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自在】從老布希總統的喪禮追悼辭 看生死文化(四)

0

文/慧開法師(佛光山副住持、南華大學專任教授)
為什麼小布希在致悼辭中,提到上文中的那幾位人士,會成為幽默的笑點,引發來賓的笑聲?在此我要補充說明一下來幫助大家了解。
辛普森(前聯邦參議員Alan Simpson)是出身懷俄明州的共和黨人,從一九七九年到一九九七年擔任過三屆參議員,並且據傳他在一九八八年曾被列入老布希的副總統候選人決選名單,可見他與老布希總統交情匪淺。
身為參議員,辛普森以他的笑話和五顏六色的措辭而聞名。他母親經常講的一句話「幽默是對治生命中坎坷不平的通用溶劑」,影響了他的一生,也造就了他幽默樂觀的性格。在二○○六年的一次演講中,他解釋了為什麼他認為幽默如此重要,以及幽默如何成為處理悲劇、與朋友交往,甚至於有時候對手交涉的有用工具。也因為辛普森和老布希總統的深厚交情與本身的幽默風格,所以也被安排在老布希的喪禮上致悼辭。在致辭中,他回憶起多年來與老布希在一起的一些輕鬆時光,不時地冒出詼諧的短笑話,不斷引起了在座政要們的笑聲。
談起老布希總統,辛普森說道:「他是個非常謙虛的人。那些在華盛頓特區走過謙卑大路的人,並不會被繁忙的交通所困擾。」(He was a man of such great humility. Those who traveled the high road of humility in Washington D.C. are not bothered by heavy traffic.)後面這句話其實是一語雙關,“the high road”字面的意思是「高速公路、大路、大街」,引申的意思是指有道德與涵養的高尚決定,“take the high road”代表一個人要做出較難辦到,但卻是高明的選擇,一般用在原諒他人,不跟別人計較,或是表達自己寬宏大量的修養的時候,因此,“traveled the high road of humility”有「走過謙卑高尚之路」的意思。整句話所隱含的意思是「那些在華府行事謙卑高尚的人,並不會被紛擾的政壇江湖所困擾。」
在老布希總統的喪禮上,不只是小布希總統和辛普森,其他的貴賓如貝克(James A. Baker,前國務卿)與梅卡姆(Jon Meacham,歷史學家暨傳記作者),他們的致辭也都充滿了幽默的笑點。
羅茲(Don Rhodes)是休士頓孤兒出身,成年後成老布希前總統任職時間最長的助手,二○一一年三月十九日因轉移性肺癌去世,享年七十三歲。羅茲以其保守的舉止、能力和忠誠著稱,在一九六四年老布希競選參議員失敗期間,羅茲以志願者身份加入了布希團隊。他在老布希手下工作了四十多年,以官方和個人身分行事,一度包括掌管布希家族支票簿上的支出。
老布希總統曾說:「我想不出這些年來有比唐.羅茲為我做得更多的人。沒有人的道德價值觀比他更高,沒有人比他有更寬容的心。他是我曾遇過的最無私、最有愛心的朋友。」總統夫人芭芭拉補充說道:羅茲「是一家人」。
南茲(Jim Nantz)是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體育主播,也是體育節目艾美獎最佳體育實況轉播主持人,他第一次見到老布希總統是一九九三年在紀念公園舉行的一場高爾夫球比賽,總統堅持在那裡支付自己一天的費用。
南茲在為老布希總統守靈的時候說,在接下來的四分之一世紀裡,這種關係在高爾夫球場之外擴展到朋友、顧問、父親形像的忘年交,以及慷慨和熱情好客的優雅榜樣。老布希生前曾稱南茲是「我們家的代孕成員」。
南茲談起老布希時,說道:「他對待我就像是親人般的熟悉、親切、熱情接納,但是他自己卻從未想得到比別人更好的待遇。這就是我今天心裡所想的,他生命中的細致以及對其他人的溫柔體貼。」
南茲回憶起有一次他陪老布希總統在休斯頓紀念公園打高爾夫球,球場要免費招待老布希,卻被他回絕,他不希望和別人有所不同。他還對球場的人說道:「如果你們讓我免費,我就就不能再來這裡打球了,因為我擔心你們會以為我期待再次被招待。」於是球場同意了,他掏出一張信用卡,為大家買單。
南茲感性地說道:「我從未將他視為政治人物。我知道他有很多成就,但我把他視為朋友。我看了他所做的一切,並且被他的善行所著迷。」又說:「其他人可能會談起他為這個國家服務的履歷,對一個人來說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廣泛的。但這個人,那個曾是布希總統的溫文爾雅之士,才是我心中懷念的。」(續待)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