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深處】木製書桌

6

文/蕭靖淵
家裡大部分家具都是爸爸親手做的,我的書桌也不例外。拉開抽屜,還能看到製作時爸爸用鉛筆作的記號:「中間」、「右邊」……
由於是木製,經年累月下來,桌面上的傷痕著實不少,有美工刀造成的、有熱水杯放上去留下的白色燙痕,以及一些早已忘了如何形成的坑洞;這些痕跡雖然使我心疼,倒也覺得這張書桌於我多了點專屬感。
國中以前跟哥哥換過幾次房間,他在三個抽屜各貼著寫有「雜物」、「美術用品」等字樣的標籤貼。小時候與哥哥的感情並不融洽,經常發生爭執,某次剛好換房間,我一氣之下當著哥哥的面撕掉兩張標籤貼。
哥哥不愛讀書,高中時還常蹺課,與家人大吵一架後休學另習一技之長,我因而想起似乎只在抽屜上看過哥哥寫的字。曾努力回想上面的字跡,可是腦中畫面之模糊,猶如我對哥哥的了解。
撕下標籤後留有黏膠,多次想處理掉它,但每每都回憶起年少時我們兄弟倆的任性與輕狂,不禁莞爾一笑,便打消了念頭。
這張桌子不單是書桌,也是電腦桌,有時還充當餐桌,基本上能在上面完成的事情,我就不會拿到其他地方去做。二十年了,它依然堅固耐用。
我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裡,它還能繼續和我一起記錄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然後,某天不小心再在上面刻下乘載記憶的痕跡時,會再度走進時光的迴廊,讓那一幕幕感觸湧上心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