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選總統聲明:重新啟動中華民國(RESET ROC)

26

張亞中(孫文學校總校長)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張亞中,今天正式宣布參加中華民國總統選舉。作為一個黨員,我將以回歸黨魂黨德為號召,承繼國父孫中山先生及中國國民黨的偉大理想,爭取代表中國國民黨參選!
有不少人問,為什麼我要出來參選?
說一個佛經上的「鸚鵡救火」故事吧。有一隻鸚鵡飛過一座山時,看到山林已經失火了。它二話不說,立刻衝往附近的河流,沾濕翅膀後,飛到失火山林的上空,將水珠抖落。鸚鵡不斷反覆飛奔試圖救火。天神看到這個情景,便對鸚鵡說:「有用嗎,為什麼要做這種徒勞無功的事,為什麼不去逃命呢?」鸚鵡回答說:「我在這塊山林中棲息,這裡有我像兄弟姊妹一樣的朋友,我不忍心!」
這個「不忍心」,就是我參選的動力!因為台灣正在加速步入歷史的懸崖邊緣,一方面有即將淪為美中對抗戰場的外憂;另一方面我們內部也亂了,亂了是非、亂了堅持、亂了方向。我實在不忍心,也不能坐視這個我出生成長的寶島陷入外憂內亂的危難。我發大願,想與大家一起救救我們的國家。
我們的憲法第一條說:「中華民國基於三民主義,為民有、民治、民享之民主共和國。」這是中國國民黨許多先烈以鮮血鑄就的偉大理想,也是我們今日得以享受民主制度的基石。然而近三十年來台灣的民主實踐,造就的卻是「百分之一的人所有、百分之一的人所治、百分之一的人所享」。這三十年來,在政客的操弄下,國人在國族認同上出了問題,社會因而撕裂。民主制度出了問題,權力已被少數權貴、山頭派系、貪婪政客所盤據,人民被政黨意識形態所綁架。這三十年來,政府失能、國會失職、經濟失調、世代失落;自私無能的國民黨、貪婪霸道的民進黨,讓社會螺旋式的下沈。三十年下來,國民黨病了、民進黨也病了,我們從三十年前虎虎生風的亞洲四小龍,變成了自我催眠中的「溫水的青蛙」。我們只是在折騰自己,不僅原地踏步,還把三十年前的積蓄都快敗光了。我必須要說,現在的兩大黨與政客們,你們耽誤了三十年整整一代人的發展機會。
重新開機 為黨國注入朝氣
電腦作業久了,慢了,太多bug在裡面,最好的辦法,就是重新啟動。我所屬的中國國民黨必須重新開機,移除那些造成當機的宮廷大老文化、不按制度行事等老舊無法運作的軟體,改革為一個有理念、有朝氣、有制度、能夠與全民心心相印的政黨。中國國民黨也必須要透過2020年的大選,為未來重建核心價值,進而重新啟動我們的國家中華民國。
有人說,我只是一介書生,憑什麼出來參選總統?
的確,我沒有錢財、沒有權位、沒有黨羽支持,但我有作為一個知識份子的良知良能,與一個民主社會主人的義務。「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雖是老話,卻是今天我們每一個真正愛台灣、愛中華民族的人必須的覺醒!
有人說,我沒有從政經驗。是這樣嗎?我們的國父孫中山先生說過,「政就是眾人之事」,我的確沒有顯赫的高官要職,但這三十多年來,我一直在台灣的土地上,試圖為國家做出努力。
我曾經擔任十餘年的外交人員,為我們的國家在海外打拚。我也在任職陸委會時,撰寫重大的兩岸政策。
1996年第一次總統大選,我擔任陳履安先生的政策總召集人,透過全省「行腳」,用貼近土地與人民的方式,努力化解當時被嚴重操弄的族群問題,也曾為台灣勾勒出一個理想的政策願景,其全面且前瞻的政策得到當時媒體的高度贊許。
我長期研究並建立完整的兩岸論述,日後分別為李登輝、宋楚瑜、陳水扁、施明德、許信良所部分引用。
2004年,為了阻擋凱子軍購,我帶著一些朋友組成聯盟,反對六一○八億新台幣的軍購。
2005年,為了抵抗要消滅小黨的修憲,我與社會各界菁英聯合組成「張亞中等150人聯盟」參與任務型國代選舉。
2006年,為了捍衛良善的價值,我帶領民主行動聯盟朋友率先反貪腐,後來懇請施明德先生帶頭領導倒扁。
2007年,我擔心「入聯公投」會引發兩岸武力衝突,也試著用民間力量來阻擋此一民粹的操作。
2008年起,我組織兩岸統合學會,用自己的力量,邀集兩岸一流學者、退休大使、退伍將領,在兩岸及海外舉辦過十餘場對話,為兩岸和平而努力,試圖向兩岸政府介紹對兩岸合情、合理的「一中三憲、兩岸統合」的「和合論」。
2012年起,我也協助馬英九總統在歷史、公民課綱的微調工作,並自己出錢出力,編寫較為妥當的教科書。
