中國大陸,無疑是最適合收集數據的地區。
全球各國對於在人工智慧的發展策略,各有考量。美國較重視AI對經濟發展、科技與國家安全的影響;歐盟國家則強調伴隨AI而來的安全、隱私、尊嚴等倫理風險;日本則希望透過AI,推動智慧社會的建設。
中國大陸雖聚焦於AI領域的產業化,但事實上,當局並非只顧AI發展,不顧隱私權的維護。AI是鞏固國家競爭力、推動經濟發展以及改善社會環境的關鍵技術,但也帶來新的挑戰,包含就業結構、法律、倫理、隱私與國際關係等,要求必須制定明確的政策與規範。
當局指出,AI的發展不能以隱私權為代價,二○一八年頒布的《網絡安全法》,已明確規定「數據收集者須負責數據安全」的原則,防範個人隱私外洩。
審核措施複雜難搞 臉書常挨批
臉書是全球最大社群網路平台,每天都有超過一百種語言的數十億則文章出現。這些內容或言論必須適度管控,否則假新聞、不實消息流竄,將釀成嚴重問題。
為了協助負責審核的人員,臉書已制定相關的指引,但這些規定相當繁複,也時常出現偏見、缺漏和錯誤;例如,有一項規定誤解印度法律,建議審核員把幾乎所有對宗教的批評標記為可能違法。但實際上,印度法律規定,只有意圖煽動暴力時,批評宗教才違法。
為了將這些問題降至最低,臉書會定期研討指引的內容並予以更新。然而,語言和文化的隔閡,讓審核員難以完美執行任務,錯誤疏漏時而可見,甚至在某些極端主義和主流政治界限模糊的國家,臉書可能封鎖特定群組,這無異於介入政治。
研究人員指出,臉書的指導方針問題在於給予審核員過多權限,因而出現操控內容的空間。例如,在巴基斯坦選舉期間,臉書把某個政黨封鎖,但卻把另外一個政黨視為良性團體。這種做法,等於扼殺了另一方的言論自由。
另一個問題在於,臉書的指導方針多數由律師和工程師來擬定,這些人實際上對於其他地區的背景並未充分了解。
此外,為了節省人事成本,臉書把審核工作外包,只能被動要求監控人員自我約束。但許多審核員透露,由於工作負擔沉重,審核內容的時間相當緊迫,即使發現臉書的指導方針出現瑕疵,通常也不會回報。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臉書如何進行最適當的審核,迄今沒有理想方案,也因此招致批評。歐美政府對這個問題日益關切,也可能收緊對臉書的監管、臉書想要永續運作,勢必得持續改善審核措施。
搶建量子網路 科技軍備競賽起跑
全球科技巨擘,包括Google、英特爾、微軟、阿里巴巴,正競逐建造第一台量子電腦。除了人工智慧(AI),量子電腦也是科技業最受關注的趨勢。
AI被視為顛覆人類生活型態的技術,但要達成這項目標,有賴強大的電腦運算能力,擁有超快運算速度的量子電腦,就被稱為「次世代運算工具」,可以大幅縮短當前電腦需耗時數月甚至數年才能解決的問題。
除此之外,在資訊安全日益受到重視之際,量子電腦也成為資安領域的研發重點。其強大運算力有如兩面刃,一方面可以用於破解數位加密訊息,另一方面也能用來保護重要資訊,例如電子支付、國家安全機密。
除了科技大廠,各國政府也已意識到量子技術是足以影響國安的重要研究。以此而言,中國大陸在這項領域的發展,或許已經領先其他國家。
量子加密技術研究公司執行長厄爾(Duncan Earl)指出:「中國已擬定這項技術的發展策略,如果美國還認為自己有五年或更長的領先時間,很可能悔不當初。」
目前量子加密的網路只能在有限的距離內運作,長距離、大範圍的量子加密網路,目前尚未建立,但中國大陸有意願,也有資金能投入,並且可以彙整國家、學術和商業的資源,一旦完成,在監控和防止資訊外洩都將獲得極大優勢。
北京當局已投入數千萬美元資金,建設使用量子加密傳輸數據的網路。「墨子號」衛星已經成功完成北京與維也納間的視訊通話。消息人士透露,中國大陸的目標是在二○三○前,建構可連接全球的量子加密網路。
美國政府和業界原本把量子加密視為科學實驗,但面臨中國大陸的快速進展,美國已開始迎頭趕上。除了民間企業和政府的投入,芝加哥大學的研究人員更已展開進一步的研究,發展延伸量子加密距離的設備,也就是「量子中繼器」。
芝加哥大學教授奧沙洛姆(David Awschalom)對相關研究充滿信心,他說:「我們尚未完成這種設備,但我相信可以在幾年內成功。」目前雖無法斷定量子技術的領先者,但能夠確定的是,一場全球科技軍備競賽已經展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