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文集】大學的創意

4

文/林一平
最近一堆學校成立「創新創業學程」,到底要教啥內容,眾說紛紜。其實許多學校原有的課程,早就應該啟發學生創新,例如「工業設計」,在教學設計的過程中,本來就有創意的元素。然而哪些教授有資格教創意,實在難以斷定。
多年的教學經驗,讓我深深感到教育是良心事業。學生就像一隻小鴨子,張大嘴,伸長脖子,等著教授餵食。教授可以循循善誘,像波士頓公園裡的母鴨帶領小鴨(圖一 )一般;你也可以掐住牠的脖子,由小鴨子的嘴餵牠,但可能讓牠窒息而死,亦即教導無方的教授,往往會抹殺了學生的創意。
而學生有時候也會有比教授更好的創意,例如聯邦快遞(FedEx)的創辦人史密斯(Frederick Wallace Emma Smith;b. 1944)於一九六二年就讀耶魯大學,他想到一種隔夜快遞服務的點子,並將這個想法寫成了論文。而他的教授卻認為,論文中的許多觀點雖然有可取之處,可終究是行不通的。首先,聯邦政府對空運航線的管制,將妨礙這種服務;其次,已經利用客運航線運送包裹的老牌航空公司的競爭,會嚴重壓縮FedEx這種服務的生存空間,令其無法成功;況且,提供這種服務所需要的巨大資金,是任何新創辦的公司難以承受的。
還好史密斯沒聽教授的話,終於創立了聯邦快遞,成功打造了隔夜快遞服務的王國。
我於二○一二年八月訪問耶魯大學建築學院,拜會其院長Robert A. M. Stern。Stern教授是美國藝文界呼風喚雨的教父級人物,尤其在東岸、紐約市、MOMA 等,影響力無人能及。他提到耶魯大學建築學院的學生極為優異,例如林瓔(Maya Ying Lin; b. 1959),二十一歲時參加越戰紀念碑設計競賽,在一千四百二十一件作品中獲得第一名。但因她是華裔,受到種族主義分子和一些越戰老兵的抵制,舉辦單位不得不重新組織評審團。第二次評審的結果,她仍然獲得第一名。
由於出資人的刁難,最後決定將她的設計和第二名的設計一起在華盛頓特區建造。落成後,第二名的設計只是三名越戰士兵的塑像,無人問津;而她設計的越戰陣亡將士紀念碑成為當地的著名建築,遊人絡繹不絕。
耶魯大學的學風自由,相當多元化,因此能培養出優秀的學生。據說林瓔的設計受到耶魯大學伍爾西大禮堂(Woolsey Hall)的南北戰爭紀念牆(Civil War Memorial)的影響(圖二)。這個紀念牆是耶魯大學教授所設計。由此例子推論,耶魯大學的教授並未一板一眼的教學生創意,而是經由以身作則的方式啟發學生。
伍爾西大禮堂係以耶魯大學前校長伍爾西(Theodore Dwight Woolsey;1801-1889;圖三)命名,他以傳說中的金腳趾聞名於世(圖四)。據耶魯大學傳說,如果你摸了伍爾西銅像鞋子的金腳趾,那麼你就能入學耶魯。
難怪他的鞋子亮晶晶的,不知被多少高中學生摸過了。♣

圖二:耶魯大學伍爾西大禮堂的南北戰爭紀念牆。圖/林一平
圖二:耶魯大學伍爾西大禮堂的南北戰爭紀念牆。圖/林一平
耶魯大學伍爾西大禮堂的南北戰爭紀念牆。圖/林一平
耶魯大學伍爾西大禮堂的南北戰爭紀念牆。圖/林一平
圖三:作者繪伍爾西 圖/林一平
圖三:作者繪伍爾西 圖/林一平
圖四:傳說中的伍爾西金腳趾。圖/林一平
圖四:傳說中的伍爾西金腳趾。圖/林一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