2015年,我協助洪秀柱主席參選總統,推廣兩岸和平理念,參與中國國民黨「和平政綱」的形成。
2015年以後,我與孫文學校的一些好友們,一起為「弘揚孫文思想、深耕中華文化、推動兩岸和合」而努力。這三十多年來,自我期許「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我從來沒有放棄過對我們國家的關愛。
論述建構 源自30餘載耕耘
中國國民黨需要重新啟動,中華民國也要重新啟動,就必須要建立在良善價值與理想的制度上。我認為「和平、開放、共治、均富、美德」是我們應該堅守的價值。政府必須「給人民信心、給人民歡喜、給人民希望、給人民方便」。中華民國如何重新啟動,必須要有論述,要有方法。我並不是因為要參選總統才來準備論述與政策,而是這三十多年來,我早已形成完整的論述體系,是為了實現這些理念、論述才出來參選。目前已經整理了近百項的重大政策。以下是幾個重點,借此機會先向各位報告。其它政策,我會一一在網路上公布。
第一、在憲政方面,我承諾將推動修憲,將目前總統「有權無責、贏者通吃」的不合理憲政制度改為內閣制。將立法委員名額增加至正常標準的200席,區域立委與不分區立委各半,以及採行比較進步的德國聯立制,來保障小黨的生存發展空間,並有效緩解社會的分歧。
第二、在兩岸、國防、外交上,我認為兩岸不是外人關係,也不是各說各話的關係,更不是父子關係,兩岸是兄弟一家親。我承諾:堅守中華民國憲法,結束兩岸目前的敵對狀態,以「兩岸兄弟一家親」的定位,即「兩岸同屬整個中國,互為憲政分治政府」的「分治不分裂」立場與北京簽署「兩岸和平協定」,為兩岸確定和平發展框架。兩岸和平協定完成後,可大幅減少國防預算,轉供國家經濟發展與社會安全的需要。我也承諾,在兩岸和平協定完成後,積極與北京協商在國際政府間組織的共同參與。
第三、 在國家重要的政策方向上,我承諾:
一、政府不介入認同教育。在教育上,歷史、社會等課目,廢除部訂課綱,採自由開放立場,由民間自由撰寫,由家長與學校自行決定使用的教科書。
二、建立「減碳無煤」家園。基於國家能源供應的穩定,以及減碳的國際環保需要,我主張師法法國,以「減碳無煤」為能源最終目標,現階段以「以核養綠」為方法,因此我將重新啟動核四。
三、「正義」不是「有權者的正義」。在保證中國國民黨黨產為正當合法取得前提下,廢除以「轉型正義」為名,但實際上行清除異己的各項法案與自稱「東廠」等組織。
四、軍公教的退休金非年金,屬個人的財產。基於財產權不可任意剝奪的原則,凡是違反此一原則的相關立法,立即推動廢除,恢復原狀。並在充分尊重此一原則的條件下,視國家需要,另行研議新法。
五、落實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全民政治與直接民權。積極推動民眾在地方事務上的公投,師法瑞士,鼓勵以直轄市的「區」、非直轄市的「鄉、鎮、縣轄市」為公投單位。
六、建立廉能政府,嚴懲社會敗類。無限期打貪,絕不容許有貪汙賄賂情事,鼓勵全民舉發,貪汙賄賂者無法律追訴期限,追究法律責任至其身亡為止。為維護社會善良風俗,對性侵未成年者、販毒未成年者、詐欺低收入者、法官收賄等惡行,特別加重罪刑。
七、開放是台灣唯一活路。取消所有不必要的行政障礙,以開放包容的態度歡迎全世界的人才與資金,將台灣打造成全世界最開放、最包容的華人地區。我個人願帶著所有廠商,運用國家所有力量,替台灣招商引資。
八、結合民間力量,推動對中華文化與本國史的文化認同,深化「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身分認同。與民間合作弘揚中華文化,推動對本國史與台灣史的認識了解。
鸚鵡救火 為大眾不為自己
國家的重要政策當然還有很多,未來我將積極公布更多福國利民的重大政策。我所提出的主張,完全沒有一黨一派的短視私利,而是以全民福祉為目標。透過參選的機會,我將會完整地與國人報告分享,希望能給我們的國家,中華民國,帶上正確的道路。
「鸚鵡救火」故事的最後結果是,天龍八部的天神們為鸚鵡的「不忍心」而感動,降下大雨,讓大火得以撲滅,森林再現生機。我期待,曾經與我在這三十多年間,在不同議題、不同場域一起奮鬥過的朋友,以及素昧平生、但理念想法相近的朋友,都能夠化為天龍八部的天兵神將,一起為我們國家而努力,讓我們的國家再現生機、重新啟動!謝謝大家。

分享: