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文化》落地生根為報恩 台灣的好不能只有我知道

26

文/汪宜儒
「身為男人,一輩子怎麼可以放棄兩次夢想呢!」
身為綜藝節目主持人,敢露、敢玩,敢開玩笑也敢被開玩笑,是基本條件。但對三十八歲的夢多來說,那不僅是為了做好主持人的工作,更是他對台灣表達謝意的具體落實方式。
本名大谷主水的夢多,出生於日本九州宮崎,他的人生,過去有三分之二長在日本、給了日本,他那時的夢想,是跆拳道。
國中三年級,夢多就拿到全日本青少年組跆拳道冠軍,隔了兩年,他獲選為日本國家隊代表,隨即又進入東京的跆拳道名校,因為長得好、成績好,一時間成了運動界的媒體寵兒。那時候,為日本在各大國際賽事奪牌、奪下奧運金牌,是迎著他、閃閃發光著的夢想大道。
運動競技的世界殘酷無情,在技能和努力之外,最愛跟運動員開玩笑的,是運氣。儘管夢多大學四年連年稱霸全日本,但每逢國際賽事,他籤運總不佳,還屢屢負傷而退。為了精進自己,夢多後來輾轉到台灣、韓國專研跆拳道,力圖重返國家隊行列,直至二○○六年,在世錦賽中他的韌帶斷裂,北京奧運夢碎,跆拳道的夢也滅了。
後來的夢多,一方面是愧對了夢想,一方面也懷念曾留學過的台灣、想「報恩」,他決定不回日本,轉到了台灣,落地生根,至今十二年。
夢想得獎時秀台灣國旗
隨手撿垃圾愛護新故鄉
說起報恩,夢多神色一凜,他回想起二○○三年的世界盃,當時他雖是日本國家隊的隊長,卻與教練不合,賽前熱身,他被排擠,是前一年因留學台灣而認識的台灣隊邀他一起;賽後受傷,教練視而不見,是台灣隊的防護員替他緊急治療。
夢多說,那一份感謝很難以「謝謝」說明,卻在他心底不斷迴響。一度,他想著的方式是:要替日本隊拿牌,上台領獎時要秀出藏在胸口,台灣人不被允許拿出的台灣國旗。最後的結局,夢多依然夢碎,感恩的心倒是更為炙熱,到台灣、替台灣做點什麼,是他後來人生的新選擇、新夢想。
隨後那些年的夢多,當過搏擊教練、武術指導,也當過平面模特兒,到廣告公司上過班,說穿了,就是為了生活。儘管在台灣的演藝圈載浮載沉,夢多隨手在路邊撿垃圾、撿菸蒂的習慣維持至今,那是他能力所及的「報恩」行動之一。此外,他也參與日本MRT宮崎放送公司的節目《夢多の宮崎&台湾行きタイワン!》以宮崎的觀光大使身份,專門介紹台灣的美食與魅力風光。
去年起,夢多成為《食尚玩家》固定主持人,能見度、工作量開始回穩。某次出外景,回到他的故鄉,頂著「台灣綜藝節目主持人」身份的他,看著熟悉街景,為了主持所需的介紹、翻譯,他不停切換中文與日文,一時間情緒湧上,在鏡頭前落下男兒淚。他說自己是日本人,也是台灣的藝人,他希望台灣的好,能讓更多日本人知道。
「當主持人、帶給台灣觀眾歡笑,是我能做的方式,接下來,我想拿金鐘獎,把獎獻給對我這麼好的台灣。」夢多不斷強調這句話。
寶島魅力凡人難擋
美食吃不膩人情味超濃
台灣的美好在哪裡?為什麼想回頭介紹給日本鄉親?
「日本人去夏威夷玩,一生一次就夠,但到台灣,會一直想回來,美食很多,就算是小籠包、珍珠奶茶,每一家的味道都不一樣,台灣人的熱情、善良更不用說,不只是對日本人,對所有人都一樣。」
「我在九州宮崎長大,那個地方,相對於台灣,大概就是南部吧,比較自在、隨性與熱情,之前在台中念書,那氣氛也是一樣的。台灣這地方,到現在還有對人的熱情,就是那種鄰居、市場阿姨會招呼的:『來來來,你來這邊坐;進來喝茶、吃點東西』 的人情味,這個東西,在日本很多大城市裡已經不見了,但台灣保留了。」

佛陀紀念館連續5年獲得TripAdvisor優等證書,躋身名人堂之列。圖/資料照片
佛陀紀念館連續5年獲得TripAdvisor優等證書,躋身名人堂之列。圖/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